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丁酉(鸡)年十月初三

  • 1951年十六岁。暑假后高中一年级。参加台中市论文赛、本校论文赛,皆获第一名。
  • 1953年十八岁。暑假后高中三年级,念了一个多星期,即自愿休学在家。因老师严侨被补,乃饿早饭不吃,存钱义助严师母和三个小孩。
  • 1955年二十岁。考入台湾大学法律系,四月二十七日,父亲去世,面对两、三千人的送葬场面,特立独行,改革丧礼,“虽千万人,吾往矣!”1956年六月二十七日,自动退学,重考入台湾大学历史学系一年级。在校内的长袍装扮常引人侧目,并有“长袍怪”之称。实行“大学生同居”,小女生叫君若。但是因为太穷,且坚持不信基督教,为女方全家所排斥。君若的妈妈说:“你将来阔到了做总统,我们也不上你门;你将来穷得讨了饭,讨到我们家门口,请你多走一步!”不再是处男。
  • 1957年二十二岁。暑假后历史系三年级。三月一日在“自由中国”第十六卷第五期发表中学旧作“从读‘胡适文存’说起”。
  • 毕业后依法服役于中华民国军队,位阶则为少尉预备军官。
  • 1961年开始向《文星》杂志投稿,大力提倡“全盘西化”,并鼓吹自由主义思潮,反对中国国民党独裁,为争取言论自由而努力。其第一篇稿子是《老年人和棒子》。八月十八日考入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一年级。
  • 1965年《文星》遭查禁,次年李敖本人的作品《孙逸仙与中国西化医学》、《传统下的独白》等书也开始被封杀。李敖出版作品超过一千五百万字,并创办过多份报章、杂志。
  • 1966年三十一岁。“孙逸仙与中国西化医学”、“传统下的独白”、“历史与人像”、“为中国思想趋向求答案”、“教育与脸谱”、“上下古今谈”、“文化论战丹火录”、“闽变研究与文星讼案”等书全被查禁。十一月五日出版“李敖告别文坛十书”,在装订厂被治安人员抢走。“乌鸦又叫了”、“两性问题及其他”、“李敖写的信”、“也有情书”、“孙悟空和我”、“不要叫罢”等书全被查禁。 警总开始一再“约谈”我,均于当日放回。“约谈”重点是调查我十八岁时想和老师严侨偷渡回大陆的事。
  • 1967年三十二岁。国民党加紧算旧帐。台湾高等法院首席检察官发文侦办我,四月八日以“妨害公务”被提起公诉。自此官方正式配合私方,以诉讼手段,形成夹杀。四月十四日起义助殷海光看病。夏天起,小蕾成为小情人。
  • 1968年三十三岁。以贩卖旧电器维生,暗中支援其他出版活动。义助柏杨(我看不起柏杨,但柏杨入狱,却基于同情与人权而义助柏杨)。
  • 1969年因帮助台湾异议人士彭明敏偷渡,被官方诬指为“台独份子”,遭到软禁。九月三日,在被跟踪中约集外国记者,接雷震出狱。
  • 1971年3月19日晚被以叛乱犯罪名正式逮捕。由保安处处长吴彰炯少将主持刑求,在不见天日的保安处,住了近一年。我被补后,“纽约时报”等刊出照片,详细报导。
  • 1972年 三十七岁。二月二十八日自警总保安处移军法处看守所。旋以叛乱判十年。我不写答辩状、不上诉,准备坐十年,但检察官上诉,说判得太轻了。国民党另以背信冤狱判我一年。
  • 1975年四十岁。在军法处看守所。四月二十五日,个人在二坪小房里过生日。同案难友刘辰旦送来一个蛋糕,等我十个月后已嫁人的小蕾送来一部 The Best ofLife,萧孟能没有任何表示。赶上因蒋中正之死而来的减刑,九月二十二日,又改判八年六个月。十二月二十二日,改判五年八个月,并自警总军法处看守所移土城仁爱教育实验所,被隔离监禁。
  • 1976年四十一岁。仁爱教育实验所每周请教授一名来“洗脑”,我旁若无人,一言不发。十一月十九日服刑期满,无保出狱(我说不愿连累朋友保我出狱,如因没有保人而不放人,我愿继续坐牢)。

  在我未出狱前,国民党派我的老师吴俊才与我洽商,我指陈在叛乱案外,另以杠上开花的背信冤狱整我、判我一年的不当,经吴俊才查明确是冤狱,乃透过协调,以“不执行”解决。吴俊才相对要求我任政大国际关系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我以叛乱案的褫夺公权六年也可就此不了了之,可证明所谓国民党法治,不过乃尔!乃同意。于是在出狱后第十一天(十二月一日),有了生平第一个正式职业。

  • 1977年四十二岁。与 Martha 同居。做土木包工。坚辞国际关系研究中心职务,主任蔡维屏不肯放人。我感觉是:“那次短暂的‘副研究员’,就好像一个人上街买菜,突然被抓去当兵,他一有机会,必然要开小差,还回去买菜一样。”最后,“在中心我待了十三个月,但是全部上班的时间,不到十三个小时。不但拒绝研究,也拒绝讨论拒绝听演讲会拒绝签到、拒绝请领书报,最后拒绝领薪水。”
  • 1978年四十三岁。做土木包工。吴俊才自萨尔瓦多返台,亲到我家,同意我辞职,但邀我去“中央日报”任主笔,再准备接任总主笔,我笑著说:“我不会给国民党做打手的,谢谢老师啦!”
  • 1979年四十四岁。六月复出,出版“独白下的传统”,并在“中国时报”写专栏。出版“李敖文存”、“李敖文存二集”。
  • 1980年出版《李敖全集》,同年5月6日与台湾著名影星胡茵梦结婚,但三个月后便火速离婚。替萧孟能的前妻朱婉坚打抱不平,却被萧孟能控告其侵占财产,李敖被判有期徒刑(一说是被人诬告,李敖声称是是国民党介入司法对他政治迫害)胡茵梦受国民党唆使,做斗李敖秀,我在八月二十八日通知胡茵梦离婚。胡茵梦一方面招待记者宣告她对李敖的恨,一方面离婚第二天向李敖哭著诉说她的爱;一方面作证头一天告诉我报上登她骂李敖的话是乱写的、很没有斟酌的、太过分的,一方面作伪证时,又照旧太过分的很没有斟酌的乱说不误。 8月10日再度因案入狱半年。
  • 1981年四十六岁。八月十日再度入狱。入狱前我写道:

  首先是舆论对我的封锁,“中国时报”的高信疆,终于受到压力,要她在国民党全会期中,停刊我的文字一星期。于是,在“美丽岛事件”前四天,我写信向高信疆辞去专栏,一方面多谢他“这半年来对我的道义支持”,一方面抗议某方“直接间接扼杀异己的言论,究竟要闹到什么地步才同归于尽?”   舆论封锁以后,接著是舆论的斗臭,其中最突出的,就是鼓动胡茵梦表演“大义灭亲”,各路人马为了嫉忌李敖、斗臭李敖,居然认同了胡茵梦这种连共产苏联、纳粹德国都怂恿不出来的离奇模式,居然不警觉胡茵梦的“不义灭夫”行为是“违背善良风俗”的、“违反公秩良序”的,甚至与他们“复兴中华文化”的目标绝不兼容的,这种“打倒李敖统一战线”,不是太邪门了吗?

  在舆论的一片杀伐之声里,国民党“中央日报”带头以专论攻击我,省政府“新生报”干脆漫画骂我是狗。...统计各报的新闻处理,是以三十比一的比例进行的。不但使我只有三十分之一的“公平”,并且一律拒绝按照他们的“出版法”、他们的“中国新闻记者信条”给我更正。

  当“疾风”杂志系统,鼓噪在中泰宾馆之外的时候,眼看而来的,就是对异己法律上面的斗倒;当“疾风”杂志系统,乃至“黄河”杂志系统,鼓噪在高等法院内外的时候,眼看而来的,同样是对异己“政治问题,法律解决”。于是,在选举前夕,在李敖“千秋评论”杂志执照拿到后一个多月,高等法院就快马加鞭的判我有罪。

  在入狱前十六天,认识汝清,同居十六天。汝清是我不认识的某个留学生的新婚夫人,这是我生平第二次和有夫之妇私通(第一次是我二十八岁时候,和一个我不认识的流氓的太太),我真正做到了罗素“婚姻与道德”名著的境界。在这一两年里,在我床上,虽然不乏歌星解带、空姐横陈,但对我却是“目中有色,心中无色”。汝清却是一个例外(在我一生中,张敏英是最令我作梦的女人、君若是最慧*多才的女人、尚勤是最有幽默感的女人、海蒂是最美丽的女人、小蕾是最可爱最令我怀念的女人、Martha 是最好的女人、胡茵梦是最风华绝代的女人、汝清是最惹我怜爱的女人。在正规之外,我一生中只有过五次和妓女在一起,并调查妓女生活,我是主张灵肉一致的人,我不喜欢没有爱情的性行为,我觉得我在这一方面,比一般人高得太多了)。

  • 1982年2月10日出狱后被平反。李敖并循法律程序反击,萧孟能两次入狱,最后被迫离开台湾。
  • 1982年四十七岁。入狱后即开始每月出版一册“李敖千秋评论丛书”,一直不断。二月十日出狱,发表有关司法黑暗、监狱黑暗文字,并陆续为许多冤狱抱不平,引起行政院院会、中外舆论、电视、立法院以被迫害者的重视。在国民党立委温士源疾呼阻止李敖英雄形象流传后一周,新竹少年监狱即发生空前大暴动。

  出狱后大量为党外杂志写文章,公论所在,蔚为重镇。“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四月二十五日,党外人士为我在紫藤庐祝寿,虽然许荣淑等监邀,我不肯露面。六月出版“三情之书”──“李敖的情诗”、“李敖的情书”、“李敖的情话”。八月二十八日起,实行“隐而不退”。

  • 1983年四十八岁。继续每月出版“李敖千秋评论丛书”。二月一日出版“李敖全集”第七册、第八册。八月至十一月另出版“李敖千秋评论号外”三册,全年密集写作,生平仅见。
  • 1984年四十九岁。继续出版“李敖千秋评论丛书”(其中第一期、第十一期、第十六期、第二十二期、第二十六期、第二十七期、第二十八期、第三十二期、第三十四期、第三十六期、第三十八期、第三十九期均遭查禁)。一月起,又加出“万岁评论丛书”(其中第三期、第四期、第五期、第八期、第九期、第十期、第十一期、第十二期均遭查禁)。每月一册,与千秋评论错开出版,等于两个月刊或一个半月刊。另为“政治家”主持专栏、任“自由时代”总监,鼓动风潮,造成时势。三月六日,美国 James T.M. Pan 写信说:“台湾一千八百万人口,但自海外看岛内,全岛只有李敖一人而已!现在如此,将来在历史上更加如此,这是中外正义之士的一致看法。”总之,我生平侠骨柔情、敢说敢做,多少年来,一直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魄,独行其是,而不在乎小人们争言其非。我是顽童、是战士、是英雄、是善霸、是文化基度山、是社会罗宾汉、是痛恨国民党和伪君子的第一真人,中国有史以来,没人能像我这样集正义、力量、勇气、真诚、血性、智慧、博学和活泼于一身的人了。有李敖在,是中国人之光,岂止一千八百万而已,有朝一日,历史将为我作证。
  • 1985年五十岁。最高法院平反四年前冤狱。继续出版“李敖千秋评论丛书”(其中第四十期被查禁)和“万岁评论丛书”(其中第十三期、第十四期、第十五期、第十六期、第十七期均遭查禁),在国民党疯狂查禁政策下,事实上,连残余的没禁的,也难以正常上市。员警、特工之流威胁售书小贩说:“反正凡是有李敖两个字的书就不要卖!”所以处境是苦撑待变,备极艰辛。
  • 1991年五十六岁。二月二十七日,创办一张四个版的“求是报”,至八月二十日,一共出了一百八十七天。六月,出版长篇小说“北京法源寺”。十一月一日,创办“李敖求是评论”月刊,共出版六期。
  • 1996年开始在真相电视台开讲“李敖笑傲江湖”节目,因批评时政,成为电视媒体焦点。
  • 2006年十月十五日,以无党籍身份参加台北市长选举。

李敖年表 - 相关链接 [回目录]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李敖年表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2300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6-19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