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6年12月10日 星期六

丙申(猴)年十一月十二

彭加木
彭加木
彭加木(1925年~1980年),原名彭加睦,广东番禺人。1925年6月出生。1947年在北京大学农学院任助教。1949年后进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当研究员,1979年兼任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院长。

彭加木 - 基本简介 [回目录]

彭加木最后的字条
彭加木最后的字条
1980年5月,他带领一支综合考察队赴新疆罗布泊考察。6月17日,彭加木独自一人到沙漠里找水,不幸被流沙吞没,之后一直未找到他的遗体。对他的失踪,全国曾风传过各种说法和猜测。多年来,官方和民间曾多次发起寻找,均一无所获。近日,又传出发现彭加木遗体的消息,据称,这次发现的尸体与与彭加木有五大相似之处。

1947年在南京中山大学毕业后,到北京大学农学院任教,专攻农业化学。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工作。195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6年中国科学院准备组织一个综合科学考察委员会,分赴边疆各地调查资源,他主动放弃出国学习的机会,积极向组织提出要求,赴新疆考察。他在给郭沫若的信中说:“我志愿到边疆去,这是夙愿。具有从荒野中踏出一条道路的勇气!”1957年身患纵隔恶性肿瘤,回到上海治疗。他以顽强的意志同疾病作斗争,病情稍有好转就重返边疆。先后踏遍云南福建甘肃陕西广东新疆等十多个省区,曾十五次进疆考察并帮助改建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后任该院副院长。还三次进入罗布泊地区,调查自然资源和自然条件,为开创边疆科研工作倾注心血,并为发展中国的植物病毒的研究做了大量的工作。1980年5月,他带领一支综合考察队进入新疆罗布泊考察,在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揭开了罗布泊的奥秘。6月17日,考察队在库木库都克附近扎营。其时,汽油和水所剩无几。为了解决这一困难,继续东进考察,他独自外出找水走向沙漠深处,迷路后因饥渴而昏倒,不幸被狂风掀起的沙浪淹没,为发展中国科学事业献出了自己的生命。1982年8月,上海市人民政府授予他“革命烈士”的光荣称号。

1947年毕业于南京中山大学农学院,毕业后先后担任北京大学农学院土壤系助教,中国科学院助理员,助理研究员,1961年,上海化学研究所研究员,1964年选为上海全国人大代表,1979年任新疆科学院副院长,他先后15次到新疆进行科学考察,3次进入巴音郭楞的罗布泊进行探险,1980年6月17日上午10时,因科学考察中缺水,彭加木主动出去为大家找水,不幸失踪,这位伟大的科学家化作了罗布魂,将他对罗布泊之情、对巴音郭楞之情永远系在巴音郭楞人民、全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心中。

彭加木 - 罗布泊探险 [回目录]

彭加木纪念碑
彭加木纪念碑
第一次是1964年3月5日─3月30日,彭加木和几个科学工作者环罗布泊一周,采集了水样和矿物标本,对当时流入罗布泊的三条河流(塔里木河、孔雀河、车尔臣河)河水的含量做了初步的研究,认为罗布泊是块宝地,可能有重水等资源。重水是制造核能源不可缺少的物质,六十年代中国需花大量外汇购买。他不顾身患癌症的身体,主动请樱为国家找天然重水,但由于时间短促,一无所获,但他的献身精神却感动了人民,人民将其选为全国人大代表。

第二次考察是1979年11月15日和12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中日两国电视台组成《丝绸之路》摄制组,到罗布泊实地拍摄,聘请彭加木为顾问,先期到罗布泊进行了细致的科学考察,他说:“我彭加木具有从荒野中踏出一条路来的勇气,我要为祖国和人民夺回对罗布泊的发言权”。此行取得了许多骄人的科研成果,为国家寻找到了许多稀有的宝藏。这次科学考察发掘填补了中国一些重大科研领域的空白,纠正了外国探险者的一些谬误。科学考察结束后,又为中日两国摄制组找到了从古墓地、兴地山进入楼兰的道路,还重走了从楼兰环绕罗布泊到达若羌的丝绸之路中段。

第三次是1980年5月8日至6月17日,他任中国罗布泊科学考察队长,首次穿越了罗布泊湖盆全长450公里,因1972年前是水乡泽国,谁也无法穿越,在湖盆中采集了众多的生物和土壤标本,采集众多的矿物化石,收集了众多的第一手科考资料,为中国综合开发罗布泊做了前赡性的准备。

不幸这位伟大的科学家却失踪了,国家先后4次派出十几架飞机、几十辆汽车、几千人拉网式的寻找,面对着黑风暴刮起的沙包、沙梁、沙山,却没有丝毫蛛丝马迹,人们终于知道了,这位伟大的科学家化作了“罗布魂”。

彭加木 - 失踪前路线 [回目录]

彭加木失踪前行走路线图
彭加木失踪前行走路线图
1980年6月5日 史无前例的纵贯罗布泊湖底的任务

1980年6月5日,是一个永远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考察队在彭加木的率领下,由北向南纵贯干涸的湖底,终于按计划到达本次考察的终点——米兰,打开了罗布泊的大门。史无前例的纵贯罗布泊湖底的任务,首先被中国科学考察队胜利完成。他们是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的汪文先、马仁文、阎鸿建、沈观星、陈百泉、司机陈大华、王万轩、包纪才和驻军某部队的无线电发报员肖万能;

1980年6月11日 科考队准备再次横贯罗布泊地区

6月11日,完成纵贯罗布泊任务的考察队在米兰农场小憩后,即准备沿古丝绸之路南线再次横贯罗布泊地区,然后取道敦煌去乌鲁木齐,以结束这次两个多月的野外考察工作。

1980年6月16日 考察队所带汽油和水几乎耗尽

6月16日下午2时许,考察队来到库木库都克以西8公里处。此时,车上所带的汽油和水都几乎耗尽,按计划,还有400公里路程。经讨论,他们决定就地找水。当天下午没找到。晚上,开会决定,向当地驻军发电求援。彭加木亲自起草了电报稿:“我们缺水和油,请求紧急支援油、水各500公斤。”

1980年6月17日 彭加木独往沙漠找水

6月17日上午9时,部队回电同意援助物资,并要求提供营地坐标。下午1时,司机王万轩到车里取衣服时,在一本地图册里发现一张纸条,看后不由大吃一惊:“我向东面去找水井。彭。六月十七日十时三十。”彭加木冒着50℃多的高温单人找水,这在沙漠里是极其危险的。

彭加木 - 失踪的可能 [回目录]

彭加木
彭加木纪念碑处的夏叔芳的亲笔信
第一种:彭加木被外星人接走;

第二种:彭加木逃往美国

第三种:彭加木被直升飞机接到原苏联;

第四种:被与彭加木有分歧的同行人员杀害;

第五种:迷失方向找不到宿营地;

第六种:不幸陷入沼泽被吞没;

第七种:被突然坍塌的雅丹砸住;

第八种:被狼群吃掉;

第九种:芦苇包中躲避炎热晕倒,风沙掩埋。

彭加木 - 最后一封信 [回目录]

彭加木失踪前曾给时任上海科学院生物化学研究所植物病毒研究组副组长的陈作义,发出了最后一封信:

在五月三日出发到南疆考察,五月九日开始进入湖区,一个七人的探路小分队带上四大桶水、二大桶汽油、一顶帐篷、粮食炊具等物,自北往南纵穿罗布泊湖底。进入湖区的第三天,遇到盐碱皮(盐壳),汽车轮胎被锋利的盐晶块“啃”去一小块一小块的,无法继续前进。而所带的油、水又已消耗不少,只得原路返回。

在山里常常找不到路,在湖里则是一望无边,没有一个定位前进的目标。这两天正在准备,再度进入湖区,纵贯罗布泊,希望到达阿尔金山前。打算后天出发。我们将在六月底前结束这一阶段的考察工作。信是请人带到有居民点的地方发出的。

一九八〇年五月二十八日于罗布泊西北部山前的一个营地。

彭加木 - 遗体猜测说 [回目录]

4月16日,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彭加木生前同事陈百录(前)在清理彭加木失踪地墓碑。
4月16日,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彭加木生前
同事陈百录(前)在清理彭加木失踪地墓碑。
1980年6月17日,著名科学家彭加木罗布泊湖东南方向的库木库都克以西4公里处意外失踪,受到举国关注,对他的失踪,全国曾风传过各种说法和猜测。多年来,官方和民间曾多次发起寻找,均一无所获。近日,又传出发现彭加木遗体的消息,据称,这次发现的尸体与与彭加木有五大相似之处。

2007年6月2日,探险爱好者刘先生和朋友一行4人在位于哈密大南湖戈壁与罗布泊相接部位的雅丹地貌群拍照时,发现一具干尸,他们怀疑这就是彭加木的遗体。核心提示:“我往东去找水井。”1980年6月17日,彭加木留下纸条,往东去了!其实无论是官方组织的搜救队,还是民间的探险团队已在这块土地上苦苦寻找了27年,但彭加木就像是空气一样在罗布泊地区神秘蒸发了,留下诸多的猜测给后人。27年之后的今天,几位野外探险者发现的这具干尸不知会否是彭加木。

1、在罗布泊附近

当年,彭加木的走失地,在库母塔格沙漠罗布泊镇附近以东,而此次野外探险者们发现的干尸,则在罗布泊相接部位的雅丹地貌群附近。

2、170厘米身高

在有关彭加木的特征描述里,看到了这样的文字:他生前为宽额头,身高172厘米。此次发现的这具干尸,身高恰恰在170厘米左右,从图片上也能看出,死者生前是宽额头

3、白色的确良衬衣

据曾经给彭加木先生开车的司机、当时的车队队长王万轩老人回忆:至于衬衣,彭加木先生有一件蓝色的,一件白色的。而此次发现的这具干尸,身上穿的正是一件白的确良衬衣,而这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最流行的衣料。

4、蓝色长裤

王万轩老人清楚地记得,彭加木当时穿着蓝色长裤,这与探险者们发现的干尸特征也是一致的。

5、上海牌手表

彭加木走失前戴了一块上海牌手表,但是已经没有人记得这块手表的表带是金属的还是皮革的了。而在这具干尸身上,恰恰有一块上海牌手表。

彭加木 - 诗一首赏析 [回目录]

彭加木诗一首

透过隔离室的小窗,彭加木眺望着对面研究所实验大楼,他似乎看到同志们正夜以继日工作的身影,仿佛听见祖国科学事业前进的脚步声。他想到还有那么多的工作在等着他去做,他不该是属于病房,更不该属于死神。他的生命应当属于科学,属于党和人民。想到此,一股强烈的生命之流在体奔涌。一首感人的七言诗脱口而出。   

“昂藏七尺志常多”吐露了多年来他心中的志向。新疆茫茫戈壁中的罗布泊地区是中国古代沟通东西方文化的“丝绸之路”的要冲。这里既有丰富的文化遗产,又有丰富的矿藏资源。近百年来,中外科学家都对它很感兴趣。但由于环境恶劣,交通困难,长期来一直没有进行过系统的科学考察,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当彭加木第一次来到新疆,便立下了改造戈壁的志向。他愿用自己掌握的科学知识去改造它、开发它,为正处在蒸蒸日上发展建设中的国家发现更多的资源。   

茫茫戈壁以其恶劣无比的自然条件呈威肆虐,固然可怕,但在科学家的眼中只是一只失去威势的“出林之虎”。他相信只要我们掌握科学的知识和技术,依靠顽强的意志就一定能改造自然,战胜自然。既使是疾病缠身,又岂能让人俯首退让!   

这首诗的每一句都让我们感受到一个意志坚强,信念执着,对科学事业无比忠诚的科学家的自强不息、昂然向上的精神。两个虚词“竟”、“岂”在这里犹如两粒宝石,使整首诗的意境灼然生辉。

彭加木诗一首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彭加木 罗布泊 楼兰

同义词: 彭家木,彭家睦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352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22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