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丁酉(鸡)年四月廿八

(图)陈毅安陈毅安

陈毅安,1905年生,湖南湘阴人。1922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后到汉阳兵工厂从事工人运动。1925年秋考入黄埔军校第4期,毕业后先后任国民革命军教导师第3团连党代表、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辎重队长。9月参加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后随部到井冈山,任工农革命军第1师1团连长、营长,参加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1930年6月伤愈后,即告别老母和新婚妻子,重返战场,任红3军团第8军第1纵队司令员,长沙战役中任前敌总指挥。7月27日率先头部队首先攻入长沙市区。后敌人向长沙城反扑,率部与敌激战。8月7日凌晨,在掩护军团机关转移时,壮烈牺牲,年仅25岁。1958年彭德怀为他题词:“生为人民生的伟大,死于革命死得光荣!”

陈毅安 - 基本简介 [回目录]

(图)陈毅安陈毅安

姓名:陈毅安  
性别:男
民族:汉族
籍贯:湖南湘阴
出生年月:1905年
牺牲日期:1930年08月  

陈毅安出生于一个乡村教师家庭。早年就读于本地金山小学、长沙县书堂高级小学。1920年考入湖南省立甲种工业学校,积极参与反帝反封建的学生爱国运动。1926年1月,考入广州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10月军校毕业后,分配到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教导师三团三营七连任党代表。

1927年夏,随部北伐到达武昌后,被任命为武昌国民政府警卫团辎重队队长兼经理主任,管理全团勤务工作。1927年武汉“七一五”政变后,随团长卢德铭向南昌进发,准备参加起义。途中因与平浏工农义勇军相遇而获知起义部队已经南下,遂两队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被任命为经理处处长。同年9月,随部队参加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三湾改编时,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第一营副营长,并随部队到达井冈山。不久,任纪律检查组组长。

1928年初随部参加攻打遂川、宁冈战斗之后,被任命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副团长兼第一营营长。5月任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不久改称红四军)第十一师第三十一团副团长兼第一营营长。先后率部参加高陇、永新、龙源口等战斗。1928年8月,受命率一营驻守井冈山根据地,取得了黄洋界保卫战的胜利。在黄洋界指挥部队击溃敌军3次进攻,并亲自将一门迫击炮校准目标,连发3弹,吓得敌军连夜逃离,为打垮湘粤赣三省反动势力的进攻、保卫井冈山根据地作出了贡献。同年12月在永新烟江与敌作战时,小腿中弹负伤。带着伤残坚持了3个多月的艰苦转战,并先后任红五军副参谋长、参谋长等职。

1929年3月因腿伤回家休养,一度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

1930年7月奉命归队,任红八军第一纵队纵队长。时值红三军团正准备攻打长沙,又被任命为攻打长沙战役的前敌总指挥。8月5日,国民党当局调集兵力大举反扑,即指挥第一纵队在新河、经武门、浏阳门一线阻击敌军一昼夜,使大部份红军安全撤离。但因军团政治部未能及时撤离,又奉命率纵队向城里再次发动攻击,以接应军团政治部外撤。激战中,不幸腰中4弹,英勇牺牲。

陈毅安 - 革命之路 [回目录]

(图)陈毅安和夫人李志强在长沙合影陈毅安和夫人李志强在长沙合影

1905年1月出生的陈毅安,小名斌伢,家住湖南湘阴县界头铺神塘湾。他自小过继给二伯父,8岁起在家乡金山庙小学读书,13岁以优良成绩考入长沙县临湘镇书山堂高小。16岁时,已成了村上屈指可数的中学毕业生。1920年7月,陈毅安以优异成绩考入湖南省立甲种工业学校。

“甲工”学生委员会总干事郑延毅,1921年10月由毛泽东介绍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陈毅安与郑延毅很快交上了朋友,两人常在一起聊天。

郑延毅隔几天就找陈毅安,每次都带上几本政治书刊,不是《新青年》、《湘江评论》,就是《劳动者》或《劳动周刊》,还有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等人的文章,张东荪的著述。原来陈毅安坚持工业救国的理想,在同学中他也经常宣讲这一主张。但是,进步书刊中的最新理论使他很快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无产阶级革命产生了新的认识。

1922年1月17日,长沙第一纱厂发生了震惊全国劳工界的屠杀事件。资本家为了镇压工人的正义斗争,买通军阀省长赵恒惕,派兵枪杀了该厂工运领袖黄爱、庞人铨。湖南省劳工会紧急发出通电和告全国劳工界书,长沙的一些大专院校也编印了纪念特刊,组织工人、学生上街游行请愿。

置身在这种群情激愤的气氛中,陈毅安跟随郑延毅谭瑞林等人,投入了声援斗争。1月25日,省城十几所大专院校四万学生,在教育会坪举行声讨反动军阀省长赵恒惕的集会,陈毅安大胆地登台演说。

集会后第三天下午,郑延毅和陈毅安、谭瑞林来到清水塘22号,见到了毛泽东。毛泽东听了介绍后笑着说:“原来你就是主张工业救国的陈毅安,听延毅多次讲到你。”

1922年3月,陈毅安由郑延毅、谭瑞林介绍,在“甲工”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7月,陈毅安从湖南省立甲种工业学校毕业,被分配到汉阳兵工厂当技师。赴湖北前夕,中共湖南省委工委书记郭亮找到他告诉这个加入党组织才一个多月的新党员到武汉后与党组织联系的方法。

陈毅安 - 奋战井冈山 [回目录]

1925年11月,湖北省委派陈毅安进入黄埔军校学习,意在把他培养成出色的军事人才。1926年10月底,陈毅安在黄埔军校毕业,分配到国民革命军第二军教导师三团七连任党代表。1927年6月,教导师改编为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奉调武汉担任国民政府警卫。正是这支共产党掌握的正规军队,在秋收起义后,成了开创井冈山根据地的主力。

1928年7月,赤日炎炎,红四军军委任命陈毅安为三十一团副团长。一个月后,湘赣边界的军事局势发生逆变——中共湖南省委派来代表,命令红四军主力驰援湘南,导致了损失惨重的“8月失败”,二十九团在郴州几近覆灭。带领三十一团在永新发动民众的毛泽东,闻讯后心急如焚,决计自率第三营前去湘南接回二十八团,陈毅安率第一营留下,毛泽东对他交代说:“局势还会严重的,你们的任务是保住井冈山。”

果然,湘赣敌军见红军主力已去湘南,井冈山大本营只有袁文才三十二团,便乘虚“会剿”。8月27日,陈毅安在永新西乡接到袁文才急报,带上两个连昼夜急行,翌日下午赶到黄洋界,与正在山上布置防务的袁文才见了面。袁团长望着陈毅安沉声问道:“你们,顶得住吗?”陈毅安语气坚定地回道:“有这么多的老表,大家齐心协力,怕不到哪儿去!”

8月30日上午,湘敌四个团陆续开上山,向黄洋界发起攻击。敌人还没有接近红军阵地,就在山窝里踏上竹钉阵,待他们进入竹树被砍光了的坡地,迎面是一阵阵暴雨般的子弹,打得敌兵们成片倒下。

当晚,守山军民在战壕里烧火取暖,坚守了一个通宵。清晨8时,乔林乡赤卫队派人上山报告,说驻在源头、乔林的敌人走光了。原来,红军的迫击炮落在敌人指挥部李家祠的围院里,把一个团长和十几个士兵送上西天,敌人更加慌张,以为红军大队业已回山,不等天亮就抬上伤员退去。

黄洋界保卫战,红军以两个连击退敌人四个团的辉煌战绩,书写了人民革命战争的不朽篇章。

1929年1月下旬,黄洋界又成为陈毅安指挥部队与敌军厮杀的战场,而这时他已是红五军副参谋长了。

彭德怀任军长的红五军,是1928年12月中旬上井冈山的。上山不久,湘赣两省政府就发起规模更大的第三次围剿。面对兵力超出十几倍的强敌,红五军军委和边界特委,组织守山军民尽最大努力做好了迎战准备,在黄洋界、八面山、桐木岭等七处哨口分兵把守。总指挥部设在茨坪,彭德怀任总指挥,陈毅安任前沿总指挥。陈毅安指挥军民八百余人,于冰天雪地中英勇无比地抗击敌人,每天至少打退敌人的四五次进攻。

然而就在第四天下午,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敌人在宁冈斜源胁迫一个农民带路,攀上很少有人知道的悬崖,翻过人迹罕至的滚子坳,从金狮面插到了小井,在红军医院杀害了一百四十名红军伤员后,向黄洋界哨口背面袭来。

1月30日下午4时左右,黄洋界因敌人前后夹攻而失守,陈毅安带领剩余军民撤到大井。彭德怀与滕代远、陈毅安等人紧急商议,决定在敌人合围前从砂冲方向突走,前往赣南与红四军会合。经过了十三个小时的艰难行军,终于从小溪洞出山,到达下七。然而在大汾遇到敌人陶柳团的阻挡。陈毅安带领一个大队撕开敌军的口子后,留下断后,掩护部队冲出了敌人的最后封锁线,自己却左脚负伤,由战士们抬到了遂川汤湖。

部队在汤湖停下来,彭德怀察看了陈毅安的伤势,难过地站了几分钟,喉头发哽地说:“毅安,你留下养伤,伤好了就回去结婚!润之走的时候一再告诉我,有机会就让你回去结婚。你们恋爱7年了,是时候了!”滕代远点头道:“毅安同志,就这么定!我们马上去安排。” 部队马上就要开走。彭德怀没有再说话,弯腰与陈毅安用力握手,所有的惜别之情都在紧紧相握之中。

陈毅安 - 捐躯沙场 [回目录]

1930年7月初,陈毅安和妻子李志强结婚刚刚9个月后的一天,有个客人走进陈家。陈毅安对这人端详一阵,惊喜地说:“邓萍,是你!”。曾任红五军大队长的邓萍放下礼品盒,看看屋里没别人,放低声音:“我是奉德怀同志命令来的。他现在是红三军团军团长了,老伙计,你的伤好了没有?” “好了,早就好了,天天盼你们来。”邓萍坐下来,兴致勃勃地讲开了。

6月16日,根据中央的指示,红五军扩编为红三军团,下设五、八两个军,军下面设纵队。军团任命陈毅安为八军第一纵队司令员。该军团7月3日攻克湖南岳州后,准备攻打长沙,彭德怀在这种情形下派邓萍来湘阴,要陈毅安尽快到任。

陈毅安为革命形势的迅猛发展感到振奋。他与妻子商量,提出尽快返回部队,李志强含泪点头。

第三天,陈毅安从湘阴赶到浏阳的金井,找到红三军团司令部。彭德怀正在主持纵队以上干部会议,接报立时率干部出来迎接。陈毅安和滕代远、何长工、黄公略、黄克诚、彭雪枫等人又见面了。

红三军团司令部的会议,主要讨论进攻长沙的计划。这段时间,正逢湘桂军阀混战加剧,长沙军力空虚。红三军团在当时中央“会师武汉,饮马长江”的严令下,意欲乘隙先取长沙。彭德怀分析了局势之后决定,27日向长沙发起攻击,指定由红一纵队打头阵。他亲自给陈毅安写了手令。

已是深夜,陈毅安在纵队司令部研究攻城方案。众人都意识到:能否撕开进城的第一道口子,关键是能否打下榔梨。然而这榔梨可是一块硬骨头。陈毅安见众人的神色有些凝重,便以坚毅的语气说道:“军团信任我们,再硬的骨头也要啃!”

7月28日清晨,红三军团扫清了城内守敌,占领长沙全城。此役消灭湘敌八千余人,俘虏团长以下官兵近三千人,成为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红军攻下的惟一省城,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政治影响。

红三军团攻占长沙后,国民党当局大为恐慌,很快开始反扑。武汉行营一面加强岳阳一线的防务,一面增兵,向长沙围拢。8月3日至4日,敌刘建绪、公秉藩、罗瀛藩三个师,在十余艘外国军舰的掩护下渡过湘江,成南北攻势向市区进逼。

子夜时分,陈毅安接到军团司令部的紧急命令:红一纵队全线撤出战斗,其中一个团速向乌梅岭靠拢,接受任务。陈毅安要黄克诚指挥部队且战且退,自率第二团赶往乌梅岭。部队走到半路上遇见彭德怀带着小股队伍赶来,他告诉陈毅安:军团政治部尚在城中,滕代远、袁国平都不见出来,得赶紧去接应他们。陈毅安毫不犹豫地说:“我们这就杀进城去!”

丑时左右,第二团一分为二,由彭德怀、陈毅安各率一支,乘势攻入城内。红三军团政治部百余人,正被敌人困在这儿脱身不得。枪声一响,敌人眼见红军援兵开到,生怕遭到围歼,不得不退走。接应军团政治部成功后,彭德怀对陈毅安说:“离天亮还有两个多小时,新河那儿的口子我放心不下,你带二团去挡一挡。”说完,与陈毅安握手分别。

新河是红三军团全线撤出长沙的通道。陈毅安带着二团赶到时,敌人已冲破了红三纵队的头道防线,正向第二道防线猛攻,阵地岌岌可危。投入反击的二团首次行动未遂,第二次才获成功。二团坚守到天亮时也准备撤退。陈毅安布置两挺重机枪架设在堤岸上。他站在离重机枪不远的地方,正用望远镜向江边观察,突然,左侧前方的敌人阵地上,一挺机枪进行火力偷袭,打倒几个战士,来不及卧倒的陈毅安也连中数弹,跌倒在血泊里。

接近上午8时,最后撤出长沙的红一纵队二团赶到乌梅岭,会合了主力部队。彭德怀听说陈毅安负了重伤,跑步赶过来,他来到担架旁时,陈毅安已停止了呼吸。

当天下午,部队来到浏阳县境的永安市,在镇外一座山头停下来。彭德怀、滕代远带领军团司令部及红一纵队的官兵们,肃立四周,按军仪向陈毅安遗体作了最后的告别。彭德怀是最后离开的,庄重地再向土坟鞠了一躬,才怀着极为悲痛的心情离去。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陈毅安 毛泽东 秋收起义 三湾改编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460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21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