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丁酉(鸡)年十月初三

  人有人节,神有神节,鬼有鬼节。不知从哪朝哪代兴起,人们把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日这天定为鬼节。马踏湖边的人们过鬼节别有一番风趣。吃晚饭后,家家户户的人们都到湖里去放荷灯。
  放荷灯是咋回事呢?七月十五这天,人们都从湖里采来荷花,然后小心地把花瓣摘下来。从摘下的花瓣中挑出大的,好的,把豆油倒进里边,用蒲芯做成灯芯点着,再轻轻地把花瓣放进水里。这时,只见满湖中到处是漂荡的荷灯,荷灯把湖面照得五彩缤纷。随着流动的水,荷灯慢慢漂走了。这样,一年中死去的冤魂就跟着荷灯走了,放荷灯的人一年内没了大灾小难,平平安安地度过一年。
  这年的七月十五晚上,董永的未婚妻张月莲也随父母下湖放荷灯。放完灯后,又跟着父母在湖岸上看玩龙灯,跑旱船。一家人下正看得高兴,忽见一伙人吆吆喝喝地闯过来。人们看见,吓得赶忙四散逃走。来的是些啥人呢?说来让人生气。他就是湖乡有名的土霸李虎。李虎家住李村,家财万贯,手下养着十几个打手。靠这,他横行乡里,欺男霸女,专干伤天害理的事,是方圆几十里内谁也惹不起的土霸,连县老爷也怕他三分。你想,这么一个人来,谁能不吓跑呢?
  董永的未婚妻子张月莲也吓得跟在父母身后跑。张月莲正值妙龄,又长得花容月貌,是马踏湖畔十里八村拔尖儿的俊闺女。该当招灾引祸,李虎的两个贼眼在人堆里一转,马上盯住了张月莲。
  李虎是个见了女人就迈不开步的家伙,眼下见了张月莲,两眼都看直了。他急忙派人跟着,看看到底是谁家的闺女。功夫不大,派去的人就回来了,还打问得很仔细,跟李虎说是张庄张老汉的闺女,名叫张月莲,许配给董家庄董永为妻。李虎听了点点头,一声不吭地领着一帮人走了。
  李虎怎么没动手抢人呢?李虎的德性是见美女就抢。不知为啥,这回他看见张月莲后动了心,想和她结成真夫妻,这才没动手抢人。回家后,他不等坐下就派人找来一个能说会道的媒婆子。他媒婆子到张庄张老汉家给他说媒,他要和张月莲明媒正娶结为夫妻。媒婆子到了张老汉家,刚说明了来意,把个张老汉吓得一个劲哆嗦。他结结巴巴地和媒人说:“我家孩子,早、早许配人、人家了,是、是董家庄的董永。过、过不了多、多少日子就要娶亲了。"
  媒婆子看看白费口舌,就回去照实跟李虎说了。李虎一听,心里一阵酸溜溜的,又是气又是恼,急得他象剁去尾巴的猴子一样在屋里乱转。
  李虎是个满肚子坏水的家伙,肚子里没有长好心眼。张老汉不答应亲事,李虎看看也没有别的法子了,又想动他的看家本事——抢。
  八月十五日是团圆节,人们都喜欢在花前月下赏月。马踏湖边的人们赏月更有兴致。他们坐在岸边的垂柳树下,吃喝说笑,谈天说地。八月十五云遮月,天上的去彩象走马灯一样地变换着。说来也怪,每从月亮底下飘过一片云彩,你心里想啥,云彩就象啥。湖水很清,月亮照进水里,随着波纹上下跳动。坐在这岸边赏月,真象走进了仙境。
  这年的八月十五晚上,人们和往年一样都坐在湖边赏月,随着一阵马蹄声,有几匹马闯了来。只见马上的人都用黑布捂着脸,脸上只露出眼和鼻子。人们一看,吓得叫爹喊娘,东跑西窜。
来的这些人是谁呢?这就是土霸李虎。自从七月十五他见了张月莲后,说媒不成,就动了抢的念头。不管咋样,大天白日地抢人有些碍眼,到家里抢有些不便,他这才想出了八月十五晚上人们出来赏月时抢。李虎领着一帮人打马在人群里转了不一会儿,贼眼一下子就盯上吓得藏在树后的张月莲一家人。他领着打手们跳下马,上前拉住张月莲,几下子就捆绑结实。没等张老汉和老伴明白过咋会事,李虎已把张月莲驮上马背,打马跑了。
李虎把张月莲抢到家后,叫来几个女人,不管张月莲哭骂,硬给她梳洗打扮换衣裳。换好衣裳后,又把她架进早拾掇好的洞房,当晚要拜堂成亲。
  张月莲开头还又哭又骂,过了一阵,她看不顶用,就一声不吭了。旁边的人们看她不闹腾了,认为她闹过去没事了。张月莲在几个女人的帮助下又重新梳洗打扮了一番,打扮好了后,她叫几女人都出去。几个女人走了后,她赶忙关了门,从里面顶上了杠子。李虎这晚上很是高兴,他陪着客人们喝了一会儿酒,就心急火燎地想入洞房。来到洞房门外,叫了半天没人开门,他气地把门砸烂了。进屋一看,张月莲上吊死了。
  李虎本想娶个好媳妇,没想到好事难成,喜事办成了丧事。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说不定还得吃官司杀关,一时间把他吓傻了眼,喝下的酒随着冷汗流了出来。李虎到底是李虎,他看张月莲死了,害怕归害怕,可到底得想个办法。他很快就静下心来,又想出了一条毒计。他叫人把张月莲的尸放下来,捆到一匹马上带着几个人,连夜把尸体驮走了。
  李虎想出了啥毒计呢?他要把尸体驮到哪里去呢?只见顾虎出了庄后,一行人急急忙忙,一直来到了董家庄。进庄后,一直来到了董永家的门外,悄悄地把门拨开,又把张月莲的尸体抬了进去。回头再说董永家,这天晚上,一家人在院子里赏月,也天南地北地说些亲话。天很晚了,月亮已爬上了中天。董永想明天还得早起念书,就拜别二老,一个人回屋睡觉去了。
  董尚和老伴都已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对董永越来越疼爱。眼下董永越来越懂事,二老的心里都很喜欢。董永办喜事。两人说话说到很晚,正想回屋睡觉,忽听见大门外一阵马蹄声。
  不一会儿,大门让人从外面慢慢拨开了,几个人影钻进了门洞。董尚把妻子按住,一个人悄悄地来到大门口。这时,只见几个人用黑布捂着脸,七手八脚地把一个人吊在了他家的门洞里。董尚看得他细,心里一下子明白了这些人是做啥了。他气得七窍冒火,头顶冒烟,猛地朝那几个人扑了过去。
  几个人刚把尸体吊到门洞里,忽然从身后窜出一个人来,吓得他们争着往外跑。董尚跑过去,一把抓住一个人来,吓得他们争着往外跑。董尚跑过去一把抓住一个人。那几个人一见,都朝董尚扑了过去。董尚仗着庄稼人力气大,一拳打倒一个,另一只手还死死抓住一个。那几个人一看急了,都冲董尚乱打乱踢。
  董尚挨打,老伴急了。她哭喊着扑了过去,猛地年下董尚抓住的那个人脸上的布。这个人急了,从大门后顺手抽也门闩,照她的头上狠狠地打了几下。就这样,董尚的老伴儿被活活打死了。
董尚一看这惨状,气疯了,扑过去一把抓住打死老伴儿的人,不顾一切地和他拚命。月光下,他一眼认出了抓住的是远近有名的土霸李虎。没等他打李虎另外几个人已把他打倒了。等他再爬起来时,李虎和那几个人早跑得不风人影了。
  不说董永家遭了塌天大祸,单说那几个人。李虎原想趁夜深人静的时候,把张月莲的尸体吊到董家门洞,把一桩人命字司嫁给董家。事不凑巧,没想到董家没睡觉,还被董尚认出他了。这下不光计没得逞,还又出了一条人命。李虎这回真害怕了。回到家后,他连夜带上财宝,带着几个打手到县衙门"打点"去了。
回头再说董尚家,深更半夜连哭带打地一阵折腾,四邻八舍都都听到了。人们出来一看,只见董永的娘被人打死,董永的爹被人打得躺在地上不能动弹,门洞里还吊着一个。人们七手八脚地把吊着的人放下来一看,原来是董永的未婚媳妇张月莲。人们看董家一时间成了这么个惨样,都流下了泪,帮着料理后事。
  第二天,天刚放亮,董尚就让董永扶着进县衙门击鼓喊冤。县太爷升堂后,把董尚传进了大堂。他心里明白董尚为啥前来喊冤,可为了遮外人耳目,他仍装着啥也不知道,阴阳怪气地问:"下面跪的何人?击鼓有何冤屈?"
  县太爷一句话勾起了董尚满腔冤愤。他一把鼻涕一把泪,把晚上家里遇到的事苦诉了一遍。
  董尚说完,县太爷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又摇头晃脑地说:"你说的是真是假,可让李虎前来当堂对证。来人,传李虎!"
几个公差出去了,功夫不大,就把李虎带来了。其实,李虎昨晚上进了县衙门,再没回支,一直在后堂和县太爷喝酒。差人从前门也来,转了一圈儿来到了后门,把李虎从后堂叫到了大堂上。
县太爷叫李虎站在旁边,说:"李虎,董家庄董尚告你害死了他的儿媳妇张月莲,想嫁祸于他,趁黑夜把张月莲的尸体吊在他家的门洞里。他和妻子发现后,你又行凶打死了他的妻子,还打伤了他。这些事可当真?"
  李虎听后,冲县太爷拱拱手,装出几委屈又带几分气愤地说:"老爷,我乃安守己的良民,怎敢做出这等杀人害命的事呢?董家和张家早就订了亲,这是人们都知道的。近些日子听说董家又想赖婚,我想那张月莲一定是气不过,跑到他家上吊自尽了。董尚为了挡人耳目,又狠心把自己的老伴打死。他看我有无数家财,又想嫁祸于我。这分明是刁民董尚想图我的钱财,诬告好人。真正的杀人凶手是他,请老爷明察!"
  县太爷听完李虎的话后,哈哈大笑起来。他一边笑一边点头说:"李虎说得有理。董尚,你说李虎杀人作案,可有人证物证?"董尚抬起满是怨愤的脸,说:"老爷,夜深人静,李虎打死人就骑马跑了。等四周高邻赶来,他们早跑得没影了。李虎头上的布,是我老婆抓下的,我认得清清楚楚。这事求老爷明,为我那冤死的儿媳妇和惨死的妻子伸冤,求老爷主持公道!"
  县太爷听了,又扭过头问李虎:"董尚说的可是实情?"李虎装出蒙冤常驻屈的样子,扑通跪在大堂前,说:"老爷,刁民董尚无中生有,血口喷人。他一无人证,二无物证,平白无故地诬告我杀人害命,这分明是欺骗老爷,又想赖我的家产。老爷如不用刑,看来刁民董尚是不说实话的。"
  县太爷点了点头说:"来人,给董尚用大刑,叫他招出诬告好人的情由来!"
  县太爷的话音刚落,呼地涌过几个当差的,七手八脚地把董尚按在大堂上,用大板子狠狠地打,副他招供。董尚又气又恨,一个劲儿喊冤屈,县太爷只当听不见。董尚气得想爬起身,被一个公差一下子就把腿打断了。
  县太爷看这事麻烦了。昨晚上他从睡梦中被公差喊醒,收了李虎的重礼,也问清了实情。他一者收了礼,二者欺负董尚是老实人,想逼他招供后杀了算了,没想到董尚一句也不认。眼下把两条腿都打断了,还不招供。县太爷不好结案了,怕万一被人捅出去,丢官事小,怕生命也难保。为了不把事情闹大,县太爷草草结案:张月莲和董尚妻均被人所害,李虎有人担保没有外出,不是杀人凶手。董尚诬告良民,从重处罚,判董家全部家产归李家,以补李家损失。杀人凶手继续追查。
  县太爷断了案后,不管董尚如何喊冤,叫人把他抬出大堂,仍到大街上不管了。
  可怜的董永,一夜之间死了娘,死了未婚妻子,爹还吃冤枉官司被打断了双腿,家产一点也没有了。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就这样被闹得家破人亡了。
  董永和父亲董尚被赶出了家门,只好住在看场院的两间破房子里。董尚断了双腿,由董永伺侯,父子俩就这样饥一顿饱一顿地混日子。
  再后来董永扶着父亲逃难到孝感,父亲死后又卖身葬父,玉皇大帝的七女儿下凡与他成婚,这就是家喻户晓的天仙配.孝感也就是董永行"孝,感"动了天而得名!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董永的故事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770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5-22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