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丁酉(鸡)年七月初二

阿富汗妇女

喀布尔女性掀起“盖头”

阿富汗妇女

这位少女还未到穿“波卡”的年龄,可以享有袒露面容的自由。

2002年10月23日,一名带头巾的喀布尔一所学校的女学生露出了她美丽的面容。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大街上几乎见不到妇女的面容和身形。按照阿富汗穆斯林传统习俗,女子成年后要身穿“波卡”(罩袍)从头到脚遮掩起来,只能透过在面前的一小块网纱看外面的世界。


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统治下的喀布尔设有一座宗教监狱,当中囚禁的包括大批女囚犯。据了解,塔利班在撤出喀布尔之后,该监狱中关押的女囚犯却神秘失踪。有人怀疑她们被塔利班拉走充当性奴或“人肉盾牌”——

一、限制妇女活动

塔利班上台执政5年来,颁布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清规戒律,而妇女则沦为这些禁忌的最大受害者。

自塔利班5年前控制了阿富汗政权后,在阿富汗实行了非常严酷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统治。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充满了禁忌:男人必须留胡须;小偷要被砍去手指;如果每天祈祷的次数不到5次,就会被关进监狱;取缔所有公共男女浴室;除少数涉外饭店外,其他任何地方的游泳池都被封闭;不得拍照或绘画;旅馆、饭店除宗教歌曲外,其他音乐一律不得播放;甚至放风筝、在公共场合大笑都有可能被关进监狱。而妇女则沦为这些禁忌的最大受害者:因为被重重纱布包裹的妇女只准露出两只眼睛看世界,不得接受大中小学教育、不得外出工作和参加任何社会活动或受教育等等,也不能和没有血缘关系的男性见面。

去年8月,塔利班当局以其教律禁止妇女工作为由,责令由大约350名寡妇经营的面包店停业。这些面包店均由世界粮食计划署开办,将面包以补贴价格出售给其他贫困的妇女。联合国官员已表示将继续向这些在面包房中工作的妇女发放工资,但无法对依赖这些面包房生活的贫困妇女提供帮助。

为此,联合国紧急救援事务协调员麦卡斯基发表声明,谴责阿富汗塔利班当局当日关闭其控制区内雇用妇女的面包店,称这一决定加深了对该国妇女的歧视。联合国新闻发言人席尔瓦同日也指出,塔利班这一举动将使阿富汗最为贫困和脆弱的妇女儿童更加无以聊生。

一年后的2001年8月17日,塔利班当局颁布一项禁令,禁止阿富汗妇女外出野餐并出入旅游景点。据报道,塔利班“风化部长”说,一些妇女像男人一样出现在旅游景点,这是不允许的。事实上,自1996年塔利班占领喀布尔之后,旅游景点几乎见不到妇女。

塔利班为妇女设立的许多清规戒律也为难了在阿富汗从事救援工作的外国妇女。例如,今年5月阿富汗塔利班给在阿的外国救援机构发去一封信函,命令他们当中的妇女不要再违反当地传统和习俗驾驶汽车。

联合国救援机构表示,如果真的依照这道命令行事,他们的救援工作将不得不停止。

二、学校对女性说不

自塔利班于1996年进占喀布尔并建立政权以来,广大阿富汗妇女在法律上被拒之于学校大门之外。据报道,90%的女童无法接受教育。

喀布尔大学,已没有妇女的身影,具备高等教育素质的阿富汗妇女越来越少。尽管塔利班对医疗机构接受妇女工作网开一面,但却无处寻觅合格的医科女学生。

这一禁令使老百姓怨声载道。但阿富汗妇女渴求知识的信念并未泯灭,到处悄悄兴起的“地下学校”为她们开启了教育的大门。例如,在喀布尔以北一个名叫纳瓦兹的村子,有一座用泥墙围成的房屋,大约20名少女就在这里学习。9岁的女孩扎尔戈娜说:“我很高兴能来上学,我的父母也感到高兴。”9岁的古尔齐哈拉说,她的愿望是做一名教师,让更多的儿童都能上学。

满脸胡须的穆罕默德·纳瓦兹是这所学校唯一的老师。他教授阅读、写作、数学和古兰经。“学校”的条件非常简陋,没有电、没有供暖设备,甚至连遮掩窗户的塑料纸也没有。一年半以前,纳瓦兹村110户人家共同决定建一所学校,一家国际救援机构向该村秘密提供了资金和教材,并以每月1000巴基斯坦卢比(约合13英镑)的薪水聘请了穆罕默德·纳瓦兹担任教师。目前大约45000名儿童就读于类似的“地下学校”,其中大多是女童。学校通常设在私人住所、清真寺或野外,私人住所内的学校必须经常变更地址,以免引起塔利班当局的注意。每所学校一般只收10至50名儿童。由于师资水平有限,对10岁以上儿童的中高级教育很难实现。

三、阳光照不到妇女面孔

塔利班政权对妇女的穿着打扮进行绝对限制,如妇女必须穿自上而下的大罩袍??出两只眼睛。

然而,天性爱美的妇女们还是悄悄地与塔利班唱对台戏。

虽然她们不能暴露身体的曲线,但她们厚厚的长袍下露出的时髦高跟鞋却可以让人们体味到那份女人风情。虽然塔利班明令禁止,但在鞋店里伊朗产的高跟鞋仍旧被摆上显著位置,并且行情不错。一位叫艾哈迈德的店主说:“我们不准做的事情太多了,但我们还是照做不误。”一些妇女更是大胆地穿起紧身罩袍,以显示出妇女优美的身体曲线。有些阿富汗妇女穿着一种紧身纱质服装,这种服装在邻近的巴基斯坦及其他伊斯兰国家亦常有妇女穿着。

今年5月29日,塔利班政权颁布新令,加紧对妇女的限制,禁止她们穿着紧身的罩袍,不容许她们的身体曲线给别人看见。巴基斯坦的《阿富汗伊斯兰报》称,在阿富汗南部坎大哈的根据地,妇女们奉命要改穿宽阔罩袍。该法令由“风化警察”负责监督执行。

四、掀起你的盖头来

对于塔利班统治下的喀布尔妇女来说,11月13日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北方联盟的军队赶走了塔利班军队,也赶走了塔利班为妇女设立的所有清规戒律。不仅男人们蜂拥而入理发馆,刮掉“历史悠久”的大胡子,一身轻松地奔向街头手舞足蹈,而且女人们终于得以从蒙盖了多年的头巾里露出美丽的脸庞,接受阳光的沐浴和男人们的欣赏。喀布尔妇女们站在街边手捧鲜花欢迎北方联盟的士兵,高呼:“伟大的真主!”

5年来,喀布尔居民还首次从当地电台听到悠扬的旋律和女性甜美的歌声。在广播节目中,反塔联盟大胆启用女性播音员,打破了自1996年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后定下的严酷规定:不允许女性接受教育和外出工作。一位女播音员在广播里告诉喀布尔市民,塔利班已经被击败,被赶出了这座城市。她甜美的声音在空中回荡:“我们可以欢庆胜利了!我们一定要感谢真主给予我们这样的机会,使阿富汗向着统一的方向前进。”

刚开始,有些妇女比较矜持,还在犹豫要不要大胆些,有的迟迟不敢摘下头巾。而且,阿富汗男人好像也习惯了周围的女人半遮面。看来,阿富汗妇女解放运动还需要一个过程。

引人注目的是,美英两国政府利用阿富汗妇女的处境大做文章,作为对塔利班展开的心理攻势的一部分。

11月17日,惊讶的美国观众在例行的每周总统广播讲话中听到的不是布什的声音,而是他的夫人劳拉的谴责声。第一夫人谴责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下妇女和儿童生存状况的“急剧恶化”。 广播讲话是在美国总统布什的德州牧场进行的。第一夫人代替总统进行单独的广播讲话,这在美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此前,里根执政时期的第一夫人南希曾与里根进行过4次每周例行的联合广播讲话,前美国第一夫人希拉里则与前总统克林顿进行过2次联合广播演讲。

劳拉在开场白中说:“我是劳拉,我正在作本周的广播讲话。我呼吁世界反恐力量行动起来打击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及其支持的阿尔·凯达恐怖组织,抗议他们针对阿富汗妇女和儿童的暴行。”她指出:“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去谴责(塔利班暴行)。也许我们来自不同的背景,有不同的信仰,但是全世界的父母都爱自己的孩子。我们尊重我们的母亲,爱护姐妹和女儿。”

就像布莱尔首相紧步布什总统的后尘一样,首相夫人谢丽·布莱尔也打算效仿美国第一夫人的做法。英国《卫报》引用英国首相府发言人的话说,谢丽·布莱尔和英国其他高级官员的夫人们将一起努力,“揭掉阿富汗妇女的面纱,并告诉人们塔利班政权对妇女们干了什么”。 《卫报》的报道说,领袖的夫人们将呼吁英国和美国政府,不仅要谴责塔利班对阿富汗妇女权利的践踏,而且应确保妇女在建立未来阿富汗民主政府中发挥重要作用。据称,谢丽·布莱尔也将发表一个为阿富汗妇女鸣不平的广播讲话。

 请到:阿富汗少女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阿富汗妇女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3986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01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