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丁酉(鸡)年七月初二

《富贵逼人》 - 词义解释 [回目录]

 富贵逼人
  发 音: fù guì bī rén
  释 义: 无心富贵,被迫出仕。也指因有财势,人来靠拢。
  出 处: 《北史·杨素传》:“臣但恐富贵来逼臣,臣无心图富贵。”
  示 例: 这时港中绅商富户,差不多也到齐了。自古道:“~来。”到也难怪。(清·黄小配《廿载繁华梦》第二十四回)

《富贵逼人》 - 系列电影 [回目录]

《富贵逼人》系列影片 《富贵逼人》

  《富贵逼人》、《富贵再逼人》、《富贵再三逼人》

  导演:高志森

  主要演员:曾志伟姜大卫李丽珍董骠沈殿霞陈加玲陈奕诗关佩林

  对白语言:粤语

《富贵逼人》 - 剧情梗概 [回目录]

  《富贵逼人》:电视台新闻主持人骠叔一家际遇不佳,生活拮据。骠婶热衷于买彩票以图搏彩,改变其穷困命运。结果天从人愿中了头彩,但巨额奖金非但没给他们带来幸福反而成为惹祸之胎,一连串不幸接连而来……现实使骠叔一家认识到:幸福生活要靠双手创造。

  《富贵再逼人》:董是报馆编辑,在一次机会下被调往加拿大工作,一家人只得重新生活。不久,董被开除,唯有回港谋生,这时却发现自己中了加国彩票头奖,董与妻子随即设法返回加拿大……

《富贵逼人》 - 小说《富贵逼人》 [回目录]

(图)《富贵逼人》《富贵逼人》

书名:《富贵逼人》(全2册)

作  者: 圆不破 著

出 版 社: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9年9月

页  数: 全二册

开  本: 16开

I S B N : 9787807426219

市场价:¥47.60

《富贵逼人》 - 编辑推荐 [回目录]


  不想当将军的厨子不是好裁缝;不想当首富的摊贩不是好奸商。想成为十六世纪的比尔盖茨,要抛却所有良民思想,以奸欺诈,以富逼人,贪官一律踢死,奸商全部PK!
  百万网民倾力推荐的爆笑穿越经典小说,网络原创小说代表力作。

《富贵逼人》 - 内容简介 [回目录]


  小说以一个现代女子苏络在睡眠时穿越到了明朝万历十五年间为背景,详细描写了她以掌控天下奸商为动力、以大明首富为目标,从摆地摊开始一步一步向前迈进的故事!有道是“无商不奸,无奸不商,恶人自有恶人磨”。小说主人公以奸欺诈、以富逼人,将贪官和奸商全部一网打尽!且看小女子如何玩转古代江湖吧。
  《富贵逼人》是起点中文网超人气签约作家圆不破继《帝后》《仙有仙归》《极品太子妃》之后的又一扛鼎力作!

《富贵逼人》 - 作者简介 [回目录]


  廖天婵,笔名圆不破,1982年6月出生于辽宁铁岭,标准宅女,2007年7月涉足写作,现为起点中文网签约作者。除想象力丰富外,并无其他优点,时常望天发呆,编织只属于自己的奇幻世界。觉得人世间最快乐的事就是开心地活着,开心地活着才能享受到人世间的快乐。 目前已出版的作品有《帝后》《仙有仙归》《绅士击击剑》《极品太子妃》等。

《富贵逼人》 - 图书目录 [回目录]


  第一章 万历十五年
  第二章 家
  第三章 路遇不平
  第四章 出口相助
  第五章 周崇文
  第六章 你是谁
  第七章 君子坦荡荡
  第八章 君子的高大形象
  第九章 赚钱,还不容易
  第十章 淘金,也不容易
  第十一章 成功之母是失败
  第十二章 一个大坑
  第十三章 天降横财
  第十四章 老妈苏氏
  第十五章 当豪爽遇到仗义
  第十六章 淘金路漫漫
  第十七章 全村总动员
  第十八章 只欠东风
  第十九章 钱该怎么赚
  第二十章 第一笔学费
  第二十一章 出人意料
  第二十二章 不带这么玩人的
  第二十三章 油和米
  第二十四章 迎面吹来一串风
  第二十五章 这就是运气
  第二十六章 风又来了
  第二十七章 十屉包子引发的血案(一)
  第二十八章 十屉包子引发的血案(二)
  第二十九章 钱柜
  第三十章 筹备
  第三十一章 早建设(一)
  第三十二章 建设(二)
  第三十三章 建设(三)
  第三十四章 建设(四)
  第三十五章 砸猪头
  第三十六章 试麦
  第三十七章 强盗粉丝
  第三十八章 你来自哪里
  第三十九章 开业
  第四十章 秦怀(一)
  第四十一章 秦怀(二)
  第四十二章 又见包子
  第四十三章 谁最狡猾
  第四十四章 谁打劫
  第四十五章 我有点冤
  第四十六章 大牌狱友
  第四十七章 商机
  第四十八章 逝去的青天
  第四十九章 重见天日
  第五十章 南京南京
  第五十一章 古代美容专家
  第五十二章 又见商机
  第五十三章 名侦探苏络
  第五十四章 豪宅,我来了
  第五十五章 古代诈骗犯
  第五十六章 蒸馏,谁发明的
  第五十七章 苏氏资生堂
  第五十八章 混入名媛社会(一)
  第五十九章 混入名媛社会(二)
  第六十章 混入名媛社会(三)
  第六十一章 混入名媛社会(四)
  第六十二章 慈善义卖会(一)
  第六十三章 慈善义卖会(二)
  第六十四章 失之东隅
  第六十五章 收之桑榆
  第六十六章 新的身份
  第六十七章 愿望
  第六十八章 利用
  第六十九章 盛大开业(一)
  第七十章 盛大开业(二)
  第七十一章 秦怀回来了
  第七十二章 该做的事
  第七十三章 选择,周崇文
  第七十四章 秦府做客
  第七十五章 别扭的小孩
  第七十六章 又闯祸了
  第七十七章 难道都是误会
  第七十八章 相亲邀请帖
  第七十九章 拍卖
  第八十章 相亲会
  第八十一章 奇怪的父子关系
  第八十二章 临街斗富
  第八十三章 钱该怎么烧
  第八十四章 贵族都是BT
  第八十五章 在他怀中
  第八十六章 自认倒霉
  第八十七章 正常人的想法
  第八十八章 正常人的选择

《富贵逼人》 - 文摘 [回目录]


  睁眼、闭眼、睁眼、闭眼……重复动作让眼皮发酸,苏络的梦还没醒,是恶梦。
  谁能想像闭眼前还是家里雪白的天花板和价值不菲的水晶吊灯,睁眼后就变成了黑漆漆的天棚和一根又粗又长的巨大房梁。
  房梁,这东西在苏络居住的城市里几乎快要绝迹了。
  她只是半夜起床上个厕所而已,干嘛这么玩她?
  心里念叨着这只不过是疲劳过度后产生的幻觉,苏络就这么盯着那根房梁,闭眼、睁眼、闭眼……连半夜起来干嘛都忘了。
  最后唤醒她的还是这人生中最等不得的大事,抱着肚子冲下床,就着窗外映入的月色准确地找到房门的位置,刚想冲出去,脚下一跘,好像踢倒了什么,又好像有什么液体洒到她光着的脚面上。
  房门打开,明月当空正好,脚边原地打转的木桶和嗅到的气味让苏络明白自己踢到了什么,干呕一下,顺手抓过窗边桌上的一堆布料,擦了擦脚上的液体,又瞄到门外的角落里有一口井,连忙跳出门去,就着井边水桶里的半桶水,洗脚。洗到一半,又想起待办的人生大事,巡视一周,苏络确定自己找不到卫生间这类地方,抓狂地低吼,然后冲到一个背阴的角落,就地解决。
  解决完毕,提着裤子出来,正纠结身上怎么缠也缠不好的腰带时,院子里另一间房的房门打开,一个瘦小的身影探出来,揉着眼睛叫:“姐,你干啥咧?”
  是个男孩儿,声音听着很稚嫩,说的大概是河南或是河北一带的方言,勉强还听得懂。
  “我……”苏络连说两个我字,居然发不出声音,连忙用力咳了咳,还好,只是紧张过度,“那个……”
  “姐,你咋儿了?”那个小小的身影推门出来,离苏络四五步的时候停下,看着刚刚苏络顺手擦脚又顺手扔在地上的布料发呆。
  苏络也在发呆,这孩子个头儿刚够着她下巴,身上披着一件袍子,头发卷成一团揪在头顶,看着也就十岁左右,很瘦,也很清秀,活像那个曾经在希望工程招募海报上出现的孩子,就是睁着大眼睛拿着铅笔头儿说我想上学的那个。
  “嗯……家里大人在吗?”苏络劝自己把现在的经历当成一个梦,既然身在梦中,那就不怕啥了,咋高兴咋来吧。
  “啥?”那孩子回过神,“姐你睡糊涂了,咱娘得月底才回来呢。”
  “那……那个那个……爹呢?”
  那孩子的脸色突然凝重起来,朝前凑了两步,“姐,你到底咋儿了?”
  苏络退了退,摸着下巴一琢磨,可能是爹死了,所以这么问很奇怪。
  “没事儿,我就问问。”苏络故作轻松地呵呵一笑,摸不准自己到底是该发神经地继续梦游还是该回屋里继续睡觉,梦嘛,睡醒了就没了,问那么多做什么?
  还是去睡觉!
  身子刚转到一半,就听那孩子兴奋地喊了一声,“姐,俺就说你哪儿怪,你咋儿说官话咧?真好听!”
  “官话?”苏络停下身子,“哪儿的官?”
  “北京啊。”孩子抓住苏络的手,“是不是和周大哥学的?”
  苏络忽略掉那个什么周大哥,抓抓头,“我们现在在哪里?”
  “啥?”那孩子眨眨眼,“咱们当然在宝来村儿啊。”
  村,苏络的地理知识不足以让她知道祖国各大乡镇的分布情况,“离北京远吗?”
  “嗯……”那孩子想了好半天,“应该不太远吧,姐,北京的事儿应该去问周大哥,我连开封府都没去过,最远只走过朱仙镇……”
  “打住!”苏络半蹲下去,直视那孩子的眼睛,“哪儿?开封?”
  孩子应了一声,“姐,我咋儿觉得你今儿晚上有点怪啊?”
  开封?河南?苏络失神了半天,万分控制,还是没控制住自己问出下一个问题,“现在是什么年份?”
  太傻了!
  苏络问完就后悔了,这不是神经病吗?
  “年份?”孩子皱着眉头掰手指,“我今年十三,加两年,应该是万历十五年。”
  苏络看着那张极容易让人同情心泛滥的孩子脸,很想说孩子你看起来哪像十三哪?营养不良吧?可挤了半天,嗓子眼紧紧的,费个大劲挤出俩字,“年份?”
  “万历十五年。”那孩子确定了,挺着小胸脯挺骄傲,会算术了。
  苏络转身,拍拍脑袋,摇摇晃晃地朝自己出来的屋子走去,充耳不闻那孩子的唤声,她想睡觉,只想睡觉。
  第二天黄昏的时候,苏络是在恶梦的纠结中醒来的,在梦中,她去了一个黑黑的小屋子,踢翻了马桶,出现了一个很希望工程的孩子,告诉她现在是万历十五年。
  幸运的是,她睡醒了,不幸的是,人醒了梦境还在继续。惟一的不同,就是那个洒着月光的小黑屋此时被夕阳笼罩,暖暖的色调显得格外宁静。
  两天,苏络拒绝起床,直挺挺地倒在床上瞪着那根房梁,不停地念叨着“回去、回去”,那个管她叫“姐”的孩子以为她病了,大为紧张,几次捧着粥到她床前,没说上两句话就红了眼圈,总是打断苏络的冥想和自我催眠。想她苏络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也绝不愿意看着“希望工程”总在自己面前流泪,好像在指责自己没有捐款一样,只得放弃自己的原则倒过来安慰他。
  几天下来,安慰工作不见什么成效,苏络倒有了一些感悟。每天按时打雷的肚子让她知道什么是现实,每天雷打不换样的小米红薯粥让她明白自己的处境,虽然她咒骂为什么别的穿越者睁眼就是锦衣玉食,她一睁眼就是陋室马桶的不公,但她还是会反思,并不断说服自己接受现实,因为坚信自己身处梦境是不对的,的确是会饿的。
  在基本认清现状后,她开始后悔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家里的金钱资源,为什么没在穿越前大肆挥霍一番,非得揪着那个面子,装酷地扔下一句自食其力。真是笑话,其实她每天仍然吃家的喝家的,其实她拿着微薄的薪资却仍然名牌裹身,其实她某些方面的自信全部来自于身后那个人的强大,那个人……其实她跟那个人很像,只是她不愿承认,其实她离开了这个家,什么都不是。
  这是上天对她的告诫吗?因为她不懂珍惜,所以让她一无所有。
  看着自己的双手,手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薄茧,证明了这双手的勤劳。这不是她的手,同理可证,这副身体也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自己的身体还留在家里吧?这孩子的姐姐……此时应该正在她的身体里,享受着雪白的天花板和水晶吊灯吧?
  长长地吁了口气,苏络坐起来,等“希望工程”又一次端着粥进屋,开口道:“你姐……我是个孝顺的人吗?”
  那孩子放下粥,坐到床边无比认真地点头,“村子里再没有比姐更孝顺的人了。”
  孝顺就好。苏络笑了,眼角湿了一点,她给自己找了个可以接受的答案,拒绝想其他的可能,执意地认为,在原来的世界,并没有母亲失去了女儿,她来到这里,只是两个不同时空的人交换了灵魂,孝顺女儿去了自己的身体里,代替自己孝顺地活下去,没有假装叛逆没有故意置气,不会再让那个人伤心难过,这样很好。
  至于她自己……万历十五年,她来之前的床头柜上就摆着一本《万历十五年》,据说是一本名著,她买来附庸风雅,可惜看了几天,都只看了第一页的第一段,每次又都从第一行看起,导致那一行文字万分清晰地印在她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公元1587年,在中国为明万历十五年,论干支则为丁亥,属猪。
  罢了,罢了,做人还是要痛快一点,事情已经发生了,不面对难道去死吗?
  不过,穿越也不让她去个熟悉点的年代,公元1587……国窖1573她还熟悉一点!
  第二章 家
  既然接受了,废话就不说了,认清了现实就要表表决心,既然咱来了这,就要做好一个穿越者的本分,种种田栽栽树,带领古代人民跑步进入社会主义。一些必需的功课那都是必需做的,比如收服名人做小弟、改变历史添政绩、深入皇城玩宫斗、玩转朝代我自横行这一类的。
  定下了初步目标,苏络在屋里闷了一天努力回想仅仅看过的那一小段《万历十五年》,多少想起一些,大抵是说本年天气反常有点小灾小患,再想得细了,除了第一句外,最深刻的是最后一句:总之,在历史上,万历十五年实为平平淡淡的一年。
  靠!平平淡淡的一年,这几个字带给苏络的打击性是毁灭的,玩转朝代的奋斗目标至少少了百分之五十的可行性。
  既然没有横行天下的契机,那么走后宫途径?这个念头在苏络从一块号称“铜镜”的物体中勉强看清自己不古典也不美艳的脸蛋后彻底打消,就她这长相,人群里一抓一个,而且看起来也不是青少年了,绝不是十四五岁祖国太阳的模样,已经没有什么后宫竞争力了。
  那么女扮男装逛青楼,捡个最帅的王爷撞撞,唱唱流行歌曲,念念新体散文,从而产生一段惊天动地的跨世之恋?苏络想想都觉得恶心。
  掐了掐太阳穴,苏络长长地伸了伸腰,扭头喊了一声,“小绎,我饿了。”
  小绎,是这个院子中另一个人形生物的名字,也就是管她叫“姐”的那个希望工程,姓苏,苏绎。而她,还叫苏络,所以说,穿越不是没有原由的,最起码,两个相隔四百多年的人,会有可能因为名字相同而互换了灵魂,虽然这个解释很傻。
  苏络喊了一嗓子后,就听着门外答应了一声,然后是“嗵嗵”的脚步声,以示她的指示得到了落实。
  要说这个便宜弟弟还真不错,最起码在日常生活方面不需要人照顾,相反还能将别人照顾得很好,想到这个苏络就觉得惭愧,自己十三岁的时候干嘛呢?成天跟一群孩子疯玩呢。
  当然苏绎的优点远不于此,他除了会照顾人,还很朴实,对于苏络的问题是有问必答,虽然也提出过疑问,但都被苏络一句“少废话”应付过去了。
  通过与苏绎的友好会谈,苏络已经初步掌握了自己所在家庭的若干情况。
  一,她们姐弟两个,跟老妈住在一起;
  二,她们有老爹,并且老爹仍然健在人世,由于种种客观原因,不和她们住在一起;
  三,老妈就职于宝来村上一级行政机关朱仙镇上的李富户家,任后勤部职员;
  四,她们的老爹并非李富户;
  五,她们家很穷。
  问来问去,苏绎始终说不清她们老爹究竟是谁,只说也住在朱仙镇上,这么多年,只来见过苏绎两次,听说穿戴得不错,但却并未给这个家带来什么改善。这让苏络对自个儿的便宜老爹有了不好的印象,也触动了她心底最不想触及的一个事端,所以她对这个便宜老妈有了不止一点的同情,她甚至想把前二十多年没尽过的孝道尽到她这个老妈身上,这种感觉说也说不清。
  这个家很苦,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如果不是日子过不下去,没有母亲愿意扔下自己的孩子去更富裕一点的地方打工,每个月挣的那一百个铜钱全部交回家里,据说交到了苏络手上,这让苏络有点心虚,她曾经翻遍了她那间小黑屋,也没找到什么铜钱。
  苏绎呢,就更值得称赞了,虽然苏络想不通为什么一个男孩子会得不到他父亲的赞助,这个年代男孩子是值钱的,不是吗?但显然苏绎并没有得到他应得的,他只有一个小摊子,几块木版,一把刻刀。平日里就*刻一些讨巧的花样木版卖给版画加工商贴补家用。忘了说,朱仙镇是全国闻名的木版画基地,在刻好图样的木版上刷好颜料,印一些年画门神什么的,相当受欢迎,不过这受欢迎是指没有木版画的地方,在朱仙镇乃至周边地区,几乎家家都会这玩艺,隔三步就有一个木版画作坊,卖给谁去?所以像他们这样没什么门路规模又小的人家,只能给大户送一些花式版样赚钱。
  说起来最没用的就是苏络了,说她没用不是指她不刻苦不努力赚钱,相反,她太努力了,洗衣做饭缝衣绣花,样样拿得起,整天闷着头干,就是有点死心眼儿,前几年有人来说亲,她又是担心弟弟没人照顾又是担心老娘身体不好,也不想想自己嫁人后努力掌控婆家的经济大权不比啥都强吗?这大概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原苏络是个简单的人,也只做简单的事,所以她回绝了说亲的人,一心等弟弟长大。这副身体今年刚满二十,虽然还是花样的年纪,但对于这个朝代来说,已经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
  “姐,吃饭。”苏绎倚在门口,笑嘻嘻地,朴实中透露着一点小得意。
  “笑什么?”苏络走到厨房里,对着毫无悬念的红薯小米粥小小地哀叹了一下,从她来那来开始,就一直吃这玩意,这个家很穷,她感觉得到,也在努力忽略外在条件的艰苦,但是也不用顿顿都吃这个,吃的胃里直泛酸水儿,下回建议苏绎在成本不变的前提下,换回土豆啥的吃吃。
  ……

《富贵逼人》 - 参考资料 [回目录]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baike 富贵逼人 电影 小说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3354 次

编辑次数 : 4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10-18

编辑者 : 微雨的蓝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