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6年12月11日 星期日

丙申(猴)年十一月十三

(图)陈同海陈同海

2009年7月15日上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中石化原总经理陈同海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陈同海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1999年到2007年6月,陈同海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钱财1.9573亿余元。2007年10月,国资委主任李荣融表示,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已处于被“双规”调查的阶段。案发后陈同海退缴了全部赃款。陈同海论罪应判死刑,因其认罪悔罪并检举他人犯罪线索而改判死缓。陈同海刚被判刑,就有网友在网上查他自杀,再看下面的相关搜索关键词,原来早有人查他自杀。目前,还未见正规媒体了其自杀的消息。

陈同海和杜世成的共同情妇李薇,1963年9月24日生,祖籍云南省昆明市,曾就读于深圳,后辗转入北京。曾与陈同海保持亲密私人关系,后经陈介绍相识杜世成,同杜之间亦建立亲密关系,并由此渗入青岛地产界。

陈同海 - 基本详情 [回目录]

(图)陈同海陈同海

2007年6 月21日,中纪委宣布对中国石化公司董事长陈同海“双规”。该公司为中国最大上市公司,总资产近5千亿。陈同海是天津市委书记陈伟达的儿子,靠着父荫,在官场商场一帆风顺,颇得朱基的欣赏。朱赞赏他有为、有冲劲,是思路开阔的国企领导人。

陈同海被“双规”后,该公司股票下跌8%。07年5 月,中纪委就曾找陈同海谈话,要求他:1、争取时间,把经济违规、违法问题讲清;2、争取立功,宽大处理;3、不要搞串联、攻守同盟;4、不要离开北京或出境。

07年六月初,陈同海向中纪委、中组部递交一份〔自我交待〕,承认有四大过失:(一)公司账目不清,有做多本账和逃税活动,(二)集体侵吞、挪用税收款,(三)挪用公款,以现钞、证券等作礼品,赠送有关领导和部门主管;(四)接受名贵礼品占为私有。

07年6月中旬,中纪委副书记找陈同海谈话,说其初步交待是好的,态度正确,但要陈将经济、金融问题讲清,并让陈边工作边交待。而陈同海早就开始转移财产,准备外逃。5至6月,陈同海从京、津、深12个帐户提款、转款、套汇,共51笔,总额1.73亿元。

07年6月20日,陈同海到医院开了5天病假,下午到公司转了一圈,特意和各领导打招呼,相约到香山俱乐部度假。实际是,陈在放烟雾弹,部署外逃。当晚7点,他去首都机场准备飞往香港,次日再由香港乘机飞温哥华外逃。但陈同海的行踪已被中纪委掌握,中纪委人员在机场贵宾室将他抓获。当时,陈强装镇静说:“不会搞错吧,我到香港出差,是中纪委、中组部特准的。”但来人拿出中纪委对他的“双规”令, 陈顿时失魂落魄。 次日,中纪委宣布对陈“双规”。6月22日,国务院、中组部宣布:中国石化领导改组,由苏树林接任中石化集团党组书记、总经理,副董事长周原代董事长。同日,中石化集团董事会向媒体宣布,陈同海因“个人原因”辞职。6月28日,陈同海被升级为“拘留审查”,被关押在天津市警备区军事拘留所。

陈同海落网后,有关部门从他在北京的两处住宅抄出52万美元、48万加元、65万欧元、假名存摺9本、别名护照5本。钱分散藏在卫生间水箱里、金鱼缸底盘、屋顶瓦槽内等处,并且还从一双皮鞋中查出一把德制手枪和12发子弹。

知情人透露,陈同海是受到上海郁知非一案牵连案发。郁是上海国际赛车场公司总经理,曾将F1车赛引进中国。他因巨额贪污,2006年10月被“双规”,之后被“双开”,送交司法。中国石化是上海F1车赛最大赞助商,3年共给国际汽联管理公司6000万美元。同时,中国石化购买央视F1转播冠名权,总计 2.64亿元人民币。

陈同海为人霸道,是中石化公司内部人见人怕的“霸王”。他自恃是正部级高干,每月公款吃喝玩乐达120万。监察部、国办曾找他谈话,要他注意影响,不能挥霍,陈竟然回应说:“每月交际一、二百万算什么,公司一年上交税款二百多亿。不会花钱,就不会赚钱。”

陈同海 - 网友评价 [回目录]

作为“红顶商人”的陈同海,年薪肯定是好几百万元,甚至是千万元级,别说自己在官场的影响会庇荫后代,仅任职几年下来的正当收入也可确保后N代衣食无忧。此外,像他这样的正部级“红顶商人”,不要说在全国范围内任意游山玩水、吃喝玩乐不用自己掏腰包,就是在世界任何地方走动,恐怕也可以在“考察”的名义下合法进行,自己连钱包也不需要带上一个。那么,陈同海为何还要铤而走险,敢冒做假账、侵吞税款的风险呢?陈同海要那么多钱究竟是为了什么?

令人揪心的是,作为党的高级干部的陈同海,一个靠国家权力垄断而发财的企业老总,对自己日均挥霍4万元不但不感到羞耻,还感到十分正常,把靠垄断带来的巨额税金、巨额利润视为自己的经营有方。如果这是央企或者是国内顶级公司的潜规则,那就更加可怕了。

值得庆幸的是,陈同海落马的消息,是在党的“十七大”召开期间正式发布的,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表明了“十七大”以后,中央将加大反腐败力度的决心。因此,当官还是清廉一点好!

陈同海 - 陈同海、杜世成,与李薇的腐败同盟 [回目录]

(图)陈同海陈同海

原中石化集团总经理陈同海、原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与李薇结成了什么样的腐败同盟?

展开青岛地图,一片400平方公里的水域宛若一把舒展的蓝色折扇,勾联起一个“品”字形岛城。这片水域名曰胶州湾。

从青岛城区西行,乘40分钟轮渡越过胶州湾,便到达青岛市黄岛经济技术开发区。黄岛正是中国石化青岛大炼油项目所在地。这个原定于今年下半年投产的项目,目前已经推迟,预计延期至少六个月。

2007年11月14日,《财经》记者来到黄岛开发区薛家岛石雀滩,站在一块编号为HD2006-07的临海地块上,极目之处杂草丛生,开挖过半的几处基点积有雨水。该地块面积22.5万平方米,按政府规划,原计划建设高档住宅项目,并定向销售给大炼油项目的高层专家。

大炼油项目的延期,建设地块的荒弃,种种迹象透出不寻常气氛。盖因当年大炼油项目的两位拍板者——原山东省委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原中国石化集团总经理兼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交易所代码:600028,香港交易所代码:0386)董事长陈同海,在前后半年间,均因牵涉腐败先后黯然“落马”。

10月15日,国务院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在中共十七大期间确认,陈同海目前处于被“双规”调查的阶段。中国石化则在此前的6月22日发布公告称:陈同海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和董事职务。

更早在2006年12月23日,杜世成因严重违纪被免职。据新华社今年4月27日消息,杜世成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生活腐化。杜因此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

《财经》记者获知,陈同海的“落马”,同杜世成的检举不无关系。随着杜、陈两名省部级高官的案情渐次曝光,二人身后一个名叫李薇的女子也逐步浮出水面。

李薇,1963年9月24日生,祖籍云南省昆明市,曾就读于深圳,后辗转入北京。曾与陈同海保持亲密私人关系,后经陈介绍相识杜世成,同杜之间亦建立亲密关系,并由此渗入青岛地产界。无论是大炼油项目生活基地还是奥运帆船赛事基地的商业开发,李薇均有染指。但其操控的多个项目向来低调,少为人知。

(图)陈同海杜世成

大炼油项目“上下其手”

青岛大炼油项目乃中国石化的一个“巨无霸工程”,是中国批准的第一座一次建设规模达到1000万吨炼油能力的炼油企业。投产后可实现年加工进口原油1000万吨;生产汽油、煤油各100多万吨,柴油近500万吨,石脑油近100万吨,还有液化气等其他产品近80万吨。汽油、柴油质量均达到欧洲Ш类排放标准,年销售收入预期可达300多亿元。

早在2001年2月,中国石化、山东省和青岛市三方即签订“关于青岛大炼油项目合作意向书”。自此长达六年间,负责此项目议谈的,正是时任中国石化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陈同海,和时任山东省副省长、青岛市代市长杜世成。两人系山东同乡,其私人关系亦随着这一项目日渐密切。

57岁的杜世成系山东省烟台市龙口人,仕途起步均在山东。2000年10月,杜世成以山东省副省长之职兼任青岛市代市长;2002年6月,兼任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市长 。年长杜世成两岁的陈同海,是山东省滨州市惠民人,浸淫石化系统40余年,1998年4月任中国石化集团副总经理,2000年2月起任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2003年4月任中国石化集团总经理兼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04年6月,大炼油项目可行性报告获得国务院批复。次年6月22日,工程在胶州湾西的黄岛开发区奠基开工。距此不远,国家石油储备基地亦在黄岛兴建。正是这样一个国家级重点工程,却在配套用地和资金管理方面出了问题。

2006年3月30日,黄岛开发区拍卖位于薛家岛石雀滩路侧、编号为HD2006-07的地块,楼面地价的挂牌起始价是2500元,总面积为22.57 万平方米。此次拍卖有两个限定条件:一是竞买者必须是青岛公司,二是建成的房屋只能定向销售给大炼油等项目的高层和专家。

当年4月24 日,青岛华诚石化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华诚石化)竞得该地块,成交价2633元/平方米,土地出让金为1.18亿元。但是,该地块所在的南营村村委会负责人称,同一地段当时的土地市场价每亩超过200万元,相当于2999元/平方米,成交价明显低于市场价。此外,据知情人士介绍,华诚石化实际并未足额上缴1.18亿元土地出让金,其中部分以各种项目通过隶属青岛市政府的青岛城建集团获得返还。

工商资料显示,华诚石化成立于2003年8月8日,注册资本为500万元,其中深圳市方远信通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方远)出资400万元,占80%;青岛城建集团出资100万元,占20%。

2006年3月,华诚石化增资扩股到1000万元,两股东控股比例不变。而次月即是竞拍上述大炼油项目生活用地之时。更有意思的是,竞得土地后半年,10月24日,青岛城建集团原价退出华诚石化,深圳方远实际完全揽下上述土地。

深圳方远的工商资料显示,其注册资本8000万元,股东为两个名为李娴和朱诚的自然人,持股比例为9∶1,李娴是绝对控股股东。不过,《财经》记者获知,现年40岁的李娴长期居于云南昆明,并不过问公司业务,也不涉足青岛。深圳方远的实际控制权掌握在其姐姐、公司监事李薇的手中;而通过深圳方远,李薇又实际完全控制着华诚石化。也正是李薇,与陈同海和杜世成构成了一个利益三角。

同在黄岛开发区,距大炼油项目不过5公里处,华诚石化还开发了一个名叫“江山苑”的小区,已建成19栋20多层的住宅。该楼盘同样是定向销售,对象是与小区仅一路之隔的中国石油大学青岛校区的教职工,以及青岛各级政府官员。中国石油大学青岛校区也是陈同海、杜世成重点推动的一个项目,旨在向青岛国家石油储备基地和大炼油项目定向输送人才。

权威部门的调查显示,陈同海涉案被查,包括大炼油项目极为混乱的资金管理问题,其中挪用资金和擅自增加名目等情况突出。

知情者透露,由于李薇控制的华诚石化并无足够的资金实力,其定向盖房带有集资性质,包括中国石化在内的数家国企及政府部门,在项目启动之初即向华诚石化预付了巨额工程款。又据中国石化年报显示,截至2006年底,上市公司应收华诚石化往来款2.88亿元,但有关此笔资金的由来并无交代。

(图)陈同海杜世成李薇陈同海

泰山地产股权变动的利益输送

在陈同海、杜世成和李薇的利益链中,一家名叫“泰山地产”的房地产公司隐现其间。其间,泰山地产成立于1992年7月,前身是青岛万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由香港鹏兆发展有限公司和香港万嘉置业有限公司合作注资1000万美元,共同开发青岛市东部开发区的滨海花园项目。

1993年6月,公司更名为青岛泰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泰山地产”正式得名。同年,香港万嘉退出,山东泰山石油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同年上市定名为泰山石油,深圳交易所代码:000554)进入泰山地产,在1000万美元注册资本中持股62%,香港鹏兆持股38%。在2003年12月香港鹏兆解散前,泰山石油共持有泰山地产的75%股权,由泰安籍的邹晶、岳姗妹组建的香港泰青投资有限公司持有25%股权。

在此期间,因国家政策调整,山东省国有资产管理局将持有泰山石油的国家股划转给中国石化。2000年6月起,公司变更为中国石化山东泰山石油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中国石化的子公司。

根据泰山石油2004年年报,泰山地产注册资本为8065万元,资产总额为34893.47万元。2004年6月14日,泰山石油退出泰山地产,首创投资(青岛)有限公司(下称首创青岛)以12335.99万元的转让价,接手泰山石油所持的全部75%股权。而另一股东,香港泰青投资有限公司,则干脆将其所持有的25%股权无偿转让给NC国际有限公司,至今仍未变更。

蹊跷的是,仅一个多月后,2004年7月29日,首创青岛将所持泰山地产75%的股权转让给青岛黄金海岸大酒店有限公司(下称黄金海岸),转让价高达32550万元。首创青岛进退之间,净赚2亿余元。

需要注意的是,首创青岛,并非人们熟悉的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所属子公司,而是一家混用其名的独立公司。工商资料显示,首创青岛的注册资本为 5000万元,由深圳两家公司投资组建,而其中之一正是上文中已经介绍的李薇实际控制的深圳方远公司。更有意思的是,参与组建首创青岛的另一家公司——深圳市兴盛源实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39亿元,公司架构几乎与深圳方远完全一致,股东为两个自然人,李云梅与朱诚,持股比例9∶1,但二人均不是实际控制人,公司操控同样完全掌握在名为公司监事的李薇手中。《财经》记者获知,42岁的李云梅,据称是李薇的表妹。

工商资料进一步显示,NC国际有限公司注册地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罗德镇,其法定代表人兼董事局主席为李薇,香港地址设于香港中环干诺道中168—200号,李云梅是该公司财务经理。

泰山石油一位前高管告诉《财经》记者,该公司退出泰山地产,实际来自其母公司中国石化的高层领导授意。该高管清楚地记得,2004年3月,履新中国石化集团总经理才一年的陈同海,曾专程召集泰山石油高层开会讨论泰山地产的重组问题。

据泰山石油2005年年报,其转让泰山地产股份应得的12335.99万元,到2005年底仍未清收。

以溢价2亿元绝对控股泰山地产的黄金海岸公司,曾有过青岛当地国资背景。该公司惟一法人股东青岛颐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颐中地产)成立于1998 年10月,由青岛颐中烟草集团和颐中(青岛)实业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到2005年4月,黄金海岸的股权发生变化,由颐中地产与青岛元诚信实业有限公司各持股51.02%和48.88%,此时的颐中地产已与国企脱钩,其中5%的股权由十余名自然人持有,95%的股权由青岛颐中星日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持有。杜世成的亲属杜溪山担任青岛颐中星日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

2006年12月31日,也就是杜世成涉案被免职后第八天,杜溪山辞去了公司所有职务。

染指奥帆基地商业开发

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股权变更与市场运作均显示,现年44岁的李薇在其间关系重大。但这个云南女子在青岛地产界却非常低调,甚至鲜有同行得以窥见其真容。

在极封闭的一个小圈子内,人称李薇为“李姐”。与其有过接触的人,对其印象颇好:长脸,大眼睛,中等个头,身材匀称,平时“谈吐举止有度,话语和缓”;若遇大事决策,亦可“拍案定调,雷厉风行”。

“李姐很少来公司,她经常是通过电话遥控公司的一些重大事项,具体执行的主要是她的表妹和石化系统的人。”泰山地产一位前高管告诉《财经》记者。

工商资料显示,李云梅曾经作为NC国际有限公司的财务经理被派往泰山地产,在2004年一段时间内曾经出任过泰山地产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李薇作为NC国际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通过李云梅控制泰山地产的财务,并对董事会有绝对控制力。

在青岛地产界,李薇廉价拿地的能力惊人。甚至奥运帆船赛事基地(下称奥帆基地)的商业开发,对其也易如反掌。奥帆基地紧邻青岛市府行政大楼,位于市南区浮山湾畔,为原北海船厂旧址,整个工程占地45公顷,其中奥帆赛时用地约30公顷。由于老厂搬迁及新址建设总投资达32.8亿元,青岛市政府决定拍卖赛事用地之外的15公顷土地。根据规划,奥帆基地被分为39个建筑用地,其中28号至31号作为开发用地。

2005年10月17日,青岛市国土资源局对上述土地拆合为三宗捆绑转让,其中,1号宗地由28A、29A和30号地块组成,规划建筑面积4.4856万平方米,挂牌起始价9040元人民币/平方米;2号宗地由28B、29B和31号西地块组成,规划建筑面积4.9855万平方米,挂牌起始价9130元/平方米;3号宗地是由28C、 29C和31号东地块组成,规划建筑面积5.2349万平方米,挂牌起始价9360元/平方米。

上述土地出让信息在《国土资源报》《中国房地产报》等全国媒体,及《深圳特区报》《浙江日报》等地方媒体发布。但青岛一位资深房产老总告诉记者,当年10月29日的现场拍卖并未公开,部分专程赶来竞拍的外地商家亦被拒之门外,事后成交结果从未公布。

今年6月12日,青岛市长夏耕在接受20多家晚报集体采访时称,财政未对奥帆基地32.8亿元总投资花费一分钱,目前拍卖出让的15公顷用地共融资 16.7亿元,其他建设投资将通过赛后长期经营回收。据此可推知,三块地成交价最多为16.7亿元,略略超出底价。而据事前地产界预期,是项交易的收入可望在20亿元以上。

《财经》记者从青岛市国土资源局获知,泰山地产正是这次拍卖的最大赢家,成功拿下了上述三宗土地中的第2号和第3号,即28号B、C地块,29号B、C地块,以及31号东、西地块。其所得土地的转让价,至今不为外界所知。

今年10月18日,基于31号地块修建的百丽商业广场,和基于28号和29号柏丽澜庭住宅小区,已正式对外销售。其每平方米外销均价,商铺为6万元,住宅为3.5万元。

事实上,李薇在青岛地产市场游刃自如,正是得力于时任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的大力支持。权威部门内部通报揭示,杜世成案涉嫌土地违规交易、包庇身边工作人员和包养情妇等问题。《财经》记者获知,包括一位原青岛市委副书记在内的数名高层人士,曾向中央纪委实名举报杜的严重违纪问题,其中一项举报即与奥帆基地的土地转让有关。

而消息人士透露,在杜世成目前被查处的数百万元受贿款中,部分即来自李薇所在公司。杜世成案发后,其儿子杜若飞和秘书李大良,相继涉案被查。32岁的杜若飞,专职利用父亲权势为别人跑项目、批手续、批规划等,赚取中介费用。

《财经》记者获悉,由李薇控制的两家青岛房产公司,目前均已发生变化。华诚石化陷入停业状态,公司员工均已解职并自行择业。江苏南通二建集团有限公司曾是华诚石化的工程承包商,今年8月24日,南通二建状告华诚石化拖欠工程款的合同纠纷案,在青岛市中院开庭审理,该案目前尚未宣判。

另一场影响泰山地产的并购正在悄然进行。10月28日,新近在港上市的远洋地产(香港交易所代码:3377)公告,以21.5亿元收购颐中地产100%的股份,后者正是泰山地产的间接股东,据称,这一收购将不晚于2007年12月31日。而李薇直接持有的泰山地产25%的股权,因案件未最终定性,尚无变动。

陈同海 - 陈同海搁浅 [回目录]

陈同海赶上了所有前任都没想到的好时代,却落了个最惨淡的结局

传言 6月22日,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人事震荡。当天下午,中石化召开总部机关和在京所属单位党政主要领导干部会议。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王东明、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国资委副主任王勇、中组部五局局长周新建出席会议。

王东明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宣布中石化主要领导调整:苏树林为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免去陈同海的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职务。

当天晚上,中石化集团下属上市公司分别在上海、香港发布公告称,陈同海因个人原因辞职。刚刚上任辽宁省组织部部长半年的苏树林火速到任,并于当晚紧急召开电视电话会议,表示坚决服从组织决定,并提出“四稳定”工作方针:要保证生产经营秩序的稳定,保证安全生产形势的稳定,保证职工队伍的稳定,保证资本市场稳定。一周后,苏树林在考察燕山石化时又再次提出“三不变”,即原有领导分工不变,工作方针不变,原有工作程序不变。

“苏树林的表现非常沉稳务实。”一位接近中纪委的中石化高层对《商务周刊》说。尽管如此,陈同海的突然“辞职”依然在中石化内部产生了巨大冲击。 这位人士透露,陈同海遭免职的原因是“严重违纪”,消息宣布的当天已经被“双规”。但考虑到中石化在海外三地上市,要维持其在资本市场的稳定而采取了与当年对待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恩照类似的做法。 这一消息随后被一位国资委监察局高层再次证实,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进一步透露,陈同海犯有严重经济问题,涉及受贿1000多万元。 “在中石化总经理这个位置上出事,陈同海也算创造了一个记录。”一位老石化人为记者细数出自中石化、中石油两大系统的高官:第一代的余秋里和康世恩曾官至副总理;第二代的陈锦华、盛华仁等人均官至全国政协副主席和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第三代周永康进入政治局;第四代李毅中则凭借雷厉风行的作风深得上下认可。 事实上,由于临近中共十七大,身居高位的陈同海一度被传有可能将“委以重任”。一位中石化高层介绍说,“6月22日上午,接到通知要开领导干部会议,中组部和国资委领导会过来,就有言之凿凿的消息说会宣布陈同海‘高升’的。” 消息宣布后,许多人都在猜测陈同海下台缘由,尽管说法不一,但还是有几件事被一些石化圈中人认为功过难评。 石油黄金时代里的风险 陈同海现年59岁,其父陈伟达是老一代革命家,担任过浙江省委书记、天津市委第一书记等职。1983年,34岁的陈同海从大庆石化研究所的一名普通研究员调到陈伟达工作过的宁波,由此开始了其政治生涯。 一位熟悉陈同海的人士向本刊介绍,陈中等身材,外表儒雅,说话行事颇有高干子弟的洒脱,好抽烟,在工作能力上被认为有魄力,能任事。 1998年,中石化和中石油分家,陈同海担任中石化副总经理,随后在2003年李毅中调任国资委副主任后,升任中石化董事长兼总经理。 “陈同海赶上了所有前任都没想到的好时代。”一位老石化人回忆,国际原油的价格从1998年的20美元左右到今天已经上涨到70美元。而中石化的赢利也从2001年的216亿元水涨船高到2006年760多亿元。 在这一过程中,很多悬而未决的投资项目在陈同海担任中石化一把手时拍板,包括酝酿10年之久的青岛大炼油、海南大炼油、北海大炼油等,这些投资动辄上百亿的大项目正是陈同海的工作业绩。 “中石化下去挂职的干部到了地方都被当成财神爷供奉。”一位专职联系中石化投资的某地方官员告诉记者,中石化成了地方政府争抢的对象,一些项目的备选地方甚至专门成立项目办公室,专到中石化跑项目。 另一些令人咋舌的投资还包括上海F1大奖赛高达8亿元人民币的赞助。有传闻称,陈同海仅用两天的时间就与主办方谈成了这笔投资。随着F1大奖赛上海赛场总经理郁知非因涉及上海腐败案及上海赛场运作中存在的违规操作事宜而落马,陈同海“辞职”事件也被认为与此有关。 陈同海主持拍板的投资还有20多项金融投资,包括保险、基金、银行、期货等,且多出手豪爽。一家股份制人寿公司的筹备者费劲波折用了4个多月的时间约见陈同海,但谈了仅40分钟陈同海就同意出资2亿元入股。筹备者感慨,中石化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国有企业应该有的繁琐程序。 胜利油田改革是非 陈同海“辞职”后,胜利油田改制问题再次引来了人们的关注。 据一位胜利油田的人士对本刊说,在5、6月份,一个特别调查小组曾绕过中石化集团,深入胜利油田了解正在火热进行的胜利油田改制情况。 2004年,中石化集团按照国资委“主辅分离”原则开始实施改制分流,累计向国务院上报了3批改制分流方案,涉及改制单位811家。 2006年年底,中石化曾公开打包出售了24家金融资产,但这些资产的出售只不过从各公司集中到了中石化财务公司,并未真正分离。真正大规模分离的是中石化下属各油田管理局的企业。首当其冲的就是中石化下属最大的油田胜利油田。 胜利油田从1950年代起,围绕油田建立起一个庞大的三产王国,一名油田工人从出生到死亡,几乎所需所有服务都可以在油田自己的企业里得到满足。2006年底,伴随着胜利油田领导班子的一次大调整,这个中国最具计划经济特色的大型企业开始了痛苦的“主辅分离”改制。 2007年3月,陈同海亲自到胜利油田督战,其对改制的强硬态度令当地人印象深刻。“陈同海经常穿着很随意的夹克衫,但开会讲话时却不自觉透出一股威严。”一位参加陈同海所主持高层会议的人士透露,会上陈同海指出,胜利油田是中石化系统内各种矛盾集中的一个典型,“企业不像企业,养老院不像养老院”,必须在油田系统内做出表率。 按照陈同海的部署,2007年,胜利油田自办的水电气暖、公安、学校、医院、宾馆、通信、气象局等所有三产部门都将划归地方,油田员工的上述三产消费也过渡到货币化。胜利油田及二三级单位兴办的55家驻外机构、宾馆和招待所,除保留9家外,其余46家采取划转移交、协议转让、改制分流、关停等方式全部退出。 同时,按照与勘探、开采石油是否直接相关的原则,有300多家与油田配套的企业被划分成辅业,也要在一两年内完成改制分流。当地人士介绍,所谓改制分流就是把企业所有股权全部卖给原有管理层和职工,如果企业员工资金不够,还可以在管理局的担保下申请贷款。 这一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出现一些争议。 前不久一位去胜利油田考察的石化人士发现,他在2007年年初剪彩的一家聚丙烯酰胺生产厂已经变成了股份制公司,原来的厂长和职工成了股东。据他介绍,这种聚丙烯酰胺主要用作已经接近枯竭油井的强制采油填充剂,在立项之初国家有关部委就提供了几千万元的补贴。 “虽然也有评估公司评估,但国家的投入显然已经无法收回了。”这位人士还透露,一些效益好的企业分流改制,大都伴随“国有资产流失”的传闻。另有一些企业生产的产品本身就是与油田开采配套,脱离中石化系统后就几乎无法在其他地方销售。这部分企业员工对失去“油田人”身份感到没有安全感。 胜利油田某二级单位的普通职工陈涛在油田工作了10年,月收入有2400多元。而在最近的一次机构调整后,因为他所在的单位脱离胜利油田管理局,所有员工的岗位工资普遍下调300元左右。与工资下调相反,由于三产全部要分离到社会上,过去油田职工能够全免的水电煤气,以及优先享有的医疗、教育、通讯都在一夜之间与他一刀两断。 “我们7年没有涨一分钱工资了,这次改革还在变相降低工资,很多人成了被甩的包袱。”陈涛抱怨道。 “很多领导的家属都在分流企业里,加上此前从胜利油田出去了一大批高官,这些人的活动能量绝对大得惊人。”陈涛透露,此次改制分流涉及油田员工至少3万—4万人。他知道很多人已经通过各种途径在向上反映他们对改制的不满。 值得注意的是,苏树林当年就是大庆油田2002年大改革的有力推动者。当时,年仅40岁的他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位列中石油集团排位第一的副总裁,被认为是中石油总经理马富才的接班人。但2004年,苏树林在中石油总经理的竞争中落后于已临退休之年的陈耕。两年后的2006年11月,陈耕退休,苏树林却被调到辽宁省,任省委常委兼组织部部长。 石化行业内普遍认为,年富力强的苏树林当初离开中石油,很大原因就是其在大庆这个有符号意义的油田推行的改革,遭到了较大反弹。现在,他得到了一次重返石化舞台证明自己的机会。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陈同海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737 次

编辑次数 : 2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15

词条创建者 : 雨桐女孩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