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6年12月10日 星期六

丙申(猴)年十一月十二

冯玉祥

冯玉祥(1882——1948),安徽巢县人,原名基善,字焕章。北洋军阀时期,曾任陆军第十六混成旅旅长,第十一师师长,陕西、河南督军,陆军检阅使。1924年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发动“北京政变”,将其所部改组为国民军,任总司令兼第一军军长,后任国民军联军总司令,参加北伐。1927年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后因与蒋介石集团发生利害冲突,举兵反蒋,先后爆发了蒋冯战争和中原大战。自美回国乘船途经黑海时,因轮船失火于9月1日遇难。

冯玉祥 - 生平介绍 [回目录]

1896年(清光绪二十二年)投淮军当兵。

1902年改投武卫右军,历任哨长、队官、管带等职。

1911年(宣统三年)武昌起义爆发后,参与发动滦州起义,失败后被革职递解保定

1914年7月任陆军第7师第14旅旅长,率部在河南、陕西一带参加镇压白朗起义军。9月任陆军第16混成旅旅长。

1915年奉令率部入川与护国军作战,暗中与蔡锷联络,于次年3月议和停战。

1917年4月被免去第16混成旅旅长职。7月率旧部参加讨伐张勋辫子军有功,复任第16混成旅旅长。

1918年2月奉命率部南下攻打护法军,在湖北武穴(今属广济)通电主和,被免职留任。6月率部攻占湖南常德后,被撤销免职处分,11月任湘西镇守使。

1921年8月任陆军第11师师长,旋署陕西督军。

1922年夏第一次直奉战争中,率部出陕援直,击败河南督军赵倜部,5月调任河南督军。因受直系军阀首领吴佩孚排挤,10月被派为陆军检阅使率所部驻防北京南苑,抓紧练兵。

1923年曹锟、吴佩孚控制北洋政府后,冯在孙中山推动下,与陕军暂编第1师师长胡景翼及第15混成旅旅长孙岳结成同盟,决心寻机推倒曹、吴军阀统治。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中任直军第3军总司令,趁直、奉两军在石门寨、山海关等地激战,回师发动北京政变,推翻直系军阀政府,驱逐清逊帝溥仪出宫,改所部为中华民国国民军,任总司令兼第1军军长,电邀孙中山赴京共商国是。但迫于形势,又同反直系的军阀张作霖段祺瑞妥协,组成以段为临时执政的北洋政府。

1925年春迫于奉、皖两系军阀的压力,赴察哈尔张家口(今属河北)就任西北边防督办,所部改称西北边防军(简称西北军)。8月任甘肃军务督办仍兼西北边防督办。在此期间,接受共产党人和苏联专家帮助,建立各种军事学校。1926年1月在奉、直军联合进攻下被迫通电下野,旋赴苏联考察。8月中旬回国,迅即被广州国民政府任命为国民政府委员、军事委员会委员。在苏联和中国共产党帮助下,9月17日在绥远五原(今属内蒙古)誓师,就任国民军联军总司令,正式宣布全体将士集体加入中国国民党,参加国民革命。根据广州国民政府要求,在李大钊等共产党人建议下,制定“固甘援陕,联晋图豫”的战略方针。随即率部参加北伐战争,出师甘、陕,11月解西安之围。

1927年4月所部被武汉国民政府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任总司令,旋率部东出潼关,鏖战中原,与北伐军唐生智部会师郑州。此后,曾一度附和蒋介石汪精卫“清党”反共。

1928年率部参加第二期北伐。10月任行政院副院长兼军政部长。因军队编遣等问题与蒋发生利害冲突,在1929年和1930年爆发的蒋冯战争和蒋冯阎战争中失败下野,所部被蒋收编。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积极主张抗日,反对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1933年5月,在中国共产党的帮助和推动下,与方振武吉鸿昌等在张家口组织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被推举为总司令,指挥所部将日军驱逐出察哈尔省(今分属河北、内蒙古)。8月在蒋派重兵威逼下辞职,隐居泰山。

1935年4月被授为陆军一级上将。12月以蒋答应实行抗日为条件,在南京出任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相继任第三、第六战区司令长官,不久受蒋排挤离职,仍奔走于鄂、豫、湘、黔、川等省,积极从事抗日救国活动。抗战胜利后,为形势所迫,于1946年以水利考察专使名义出访美国,同时被强令退役。

从1947年起,在美公开抨击蒋介石的内战、独裁政策,积极支持国内人民的爱国民主运动,并以20年亲身经历,撰写《我所认识的蒋介石》一书,对蒋的专制独裁统治作了深刻揭露。1948年1月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在香港成立,当选为常务委员和政治委员会主席。随即发起组织民革驻美总分会筹备会。


冯玉祥 - 个人影响 [回目录]

察哈尔抗日同盟军虽在蒋介石国民政府的镇压下被迫解散,但其抗日精神,激发了全国民众的爱国热情,推动了全国的抗日运动,其抗日业绩永垂中华民族史册。


冯玉祥 - 人物评价 [回目录]

冯玉祥戎马一生,由士兵升至一级上将,所部从一个混成旅发展成为一支拥有数十万人的庞大军队。在其50余年的军事生涯中,以治军严、善练兵著称。注重爱国爱民精神教育;强调纪律是军队的命脉,致力整饬军纪,并身体力行,赏罚严明;关心爱护士兵,要求官长与士卒共甘苦,以带子弟的心肠去带兵。严格训练部队,尤重近战、夜战训练和恶劣气象条件下的艰苦耐劳锻炼。编著《军人精神书》、《 战阵一补》等书作为教材,并经常给士兵讲课示范。在作战指挥上强调知己知彼,速战速决,以己之长击敌之短,借助夜暗和恶劣气候,运用侧后突袭战术,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


冯玉祥 - 婚姻家庭 [回目录]

冯玉祥冯玉祥与夫人
冯玉祥将军有过两次婚姻。结发夫人刘德贞于1905年与冯玉祥结为伉俪,婚后夫妻相敬如宾。他们育有两男三女共5个孩子,长子冯洪国、次子冯洪志、长女冯弗能、次女冯弗伐、三女冯弗矜。1923年,刘德贞身染重疾在北京协和医院病逝。刘德贞与冯玉祥共同生活近20年,身为官太太,没有一点官太太的架子,平时与孩子们吃的都是粗茶淡饭,穿的是粗布衣,出门从不坐轿,在家里照样缝缝补补。因此,人们都称她为“平民夫人”。

冯玉祥将军中年丧妻,身边也带着一群未成年的孩子,急需重新组织一个家庭。那时不少人家的姑娘都想嫁给这位率领千军万马,在沙场上冲杀的将军。一时间,上门替冯将军做媒的或亲自求婚的人几乎是络绎不绝。当冯将军问及这些姑娘们为什么要嫁给他时,她们的回答是:“因为你的官大,和你结婚就是成为官太太了”或“你是英雄,我爱慕英雄”等之类的话,听了她们那酸溜溜的回答,冯将军都一一摇头谢绝了。

求亲中最令人注目者要算陆军元帅曹锟的千金。一天,曹锟派副将到冯将军寓所,向他表明了曹元帅愿将千金许配给将军,冯玉祥一听,就觉得倒胃口,碍于情面,又不好直接拒绝,只好婉言谢绝道:“元帅厚爱,我求之不得,只是需得千金过门之后,必须委屈她做到三条:一不许穿绫罗绸缎,只穿粗布衣裳;二纺纱织布;三要精心抚养前妻的三个孩子。”这三条一出,曹家千金自然也不会接受。

而冯玉祥将军与李德全女士的婚事经人介绍,一拍即合。李德全女士也是贫苦家庭出身,父亲是一位牧民,靠省吃俭用供女儿读书,后考入京师女子协和大学。毕业后到一家女中任教。

1924年,李德全女士与冯玉祥将军结婚。婚后的一天,李德全问冯玉祥为什么喜欢她,冯玉祥立即答道:“我喜欢你的天真率直!”接着冯玉祥反问妻子李德全为什么要嫁给他时,李德全笑着答道:“是上帝怕你不为民办事,派我来监督你的。”此时两人都会心地笑了。

冯玉祥共有三子三女。大儿子冯洪国,192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与张自忠吉鸿昌一道抗日;二儿子冯洪志与蒋经国是留苏同学,二人交谊很深,现为美籍科学家;小儿子冯洪达早年留苏后任北海舰队司令员;长女冯理达,著名病理学家;二女冯颖达现任全国政协委员,曾留学前苏联到列宁格勒医学院,1950年回国,到清华大学图书馆工作,丈夫吴增菲是清华大学建筑系教授,他们有两个孩子都留学到美国;三女冯晓达,1948年同父亲一起在黑海轮船上遇难。

全国解放后,李德全女士曾任卫生部部长,全国妇联副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体委副主任,中国红十字会会长等职。

次子冯洪志:将门出身的科学家

冯洪志(1917—)是国际著名的核子物理学家,同时又是材料力学、机械工业等方面的专家。1917年出生在北京,他是冯玉祥将军的原配夫人刘德贞所生。冯洪志在冯将军的10个孩子中排行第二。6岁时,母亲因患伤寒,医治无效,便离开了人世,其后,由继母李德全抚养成人。

冯洪志先生12岁时就和他的二姐冯弗伐一同赴苏留学,后转入德国柏林工业大学攻读机械。1941年,中德断绝外交关系,冯洪志便回国到胡子昂任总经理的中国兴业公司任机械工程师。

1945年初的冯洪志赴美留学,先进入纽约物理工学院,获取硕士学位后进入加州大学研究院攻读博士学位。经过多年的奋斗,冯洪志终于成为全美高科技领域有影响的科学家。他亲自参加过美国许多大型核电站核潜艇的重要设备的设计工作,为美国核工业和机械工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冯洪志还担任世界著名的泵业生产公司——沃尔辛顿公司的副总裁。


冯玉祥 - 冯玉祥殉难经过 [回目录]

冯玉祥忧国忧民,痛感自己无能为力,加上处境危险,他决定到美国去,在那里开展反对美国政府援助蒋介石打内战的斗争。1946年9月14日,他与夫人李德全一行,以考察水利为名,远涉重洋,抵达美国。从此,他和中共朋友一起,团结爱国华侨、国民党左派和进步人士,向美国人民无情揭露蒋介石大打内战的罪恶,呼吁和平民主。他的言行使蒋介石十分恼火。蒋介石下令要他限期回国,他断然拒绝。接着蒋便对他进行了种种打击报复:革除公职,开除党籍,并吊销护照,断绝了经济来源。

冯玉祥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处境险恶。1948年2月10日,他在纽约的寓所中写下了遗嘱,并在日记里留下了这样的话:我的遗嘱写好了,不怕任何时候死去。也就是这时,国内人民解放战争已胜利在望,蒋家王朝岌岌可危。当中共中央筹备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消息传至海外时,冯玉祥决定回国,奔赴解放区。回国并非易事,冯玉祥夫妇秘密到苏联驻旧金山领事馆联系,请求帮助。以后,冯玉祥的夫人李德全又单独到苏联大使馆,会见了苏联驻美大使潘友新。   

潘对冯夫人说,从安全角度考虑,最好是乘苏联客船走,如果搭乘其他国家的船,有可能发生两种意外:一、国民党提出冯玉祥是政治犯,要求引渡;二、在航行途中,潜伏在船上的国民党特务秘密将冯玉祥扔进大海,销尸灭迹。   

冯玉祥同意潘大使的分析。但是,当时美苏关系处于冷战之中,苏联船员有固定班期,一直等到7月份,苏联客轮“波贝达”号才驶抵美国。流亡异国的冯玉祥度日如年,归心似箭,终于盼来了踏上归途的这一天。7月31日,冯玉祥偕夫人李德全,带着女儿理达、颖达、晓达,儿子洪达,女婿罗元铮和秘书赖亚力,摆脱了国民党特务的长期盯梢和威吓,在纽约登上了“波贝达”轮。   

客轮分4层。头等舱在顶层,冯玉祥一家住了4套包间,窗外是宽阔的甲板。另外几套包舱里,住着四位苏共中央委员。“波贝达”号船行数日,在巴统停靠了一周时间,又重新拔锚横渡黑海,向目的港敷德萨驶去。

冯玉祥半倚在床上,对面两只沙发上,坐着女儿颖达和晓达。舱门虚掩,露出一道缝,一缕黑烟像条毒蛇似的悄然而入。凡事都很敏感的晓达,忽然吸吸鼻子说:“什么味儿?”四下一看,她发现从门外涌入的浓烟。“着火了!”她惊跳起起来,第一个冲了出去,沿着走廊向楼梯口奔去……晓达的惊呼狂奔引起了慌乱。身经百战的冯玉祥没来得及思索和判断,翻身下床,拎起一只随身的小箱子,本能地向门外走去。冯夫人抓起丈夫的大衣,紧随在后。   

过道里浓烟弥漫,一片漆黑,空气中充满了一氧化碳的热浪。冯夫人听见丈夫痛苦的呻吟声,但她已爱莫能助了。火舌舔着她的脸,浓烟使她窒息,她跌跌撞撞地又回到舱室,一头栽进了沙发,灾难从天而降,总共才过20分钟。   

冯玉祥就这样窒息过久,急救无效告别人世,匆匆地走了。他历尽沧桑,饱经忧患,爱国爱民的一生,到此结束了。冯玉祥究竟死于什么?一时传说纷纭。多少年来,在人们心目中一直还是一个谜。   

“波贝达”号非弹丸之地,当时在船上的旅客和船员上千人,这场大火从下层烧到顶舱,其间怎么会无人察觉呢?唯一的解释是:火是在各个要害部位同时起来的,或许是烈性炸药所致……根据种种迹象分析,“黑海惨案”不是一般的灾难,而是一件谋杀案,但究竟谁是此案的主谋和凶手,50年来这一问号还未有明确的解答。


冯玉祥 - 冯玉祥故居 [回目录]

冯玉祥冯玉祥
冯玉祥故居位于安徽省巢湖市居巢区竹柯村,1989年5月定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故居系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冯玉祥将军返回故乡捐资兴建,现有卧室、书房、侍卫室、议事厅,其中议事厅现已辟为《冯玉祥将军生平事迹陈列馆》展览图片120幅,相关文件24件。故居占地面积4690平方米,建筑面积为432平方米。院区立有冯玉祥将军全身塑像和碑刻,植有松柏花木。

冯玉祥 - 冯玉祥的戒烟故事 [回目录]

冯玉祥将军作战猛、善练兵,素以治军严格而著称。为了把他统帅的西北军练成一支有教养的军队,冯玉祥制定出许多军令,其中有一条就是“戒烟”。有次他当众宣布全军戒烟,如果有违纪者,就罚其吃烟头。

后来,在惩罚一位吸烟士兵时,士兵顶撞说他也吸烟了。原来冯玉祥与支邻部队长官会面时偶尔吸了几口烟。冯玉祥猛地摔下军帽,大声说:“我冯玉祥上梁不正下梁歪。我是吸烟了!”说着从士兵手里抢过烟头,塞进自己嘴里。违纪的士兵见此情景,吓得目瞪口呆,慌忙下跪。冯玉祥咽下烟头后又说:“以后待客,我也不吸烟了。把我屋里留着待客的烟卷,全搬出来烧了!”于是,一箱上好的香烟顷刻间化作熊熊烟火。

由于冯玉祥身先士卒带头戒烟,遂使西北军成为一支称雄当时的“无烟铁师”。 1947年,冯玉祥在美国考察,让会场上的卷烟熏得头痛多日,于是愤而作诗一首,诗云: 大会礼堂,又熏又臭,又臭又熏。既熏且臭,既臭且熏,熏而又臭,臭而又熏。熏熏臭臭,臭臭熏熏。亦熏亦臭,亦臭亦熏。 此诗被美国一禁烟协会译成英文,载于著名的《纽约时报》上,并印成传单四处张贴。

冯玉祥不仅在军中禁抽卷烟,更禁抽大烟。他下禁烟令,取缔大烟馆,捉拿烟商,设收容所,办造林队,把抓到的大烟鬼送到泰山造林队强制进行造林劳动,一时传为佳话。他还写诗《戒烟与造林》,诗云:多栽树木,莫抽大烟。林木长大能成材,大烟送你早进鬼门关。好男儿当做栋梁材,为国家建功立业作贡献。


冯玉祥 - 冯玉祥与瓷器 [回目录]

冯玉祥常以瓷器来自示俭朴。据说他任国民党行政院副院长等职时,请客吃饭,用的都是自备的粗瓷碗粗瓷碟。一九二四年直奉军阀战争爆发,双方在冀东一带激战,直系将领冯玉祥率军秘密从前线返京,发动了北京政变,囚禁总统曹锟,迫溥仪皇帝出宫,邀请孙中山北上。他宣布脱离直系军阀,把军队改名为国民军,自任总司令。后因段祺瑞与张作霖勾结,排挤了冯,冯宣告下野,赴苏联考察。一九二六年九月十七日,冯玉祥在中国共产党和苏联帮助下,在五原誓师,参加北伐,任国民军联军总司令。他在部队中起用刘伯坚、宣侠父、邓小平等一批共产党员,聘请苏联顾问帮助训练军队。这时,他逐渐倾向革命,终成一名著名爱国民主人士。


冯玉祥 - 名人幽默 [回目录]

冯玉祥生平读书十分用功。他当士兵时,一有空就读书,有时竟彻夜不眠。晚上读书,为了不影响他人睡觉,就找来个大木箱,开个口子,把头伸进去,借微弱的灯光看书。

冯玉祥担任旅长时,驻军湖南常德,规定每日早晨读英语2小时。学习时,关上大门,门外悬一块牌子,上面写“冯玉祥死了”,拒绝外人进入。学习完毕,门上字牌则换成“冯玉祥活了”。

冯玉祥对不遵守时间的人深恶痛绝。

1927年,因为汪精卫不守会议时间,开会经常缺席、迟到,冯玉祥一怒之下,编成一副对联送给了他:一桌子点心,半桌子水果,哪知民间疾苦;两点钟开会,四点钟到齐,岂是革命精神。

当年冯玉祥有个军事顾问叫乌斯马诺夫。他特别喜欢打听西北军的事情,还常常缠着冯玉祥问这问那。开始问一些西北军的一般情况,渐渐涉及行政的人事安排。这天乌斯马诺夫又向冯玉祥问一些事,冯玉祥不悦地说:
“顾问先生,你知道在我们中国,‘顾问’两个字当什么讲吗?”

乌斯马诺夫摇了摇头:“不知道。”

冯玉祥告诉他说:“顾者看也,问者问话也。顾问者,就是当我看着你,有话问你的时候,你答复就是了。”

抗战时期,冯玉祥居住在重庆市郊的歌乐山,当地多为高级军政长官的住宅,普通老百姓不敢担任保长,冯玉祥遂自荐当了保长。他热心服务,颇得居民好评。

有一天,某部队一连士兵进驻该地,连长来找保长办官差,借用民房,借桌椅用具,因不满意而横加指责。冯玉祥身穿蓝粗布裤褂,头上缠一块白布,这是四川农民的标准装束,他见连长发火,便弯腰深深一鞠躬,道:“大人,辛苦了!这个地方住了许多当官的,差事实在不好办,临时驻防,将就一点就是了。”

连长一听,大怒道:“要你来教训我!你这个保长架子可不小!”

冯玉祥微笑回答:“不敢,我从前也当过兵,从来不愿打扰老百姓。”

连长问:“你还干过什么?”

“排长、连长也干过,营长、团长也干过。”

那位连长起立,略显客气说:“你还干过什么?”

冯不慌不忙,仍然微笑说:“师长、军长也干过,还干过几天总司令。”

连长细看这个大块头,突然如梦初醒,双脚一并:“你是冯副委员长?部下该死,请副委员长处分!”

冯玉祥再一鞠躬:“大人请坐!在军委会我是副委员长,在这里我是保长,理应侍候大人。”几句话说得这位连长诚惶诚恐无地自容,匆匆退出。


冯玉祥 - 相关作品 [回目录]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冯玉祥 国民军联军总司令 双百候选人 北伐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482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21

词条创建者 : 亢亢儿

编辑者 : 亢亢儿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