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丁酉(鸡)年闰六廿九

在旧京时代,专门有一种职业,是走街串巷,打着小鼓,收买居民各类旧货。从事这个行业的小贩,人们称之为“打鼓儿的”。他们专门串胡同,边走边打边吆喝。居民听到有节奏的鼓声和“打鼓儿的”喊出的收购物品范围,就会出来把家里用不着或一时用不着的物品卖给他们。类似于现在蹬三轮车走街串巷收废品的。
“打鼓儿的”一般是用大拇指与食指捏着一个扁形的小圆鼓,右手拿着一根一头缠着布条或皮条的小藤条,不停地敲打。“打鼓儿的”分为两种,根据收购物品的不同各有其职业特点。一种是腋下挟一个蓝布小包,内放戥子和试金石等;有的还在肩上披一提包袱皮。他们专门收买金银首饰、古玩字画、玉器、硬木家具、古旧瓷器和贵重衣物等细软物品。对这种称之为“打小鼓儿的”,因其鼓形不大,约有银元大小;又称为“打硬鼓儿的”,因其敲打发出的声音为“梆、梆、梆”,很脆,很响,能传出几十米远。再一种“打鼓儿的”,是肩挑两个大竹筐,收购一般居民的废旧物品,如碎铜烂铁,估衣旧鞋、瓶罐玻璃等,不计好坏什么都要。称之为“打软鼓儿的”或“打疲鼓儿的”。因其所持鼓较宽大,有如茶杯,发出的声音为“叭、叭、叭”的疲软声,传不太远,故还得边走边吆喝:“有破烂的我买!”“有碎铜烂铁的我买!”前者穿长衫,多为两人结伴收购,一是为安全,也由于两人的眼力比一人要准。后者穿短衣,一人挑筐收购,而且现钱交易的不多,多用烟火或肥头子(皂角)等以物易物。故又称他们为“换洋取灯的”或“换肥头子儿的”。
“打硬鼓儿的”,都很有眼力,识货,且懂行情;另有一项本事,就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揣摸、判断出卖主的心理状态,“对症下药”,花低价买个“俏”货,赚上一笔。尤其是在改朝换代、时代变革期间,会不断地有新贵和潦倒者,即使是正常时期,也有“穷不过五代、富不过三代”的现象,也不断有因“宦海无情,人事险恶”而倒霉者。那些潦倒之家,急等卖东西换钱用,也知道拿到市面上能多得几个钱,但顾及面子,放不下身价,于是“打硬鼓儿的”便趁机而入。有些破落宅门的子弟,对祖宗的遗物不知真正价值,往往是给多就卖,于是“打硬鼓儿”的以明白对糊涂赚了大钱。俗话说:“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就指他们买到了“俏”货,但不会总有这种好事,不过遇上一宗,就够半年的饭钱了。30年代时在虎坊桥一带有个叫“大刘”的“打硬鼓儿的”,经常走街串巷出人那些家道中落的大宅门,有货买货,无货聊天。一来二去结识了很多熟主顾,他什么都懂,熟人也愿意他来聊天。不过大刘是买卖人,聊天只是由头,时时都未忘了生意。瞅个空儿指着主顾手上的翠扳指儿,说:“现在翠的行市不错,您手上这个能卖20块钱。您有那么多好的,就甭带这个次的了。您卖给我,让我也挣几块钱。”主顾和大刘正聊到兴头上,听他这么一说,也就不好意思不卖给他。大刘爱财但不贪小便宜。知道这样买东西,卖主事后可能后悔。如果自己贪这点便宜会影响今后的大买卖。像这样花20块钱买的扳指,他并不立刻出手,而是随时揣在身上,过几天又来串门。卖主如稍有后悔之意,立刻掏出奉还。正因为如此,他信誉很好,卖主都愿意和他打交道。
“打硬鼓儿的”一般是将收购的贵重物品,转卖给挂货铺(是销售与收购相结合的坐商,同时又因将物品悬挂于空间,称之为挂货铺)。有时因价格不合适,就在天没亮时到晓市上去卖。晓市上有“打硬鼓儿的”小贩和其他一些人持物在五更天云集一处售卖。天亮即收摊,所以叫晓市,又叫鬼市。老北京时代,有不少晓市,主要的是崇文门外东晓市、宣武门外西晓市、德胜门晓市、安定门晓市。
解放后,北京成立了国营物资回收公司和信托商行等,很多“打硬鼓儿的”都被吸收进去,成了国家职工。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打鼓儿的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3184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25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