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丁酉(鸡)年闰六三十

血溅世界杯

  “听众朋友,这里是哥伦比亚全国广播公司。现在我们在美国帕萨迪纳玫瑰体育场,为你直播第15届世界杯D组的第二场比赛的情景……93000名观众云集这里,其中显然有很多人是不惜重金跨过中美洲远道而来的我们哥伦比亚球迷。因为今天这场球对我们国家足球队来说,实在太重要了,太重要了。”

  “……虽然这只是小组赛,但对哥伦比亚来说,这将是决定命运的关键一场比赛。其结局将决定这两支球队中哪一支出线,哪一支不得不铩羽而归,不得不悄然退出下一阶段的比赛。人们对这场比赛的结果将拭目以待。”说实话,自从第15届世界杯预赛以来,特别是哥伦比亚奇迹般地击败南美强队阿根廷队,顺利进入小组赛,却又在前场以一分之差被罗马尼亚队击败,致使今天将要举行这场与美国队之间的比赛,成为背水一战的情况出现之后,球迷们渴望、焦虑的心,已吊到了嗓子眼上;而社会上各种黑道的赌博集团,也急红了眼睛,密切注视着事态的变化。

  在一辆黑色“林肯”豪华轿车里,毒枭保镖穆诺兹一手握着枪,警惕地左顾右盼。他看看腕上的金表说:“头儿,听听广播吧,球赛快开始了,哥伦比亚这次可非赢不可,我昨晚给布德拉克地下赌场喂了一百万呀!”

  “还不到我的三分之一嘛,看你那猴急样!”被称为头儿的胖子卡洛斯满不在乎地说,“不过,我可是赌美国队赢。”

  “美国队赢?”穆诺兹轻松地笑起来,“谁不知道,哥伦比亚要赢这场球。”“我看未必就是这样。”头儿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一手拧了一下收音机的开关。

  收音机里正说着:“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双方队员肃立,奏美国和我国国歌。在此,我们来介绍一下我国足球队今天上场的球员……马龙、埃斯科巴……约克……”

  “要是哥伦比亚输了,我他妈就……”穆诺兹恶狠狠地说了一句。沐浴着阳光的玫瑰体育场传来了九时整的声音,闹哄哄的环形观众席很快安静下来,电视镜头和9万多名观众的目光,一齐聚焦于绿茵场的入口处。身穿绿色球衣的哥伦比亚球员和身着蓝白相间球衣的美国队从两边鱼贯而出。哥伦比亚一个年轻球员的特写镜头,映入人们的眼帘。年轻的面庞,金色的头发,双额上沁着晶莹的汗珠。他紧蹙额头,深深的眼窝闪闪发光。“这是经验丰富的后卫安德列斯·埃斯科巴,他曾经在1988年我队与英格兰队的比赛中为我队踢进第一球,今天他是我队的后防中坚……“哥伦比亚电台的广播员兴奋地向观众介绍着他们的骄傲与希望。包括埃斯科巴在内的几个球员,都深知:这场球万万输不起,输了肯定会受到国内民众严厉的责备。

  9时10分,双方队员各就各位。开球后,滴溜溜转的足球在互相掺杂的队员脚下来回滚动,随后又被哥伦比亚前锋一脚高吊,直上云霄,在落下来的一瞬间,两队边锋同时跃起,以双龙夺珠之势同时冲顶,最后足球一下子飞向哥伦比亚禁区附近,埃斯科巴早有防备,抬脚解围,足球再次飞向中场,双方杀成一团。

  足球这个字眼对于南美大陆的哥伦比亚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定义:那就是自尊,那就是金钱和才智的象征。在比赛开始之后,两队人员的一举一动,都引起哥伦比亚所有人的同声欢呼、叹息、悲痛或者是破口大骂。但很少有人会像毒枭卡洛斯以及保镖穆诺兹那样把球赛输赢看得如此重要。因为昨天晚上在布德拉克的地下赌场为这场球的结果下了数百万美元的赌注呀。

  一场球赛赌几百万美元,哥伦比亚真的有必胜的把握吗?在赛前的哥伦比亚看来,这是没问题的。

  现在,卡洛斯、穆诺兹等人正静悄悄地观看这场正在美国的比赛。从表面看来,这些人与哥伦比亚千千万万的普通球迷没有什么区别。他们几个人都有三四十岁,留着长发,蓄络腮胡子,呆在哥伦比亚麦德林一座阴暗的豪华别墅里,一人守着一台电视机,喝着美国出产的蓝带啤酒,叼着雪茄烟。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对球员的一招一式似乎并不在意,因此默不作声。可沉默并不意味着他们漠不关心。他们虽说也受了周围环境的影响,对足球有着较多的了解,但他们更看重这场比赛本身之外的东西———只有哥伦比亚获得胜利,他们才能圆了自己的发财梦。虽然他们不缺钱,但赚钱是他们最大的目的。

  穆诺兹精悍矮壮、生性贪婪残暴,枪法极好,他出生在安第斯山的普拉特维省。这里既是世界的偏僻地带,也是世界上少有的现代文明荒蛮之地,更重要的是世界著名的毒品集散地,因此成为贩毒集团的天然活动王国。穆诺兹从小生长在这里,就像一根充满活力的野生藤,依着地势疯长开来。他在家乡的黑社会混了二十年,感到没有发展,于是就来到哥伦比亚的首都。他遇上了新主子,经过多次生死考验,他成了卡洛斯的保镖。

  现在,比赛已经进行了20分钟,在穆诺兹的眼里,这场球永远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容易。这该死的美国佬也许对这场球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他们反倒踢得轻松自如,相当轻松,这与哥伦比亚队踢得十分紧张,甚至有些失常形成明显的反差。其中相当紧张的就是埃斯科巴。在地动山摇地呼声中,这个曾多次出征世界杯赛的球星,现在一反常态地紧张起来。“蠢货,你今天不给我好好踢,输球后看我怎么惩罚你。”穆诺兹开始变得烦躁起来,从心底里暗暗骂了一句。

  哥伦比亚电视台,把特写镜头对准安德列斯·埃斯科巴,观众们激动地大声吼叫。电视讲解员说道:“我国足球队的后卫安德列斯·埃斯科巴,这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我们记得,是他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足球比赛中,为我国代表队踢入一球。他在这次世界杯前几次比赛中也有十分出色的表现。”

  荧屏上的埃斯科巴双手扶膝,上身向前探出,随时准备去抵挡突入禁区的险球。他脸色凝重,目光忧郁,嘴唇绷紧,汗水淋漓。原本有些鬈曲的头发现在湿漉漉地贴在脑门上。那样子相当机警、老练,同时又显得相当的不安。

  突然,一个美国人带着足球飞快地突向哥伦比亚的禁区,他就像一匹受惊了的烈马,左冲右突,连连闯过几个哥伦比亚队员的阻挡,只一转眼的工夫,就来到哥伦比亚禁区,在排山倒海的欢呼声中闯到球门面前。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埃斯科巴飞身上前,腾挪跳跃,迎面一脚,把球抢断下来。

  埃斯科巴这一招来得如此干净利落,简直就是迅雷不及掩耳。那个被抢了球的美国人只好呆呆地站在那里,伸长脖子看看身旁这个瘦高的哥伦比亚人,眼神里闪烁出一种好奇的光芒。

  球场上,双方的攻势都越来越猛。30分钟过去,美国人劣势已相当明显,突然,埃斯科巴飞起一脚,把一个来势凶狠的攻击性来球一脚踢过半场,前锋队员巧妙穿插,乘势攻入一球。顿时全场轰动,欢声如雷。埃斯科巴的脸上也露出了开赛以来的第一次微笑。

  这粒金子般的进球,令所有哥伦比亚人欣喜若狂……

  当比赛进行到35分钟时,美国队在前场左路突破传中……

  电视正在播放一个慢镜头:从哥伦比亚的球门那边望过去,那个硕大的足球慢悠悠地从几条正在大步奔跑的不同颜色的腿下飞起来,慢慢地飘上去,又慢慢地落下来。正在这个关键时刻,埃斯科巴的身影从左下角慢慢斜出画面,然后抬脚去碰那个足球。同时他转过脸来,头发向后飞卷,双目凝重,倾斜着身体,用肩去顶那个足球。他刚想转身,不料对方两个人一左一右向中间挤来,那球就在他转身的同时,从他的肩头掉在碧绿的草地上,滚向哥伦比亚队的网窝。

  实际上是,在两队激战中,埃斯科巴用肩膀将球“踢”向守门员,不料守门员对此毫无准备,只得眼睁睁看着皮球滚入自家大门。乌龙球!

  当四面八方越来越大的轰响争先恐后地传到埃斯科巴的耳际时,他一下子惊呆了。显然,这是狂怒的哥伦比亚球迷发出的惊心动魄的喊叫声

  哥伦比亚队败于美国队之后,在第15届世界杯上,实际上已经无法有所作为。这时,状态已经失常的埃斯科巴当然无法继续参赛。可明知出线无望的哥伦比亚队奋起一击,和它的最后一个对手瑞士队进行的一场殊死搏斗,由于心情放松,最后大胜对手。虽然如此,他们仍然无法挽回被淘汰的命运。事后看来,哥伦比亚队与瑞士队之战,进一步加深了人们对埃斯科巴那个乌龙球的憎恶与愤怒。

  打完那场球之后,队友们都劝他不要马上回国。他们清楚地记得,就在前几天他们输给罗马尼亚队之后,由于黑社会插手,他们在那场比赛中一名表现欠佳的队员受到黑社会的恐吓与威胁,迫于无奈,那个队员只好含泪离队。而实质上,那名队员的错误比起埃斯科巴的乌龙球轻得多。所以大伙儿分析,埃斯科巴不要过早回国。特别是最近一个时期,还是在外避避风头为好。否则很可能凶多吉少。虽然队友们的分析是正确的,可埃斯科巴说:“我得回去跟人们说清楚我这一次出现差错的原因,争取人们的谅解。如果我都不敢回去承认错误,人们一定以为我不愿面对事实。这样的误会就会越来越大,以后我就是再想说明这件事,也是不可能的了。何况,我的家人,我的女友都在国内,我要是不回去,他们就会受到人们的指责。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于是,他化了装,戴上墨镜,比队友提前一天飞赴哥伦比亚。下飞机,他听到人们对那个乌龙球议论纷纷,有些人一提起他的姓名来,就捶胸顿足,破口大骂。连出租汽车司机也对教练大骂,说他有眼无珠,竟然让埃斯科巴这样的蠢驴上了场。

  一个星期之后,埃斯科巴慢慢地克服了最初的羞愧心理。可灾难还是降临到埃斯科巴的头上。有相当一部分人还是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宽容来。毒枭穆诺兹对他恨得咬牙切齿,几百万美元输掉了,这口恶气往哪儿出?

  1994年7月3日。这天是星期五。埃斯科巴和他的朋友加利亚诺来到帕杜阿迪斯科舞厅。他们一直呆到深夜,后来,加利亚诺率先走了一步,埃斯科巴最后一个出来。

  突然,从黑暗中窜出三四条黑影。“就是这小子!”一个人阴沉沉地说。

  埃斯科巴没有在意。

  “喂,小子,你想溜吗?”那些人围了上来。

  “你这头臭猪还装什么蒜!”他们包围了埃斯科巴,开始推推搡搡。

  “长你娘的一双臭脚,踢掉我几百万呀!”一双毛茸茸的大手,抓住了埃斯科巴。埃斯科巴脱身逃走。那伙人也不跟上。等他把车准备开出停车场大门的时候,一个黑影扑到他的车窗,向他连发12枪。

  三天之后,警方抓住了杀人不眨眼的凶手穆诺兹等人。埃斯科巴的死,震惊全世界。国际足联下令比赛前为他默哀一分钟。

相关条目

世界杯趣闻录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世界杯趣闻录(十七)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2529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6-23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