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6年12月11日 星期日

丙申(猴)年十一月十三

(图)贺英贺英
贺龙有三位武艺高强的姐妹,贺香姑、贺戊妹、贺满姑。她们活跃在湘西,配合红军,为建立根据地立下了汗马功劳。最后在与敌人的斗争中壮烈牺牲。贺英,原名贺民英,乳名香姑,1886年农历4月14日生于湖南省桑植县洪家关。姊妹七人,她为长女。

贺英 - 个人资料 [回目录]

(图)贺英贺英
因家境贫寒,自幼即跟随父母劳动,分担家务。1906年,与表兄谷绩廷结婚后,协助谷组建土著武装,屯驻云景寨,与地方恶势力抗衡。她性情豁达,嫉恶如仇,勇武胜于须眉,深受部下拥戴。1916年,她支持长弟贺龙杀掉了桑植县大劣绅朱海珊,赶走知县陈慕功,推举慈利会党首领卓晓初出任桑植县长。1922 年,丈夫谷绩廷被土著军阀陈渠珍派人诱杀。她拿起丈夫留下的枪,率领云景寨弟兄,抗官府、杀豪绅、防土匪、护穷人,开始了更加顽强地斗争。1926年夏,贺龙率国民革命军第九军第一师自铜仁出师北伐时,贺英联络桑植县民军文南甫、李云清、刘玉阶等部进占桑植县城,赶走县长马策,驱逐驻军团长肖善堂,城内群众和各界人士大开城门,送“万民伞”,欢迎贺英进城。贺英部队纪律严明,进城后,城内秩序井然,民众安居乐业。1927年初,贺英接贺龙信,同妹妹贺满姑一起到武汉小住。受大革命影响,贺龙决心搞一批武器回湘西坚持斗争,离汉前夕对贺龙说:“国民党那帮人只顾升官发财,不要指望他们能干出什么好事来。”“ 你只管大胆干,在外面不行就回湘西去 ,乡亲们会支持你的。”回家乡后,贺英积极组建武装,半月内即扩兵数百,声势益大。  
 
贺英的武艺十分高强,曾经只身深入一个土匪巢穴,生擒了匪首,从而收编了几百土匪。   

(图)贺英贺英
1928年春,贺龙、周逸群、卢冬生等受中共中央指派到湘鄂西开展武装斗争。贺英得信后即刻带领部属一千余人参加“洪家关聚义”。工农革命军攻占桑植县城失利后,贺英一面掩护工农革命军家属,一面联络桑(植)鹤(峰)边界白果垭、罗峪、红土坪等地亲族旧部接应工农革命军,她率领少数武装到桑植鹤峰边界大山中活动。9月16日,罗峪团防刘子维突然袭击贺英游击队驻地青塆。
  
贺英当时与队员正吃饭,贺英姥姥家的四表弟王华正在哨位上,他听到崖壳地的芭蕉叶哗哗响,知道有情况,马上鸣枪报警。贺英听到枪声,立即指挥着徐焕然、向连生、唐佑清、龚香莲、贺满姑、张月园等一面抵抗敌人,一面掩护家属和孩子们撤走。待家属和孩子们撤走后,敌人已冲进了村子。激战中,贺英的贴身警卫龚香莲为掩护贺英腹部不幸中弹。龚香莲是贺英最喜爱的女兵之一,每晚都睡在她的身边,贺英像对待女儿一样待她。龚香莲强忍伤痛,一手捂着血流不止的小肚子,一手不断放枪把敌人引开。跑了一阵之后,她的肠子流了出来,拖在地上,实在跑不动了,就停下来和敌人接火,最后字弹用尽,胸部和头部又各中了一抢,头壳被打爆了,脑浆四溅,英勇牺牲了。
  
贺满姑带几个人冲了出去。贺英、徐焕然、唐志么、王华正等几个人跑到了一座山上,徐焕然的4 岁儿子,突围时没带出来,亦被敌人抓走。   

贺英等几个人正商量如何收容失散的同志时,刘子维又指挥人马冲杀过来,敌人边冲边喊:“贺寡妇只剩两杆空枪了,追上去抓活的呀!”   

敌人发疯地向山上冲,贺英等边抵抗边撤,一颗子弹穿透她右臂,她撕下一块衣襟,缠了一下,又与敌人打了起来,最后,她和几个队员终于冲出敌人重围。到了堰娅附近的一个叫凤翅山,才停住了脚,凤翅山上有座青峰庙,这是个尼姑庙,庙里的老尼姑与贺英相识,老尼姑见贺英满身是血,忙拿出自己的衣衫给贺英换上。   为了收容失散的队员,贺英在这一带坚持了二十多天,打听失散队员的下落,一些被打散的队员陆陆续续地来到了这里。对于龚香莲的牺牲,大家都很悲痛,尤其是贺英,更是难过。  
 
10月17日11月15日湖南大公报》报道说:“女匪贺仙姑(注:仙姑和香姑在方言中同音)身穿长衫,女扮男装”,“约两三百人,连枪居多,逃入鄂境梅坪”。
  
1928年10月,工农革命军在石门受挫,贺龙率部退桑鹤边休整,处境艰难。此时,贺英倾尽积蓄,多方筹措,亲自带游击队到堰垭,给工农革命军送棉花、棉布、银元和子弹,并向贺龙建议:“队伍要伍,不伍不行”。贺龙接受了她的建议,进行了著名的堰垭整编。  
 
1929年1月,鹤峰县苏维埃政权建立后,贺英特别高兴。对贺龙说:“这就好,人家养一群鸡还得有个鸡窠嘛,你带这么多兵没有个‘窠’,老是东跑西颠怎么行?”1930年春,红四军东下洪湖,贺英游击队驻守桑鹤边割耳台,负责湘鄂边苏区部分军事领导工作,还亲自安置红军的伤病员和家属。同年9月,鹤峰县五里区农民协会领导人彭兴周叛变,在五里南村杀害县委特派员和鹤峰游击大队长等19人,贺英闻讯,亲率鹤峰县游击大队姚伯超部,配合鹤峰独立团前往五里平定叛乱,恢复九区革命政权。接着同独立团长贺炳南一起率部到五峰清水湾等地打退团防对苏区的进犯。1930年12月,四川土著武装甘占元、张轩等部3000余人,被四川军阀刘湘追击,进入鹤峰边境。贺英受湘鄂边鹤峰中心县委委派,到奇峰关争取甘占元加入红军。同时写信给贺龙通报甘报情况,又亲自率游击队引导甘部向鹤峰五里坪地区转移,保证了红二军团顺利收编这支部队。  
 
1931年4月,红三军向洪湖一带转移。有人建议贺英随贺龙到洪湖去,但贺英回答:“你们莫看我快成老太婆了,我还不愿吃现成饭呢!”此后,她一直住在割耳台,和战士们一起,战时投入战斗,平时,开荒种地,喂猪养鸡。为了保证红军子弟读书,她开办了湘鄂边第一所游击队小学校。1932年第四次反“围剿”后期,湘鄂边斗争形势异常险恶,贺英游击队在桑鹤边大山中孤军奋战,在千层壳(山名)地区坚持到 1933年1月红三军打回鹤峰。
  
1933年5月5日深夜,团防覃福斋三百多人在叛徒带领下偷越大山,于6日凌晨突然包围贺英游击队驻地洞长塆。  
 
情况是这样的:当地农会出了个叛徒名叫许黄生,他向敌人告密:“贺英的游击队躲在竹林丛中的洞长塆。”鹤峰县的团防大队长覃福斋喜出望外,立即带上保长孙海清等,率领了三百多团丁,连夜包围了游击队的驻地,钻进茂密的竹林里逐渐缩小包围圈。警惕地站在哨所的哨兵唐友清听到竹林中有响动,马上端起枪来大喝道:“干什么的?”对方“砰砰砰”射来一串子弹将他打倒在地。
  
贺英正在睡觉,听到枪响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就从床上抄起枪来和敌人展开了激战。贺英镇定地拔出双枪从窗口向攻上来的敌人射出两串子弹,把敌人打得缩回了竹林里。她命令一班精强力壮的队员守住大门,叫二妹贺戊妹带领伤病员和家属,掩护他们迅速从后门撤退。  
 
贺戊妹手握短枪带领着这些伤残老弱的人们冲出后门隐蔽地向外突围,她为了掩护大家安全撤退,向敌人连续进行射击,打得敌人不敢拢来,伤员和家属得以撤了下去。但她的腰部中了一弹,不幸负伤了,她顽强地紧捂住伤口继续战斗,子弹很快就用尽了。戊妹抽出大刀和扑上来的敌人展开了肉搏。在砍倒数名敌军后,终因寡不敌众,臀部被刺刀刺伤,接着肋下和小腹被数把刺刀攒刺,血流如注,昏迷在地。  
 
这时,贺英正在前门双手紧握双枪,带领游击队员与敌人展开激烈的战斗,突然一颗子弹打在了她的大腿上,她“咕咚”一声倒在地上。徐涣然为她包扎,只见她健壮的右腿血流如注,子弹在雪白的大腿肚子上穿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徐涣然解下腰带,在贺英的大腿根部扎紧,然后用白布包扎好她大腿的伤口,背上她正要走,一颗子弹擦伤贺英的肋下,射中徐涣的肩膀,背不动了,只好把她放下来。贺英一边让徐涣然先走,一边继续还击,急切地说:“这时刻我怎么能离开战斗岗位,我掩护,你们赶快突围!”她不顾伤痛继续坚持战斗。“砰砰砰”、“咣咣”枪弹声响成一片。  
 
战斗在激烈地进行,队员们的伤亡在不断地增加,贺龙的两个外甥也都负了伤,贺英的伤口在剧烈地疼痛,血在不停地从伤口往外流,她咬紧牙关,鼓励战友:“坚持就是胜利,天亮我们的人就会赶来的。”她顽强地同游击队员一道英勇地阻击敌人,使敌人不能前进。渐渐地东方透出了鱼肚白色,她知道附近的游击队、赤卫队闻到枪声会赶来救援的。  

正在这时,两颗子弹击中了贺英的腹部。一颗击中击中肚脐左侧,另一颗射入小肚子。小腹部的一颗是炸子,贺英的下腹部被炸开了一个洞,粉红色的肠子顿时流出来一尺多长。贺英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她镇定的托住自己流出来肠子,将其塞回腹中。然后一边叫人用一尺宽的白布把自己负伤的肚子紧紧缠起来,一边把自贺满姑牺牲后一直跟随着自己的八岁的外甥向轩叫过来,强忍着伤口的剧痛将两把枪递给向轩说到:“ 四姥,莫哭,快去找红军,找大舅去,报……仇……”然后命令徐涣然等人撤退。  
 
向轩接过枪,含着泪水和徐涣然等人一起撤退了。
  
贺英见众人撤退,她又端起枪来和敌人厮杀。时间一点点过去,她腹部缠着的雪白的绷带已经完全被鲜血浸透,她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突然,敌人射来的一颗子弹击中了香大姐的左乳房,射穿了她的心脏。她永远地倒下去了,她把一切都献给了这里的人民。  
 
覃福斋终于带人冲进场屋,只见贺英凤眼圆睁,背靠墙壁坐在血泊中,手中仍然持着双枪。慑于贺英的威名,竟然没人敢上前查看。覃福斋命人对贺英的尸体又放了一排枪,见贺英全无反应,这才确定贺英的确断气了。   

覃福斋下令将贺英的尸体和重伤昏迷的贺戊妹抬去县城领赏。走到村外一块水田里,突然听到身后洞长塆喊杀连天,原来徐涣然带着增援的赤卫队赶回来了。情急之下,覃福斋一刀砍下贺英的头颅提在手里,又割下贺戊妹的首级将其杀害。然后命人将两女的四肢砍下,十来个团丁每人各扛一节尸块,加快速度,逃了回去。
  
徐涣然等人重夺洞长塆却不见了贺英姐妹的尸体。第二天敌人发布告示,声称已经将“巨匪贺仙姑等人击毙正法”,贺英姐妹的头颅,被肢解的四肢和赤裸的躯干被悬挂在四门示众。  
 
得知大姐贺英、二姐贺戊妹英勇牺牲,惨遭分尸示众。贺龙心如刀绞,恳求贺炳炎去收尸。他说:“你带点钱去,总还剩得有点骨头渣渣吧,收拾一下。”  
 
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收拢了烈士的遗体,缝合起来入殓安葬。解放后,烈士的遗骨被迁葬到了烈士陵园

贺英 - 职业生涯 [回目录]

作为演员,曾经拍摄过的电影:

  1. 复活的玫瑰 (1957) .... 顾少梅童年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贺英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795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21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