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6年12月5日 星期一

丙申(猴)年十一月初七

微博微博

微博,即微型博客(micro-bloging),是 Web 3.0新兴起的一类开放互联网社交服务,是一种可以即时发布消息的类似博客的系统,它最大的特点就是集成化和开放化,你可以通过你的手机、IM软件(gtalkMSNQQskype)和外部API接口等途径向你的微博客发布消息。

微博客的另一个特点还在于这个“微”字,一般发布的消息只能是只言片语,像Twitter这样的微博客平台,每次只能发送140个字符。

国际上最知名的微博网站是 Twitter,目前 Twitter 的独立访问用户已达3200万,超过 DiggLinkedIn 等网站,美国总统奥巴马美国白宫FBIGoogleHTCDELL福布斯、通用汽车等很多国际知名个人和组织在 Twitter 上进行营销和与用户交互。

7月6日,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Twit-ter一词已经获得学术界认可,将被收录在30周年版的《柯林斯英文词典》中。在这部词典中,Twitter一词将有名词和动词两种词性。“你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与Twitter有关的消息和文章。”《柯林斯英文词典》主编Elaine Higgleton说。

国内的微博网站包括:饭否做啥嘀咕叽歪滔滔贫嘴等。



微博 - 使用统计 [回目录]

三言两语,现场记录,发发感慨,晒晒心情,Twitter网站打通了移动通信网与互联网的界限。相比传统博客中的长

(图)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成为微博一员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成为微博一员
篇大论,微博的字数限制恰恰使用户更易于成为一个多产的博客发布者。著名流量统计网站ALEXA的数据显示,Twitter日均访问量已近2000万人次,在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地的网站排名中均列前15位,在中国也达第140位左右。

国内类似Twitter的网站也出现“雨后春笋”之势,如“饭否”网、“叽歪”网、“嘀咕”网等。国内微博网站的主要优势在于支持中文,并与国内移动通信服务商绑定。用户可通过无线和有线渠道更新个人微博。凭借着庞大用户群,微博首页信息的更新速度以秒计算。

尚无权威统计数字说明中国到底有多少微博用户,但有业界人士估计,用户总数不可能超过10多万,活跃者至多几万。这个数字与中国的13亿人口与3亿网民相比,简直微不足道。然而,微博引人关注主要是其发展的迅速与用户的影响力。在美国,用户通过微博记录个人生活的点点滴滴、思想的只言片语;中国的用户却集中于精英:IT业者、媒体从业人员。著名博客、评论人、又是IT业者的“和菜头”大概是用微博用得最“猛”的网民之一,他在“饭否”上关注1万4000多人,关注他的超过2万人。旁人疑惑他一双眼睛能看得了多少留言,他说:反正重要的信息被不断的重复,不会遗漏。他受访时形容微博是获取与传达新鲜资讯最快的工具。


微博 - 微博案例 [回目录]

钱烈宪被歹徒刺伤新闻现场直播

2009年2月14日下午,著名博客钱烈宪在一场演讲会后被歹徒刺伤,紧急送往医院。几个小时内,各家媒体的新闻记者闻讯赶到北京朝阳医院。 等待的记者、钱烈宪的家人和朋友挤满了医院的走廊。有的人注意到,当中有几个人不断低头发送短信,但没有人意识到他们在做什么。直到半小时后一位记者向自己远在广州的编辑电话讲述现场状况时,编辑说:“我都知道了,这里一直有人在‘直播’最新的进展。” 钱烈宪事件是微博(微型博客)在中国使用状况的一个缩影。当天晚上,名为“doubleleaf”和 “zuola”的两位Tw itter用户,通过手机短信在Tw itter“滚动播出”了近三十条微博,报告钱烈宪在医院的情况。

“doubleleaf”甚至直接打车到医院进行“现场直播”。“手术床进入,马上要做手术”、“目测,来了大约20人探望”、“手术结束,已回病房,血压正常,意识清醒”……每一条不超过四十字,第一时间将正在发生的事情传播了出去。“doubleleaf”还用手机拍下钱烈宪病房的照片上传到 Twitter. 在北京的各个角落乃至广州上海,关心此事的人纷纷上Tw itter,还有人转载到各个论坛和博客。在第二天新闻媒体报道见报之前,信息早已传播开来。

奥巴马的Tw itter秘笈

(图)奥巴马和希拉里的高低早在微博营销上就可见分晓奥巴马和希拉里的高低早在微博营销上就可见分晓
11月大选之前,奥巴马开辟了T wtter账户,并进行了超过250次更新。一位选民的发言记录显示:“今天发现希拉里和奥巴马都上T wtter呢,赶紧follow了一下。结果两分钟后我就被奥巴马follow了,让我大感意外。再看希拉里的,则没有动静。”

在投票日,奥巴马的Twitter新增了2865名关注者,总共达到118107名,而麦凯恩的Twitter总共只有微不足道的4942名关注者。 研究者认为,奥巴马的技巧高明表现在他“关注”的人始终超过了关注他的人。到大选结束时他关注的对象超过 13万,关注他的人接近13万。对照希拉里的Tw tter就能看到,有五千多人关注她,但她关注的对象是0,“对希拉里,Twitter只是一个信息发布平台,而不是交流工具,或者说,她并不关心那些关注她的人。”这使她丧失了亲民的机会。


微博 - 火热原因 [回目录]

越来越懒于堆砌长篇文字

一方面是人们“懒了”。在生活工作中都要长篇文字堆砌的时候,人们倦了,用这种生动的、言简意赅的文字来表达是时代所需。博客的概念已经流行了一段时间,但渐渐的大家也发现了很多不足。比如写大段的文章比较困难,小段的又缺少内涵,不容易与博客的主题契合,于是微博客开始流行,这给朋友们的沟通提供了一种更好的方式,因为显然Email和QQ、MSN群是不够好的。微博客更快捷,更方便,更简单,你随时随地都可以通过任何的移动工

(图)在微博滔滔不绝,宣泄你的倾诉欲在微博滔滔不绝,宣泄你的倾诉欲
具,比如手机、QQ、MSN等等众多的移动平台进行更新。


熊熊燃烧的倾诉欲

20出头的如小果在某广告公司做文案,在这个号称“思想从来都不连贯”的姑娘脑子里,新鲜奇诡的念头就像泉水一样汩汩而出,譬如“如果车没有空调会被热死,如果有空调可能会被烧死。”“我认识一个丑姑娘,用金钱堆积得很有气质。”对她这样的80后机智话痨而言,微博客实在太对味了。用如小果自己的话来说,“倾诉欲是一种熊熊燃烧的火焰,烧得我饥渴难耐,我必须需要一个出口来熄灭它。很幸运,我找到了饭否,并且让我一直发泄着。还有就是我记性实在太差,需要一个记录的地方,否则我会把青春忘记”。微博客上的一句话消息,决定了发布者在当下最自然而真实的状态。谁会对140个字的内容还字斟句酌呢?在饭友令狐葱眼里,“饭否是一个树洞,如果一个人对他的树洞都不说实话的话,那多可悲啊。”


形象营销的新手段

现在博客太流行了,尤其是对于娱乐圈的人而言,如果还没有建立博客,那说明这个经纪公司也太不合格了。但是博客却不是十分适合用作当粉丝团,而注册了的、活跃的、登录了的、有一定身份(经过注册后验证了的)微博客,通过“跟”、“关注”、“follow”来加入粉丝团,再合适不过了。


微博 - 特性 [回目录]

微博客草根性更强,且广泛分布在桌面、浏览器、移动终端等多个平台上,有多种商业模式并存,或形成多个垂直细分领域的可能。但无论哪种商业模式,应该都离不开用户体验的特性和基本功能。


便捷性:平民和莎士比亚一样

在微博客上,140字的限制将平民和莎士比亚拉到了同一水平线上,这一点导致大量原创内容爆发性地被生产出来。李松博士认为,微型博客的出现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真正标志着个人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博客的出现,已经将互联网上的社会化媒体推进了一大步,公众人物纷纷开始建立自己的网上形象。然而,博客上的形象仍然是化妆后的表演,博文的创作需要考虑完整的逻辑,这样大的工作量对于博客作者成为很重的负担。“沉默的大多数”在微博客上找到了展示自己的舞台。


亲密性:加强与家人和朋友的关系

(图)微博建立你与更多人之间的联系微博建立你与更多人之间的联系
亲密性是微博另一魅力所在,一个Tweet像是你关注的某人跟你说一句话,说完他就走了。这个人是你选择的,你24小时能够看到他在干什么,了解他的思想倾向,阅读他提供的链接的冲动当然很大。和菜头说,这就是微博——媒介没有发生改变,但是信息组织模式与人们使用的方式发生改变,影响随之加大。虚拟世界里的人与言论的可信度,是自互联网诞生即出现的疑问。所谓“网络是谣言的温床”,互联网予人的可信度困惑依然存在,但随着人们上网经验与辨伪能力的提高,网络的真实感在快速提高。有外地的Twit友到北京出差,网上留言说哪儿哪儿见面,一个聚会就产生了。那天的聚会上,网友kcome告诉本报记者一个网上美谈:话说知名的微博客王力昂到天津旅游,不慎身上钱全都丢了。他通过手机上网发出一个消息,被他的关注者看到,后者立即托他在天津的朋友给他送钱去。当然,上当受骗的例子还是有的。北京有个外媒记者在Twitter上对“Kaifulee”(与谷歌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英语姓名相同)跟踪了三个月,正要写成报道时才发现这个“Kaifulee”是假冒的。不久后,李开复在Twitter上表示身体不适,又引发另一团真假疑云,最终李开复出面证实他确实病了,同时宣布他已向Twitter交涉,将“Kaifulee”的账号索回他本尊,这段小插曲成为微博在中国发展的外一章。

原创性:每个人可以发出自己的新闻

很多微博客网站现在的即时通讯功能非常强大,通过QQMSN直接书写,在没有网络的地方,只要有手机也可即时更新自己的内容,哪怕你就在事发现场。比如,最近爱上“微博”的李小姐在中央大街咖啡厅看书, 忽然看到大街对面是自己认识的一对“地下情侣”。于是她马上用手机拍摄下来,发到自己的微博客上,在第一时间引起朋友圈子内的一片轰动。她非常为自己超具现场感的狗仔精神而欢喜,也因此更爱“微博”。


即时性:获取与传达“超级新鲜”资讯的最快工具

当谷歌服务在中国被封两个小时的那个晚上,在北京一家境外新闻机构工作的小郑(化名)亲身感受到微型博客Twitter的力量。上个月24日,小郑与一些同行外出用晚餐。回到家后习惯性地上网登陆Twitter,发现谷歌出事的话题炸开了锅,在他数百名关注对象的发言中,骂声响彻不绝。测试并验证消息属实后,他立即向单位汇报,在新闻网站发表即时消息,并动手撰写新闻。小郑注册成为Twitter账户只有一个多月时间,这是Twitter第一次让他获得即时新闻提示。新闻事件发展与信息传播几乎无间隔的同步演进,众人目光与议论紧跟着事件的节奏,让他深切感觉到这个平台对于提供突发事件信息的特殊优势。两小时后解封的消息,小郑同样从Twitter获得。网络人尤其关心网络事,上个月,有关工信部要求所有电脑预装绿坝过滤软件、政府打击网络低俗等网络新闻接连不断,网上的讨论也最多、最快。 不光是网络世界的动态,地方骚乱的信息,往往也只需要有个现场目击者在网上留言,有人用手机拍了现场画面放上网,再被某个Twitter用户找到并Tweet上链接,这个信息旋即在网络世界里飞快流传。 7月5日,中国新疆发生多年最严重的流血暴动,Twitter的优势再次发挥得淋漓尽致。当官方媒体的报道只有寥寥几行字的时候,网友自发收集到的照片、手机拍下的视频、事件过程记录已经在网上狂转。 不消说,小郑成了Twitter的追随者。他后来发现,有关Twitter的实时特点,美国业界专家有一个形象化的形容,叫“超级新鲜”(Super fresh)。 这个以一只蓝色小鸟为符号,英语名称念起来状如叽叽喳喳鸟叫声的网上微博组群,最近在中国声名大噪。颇具影响力的《南方人物周刊》7月第一期刊登了 Twitter专题,将Twitter以及仿Twitter设立的国内微博网站“饭否”等称为“新闻爆料站”、“民间意见集散地”。 Twitter是获取与传达新鲜资讯最快工具。


草根性:网络话语联盟茁壮

互联网拓展了中国言论空间,推进公民意识的发展,这趋势国内外舆论界进行过许多阐述。微博是整个互联网发展的一部分,也是这个浪潮的最新代表。独立评论人自由撰稿人蒋兆勇受访时说,互联网上的数码群体正在扮演类似公民社会组织NGO的角色,不同的网络小组、Twitter群组等数码群体构成网络“话语联盟”,它们看似虚拟,实则牢固;它们的发言正在引导舆论走势,左右社会议题的设置。尽管网民都是平等的,但是网民中的精英由于掌握的信息更多,网络意见领袖与“话语联盟”对大众施加巨大影响,至今已形成主导传统媒体的架势。对比之下,传统的中国官方宣传话语,效果与影响力在滑坡。网络活动从虚拟走向现实的趋势也在抬头。网民通过网上初识后在现实中交往,通过网络发售表达对政治不满的T恤,将它们穿到现实生活中。在轰动的湖北邓玉娇案里,网民自发组织多个后援团赶赴湖北巴东支援,一度迫使当地政府封锁巴东港口,阻止大量涌入的记者与支援者。13亿庞大的中国人口中,有一部分普通居民怀抱干预社会的强烈冲动,网络为他们提供了过去不曾有过的渠道。去年经西藏骚乱、四川地震等一系列事件激起来的网民参与社会热情,有一部分转化成了关注社会的民众力量。

国外也同样如此。最近一次令Twitter名声大噪的故事发生在伊朗大选期间。当穆萨维败选后,伊朗国内抗议活动高涨,政府封锁了YouTube、Facebook等网站。Twitter于是成为伊朗民众与外界沟通信息的主要渠道。他们利用 Twitter转发大量有关抗议活动的图片和消息,成为西方媒体获知伊朗国内状况的重要新闻来源。而相比之下,美国CNN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NBC(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等传统主流媒体显得无力而滞后。

(图)CNN并非无处不在CNN并非无处不在
6月17日,由Twitter组织的一次“140字会议”在纽约召开,邀请了来自美国传统媒体的多位新闻从业者,探讨Twitter对新闻业的影响。这些人分别来自CNN、NBC、FOX NEWS(福克斯新闻)等美国主流媒体。在会上,CNN在伊朗事件中的表现遭到了炮轰。

主持人罗伯特·斯考博咄咄逼人地发问:“当我想知道伊朗街头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发现CNN上什么都没有。”“在那个时刻,CNN在哪里?” 来自CNN的瑞克·桑切斯回答他们其实就在伊朗:“我们的人当时就在现场看着事件发生,我们的记者还遭到催泪瓦斯。” 斯考博没有放松,继续追问:“为什么你们不把你们所经历和看到的故事告诉观众?”

来自NBC的柯里一语道破天机:“有些故事对普通人是重要的,然而没有被报道。”“虽然我们总是强调新闻中人性化的方面,但实际上一些真正个人化的故事或片段因为不符合媒体兜售的模式和配方,无法进入传统媒体”。“社会化媒体将彻底改变我们对媒体的定义”,CNN的惨败逼迫传统新闻业人士思考新的对策。

“在微博守候新闻的最新进展将是以后我们的共同体验。”当代艺术家欧宁是微博的忠实用户,他认为,微博体现了一种公民新闻,或者说社会化媒体的优势。每个人都是媒体,人人都可以成为新闻来源。“而且你可以得到个人化的报道角度和鲜活的现场感。” 传统媒体纷纷看到了微博的力量,将微博作为推广和沟通的平台。《纽约时报》在Twitter上的官方网站已经有90多万名关注者,《华尔街日报》也有5万名关注者。它们将新闻在Twitter上实时更新。在英国,134家一线杂志都开辟了twitter账号,其中《新科学家》《NME》《Dazed & Confused》等杂志的关注者都在2万以上。

《南都周刊》在Twitter和饭否都开了官方账号,在饭否它一直排在关注度前五名之列,关注者高达2 万多人。《南都周刊》负责维护Twitter和饭否账号的杨海英告诉记者,“微博上信息来源渠道广泛,但信息的可靠性却很低;传统媒体提供的是经过审核的可靠的信息,这可作为微博信息来源的一个重要渠道。微博简便、快捷的信息发布与分享模式正好弥补了纸媒的劣势。”


微博 - 影响与价值 [回目录]


互联网对官方宣传战略构成压力

官方对它是抱着“又爱又防”的心理。在引入中国后,互联网被当成现代化的代表符号之一被热情地追求,“ 中国网民人口世界第一”的论述里隐然含着中国比西方国家更早拥抱现代通讯科技的满足感。但另一方面,这个工具难以驯服的特质也日益让当局看到管控的难度。 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刘云山不久前警告说:“互联互动、即时传播、共享共用的特征,使互联网的媒体功能日益凸显……如何积极利用、科学管理互联网,已成为重大而紧迫的课题。”
针对这个“重大而紧迫”的课题,中国近年采取监督防堵与主动抢夺舆论话语权并进的软硬兼济法。在监督防堵的一面,中国投入大量人力财力,构建高度先进网络信息过滤系统(网民称之Great Fire Wall,即长城防火墙,有人认为是世界最先进的网络过滤系统),以过滤掉当局认为有害的境外信息。
其次是封博客、网站,例如在新疆暴动发生后,政府上周一傍晚、周二傍晚、周二深夜先后关掉了Twitter、Facebook与饭否。虽然,网络精英依然能用工具“翻墙”上网。
官方近期也放宽官媒的言论尺度,力图以此增强官方消息渠道在民众心目中的权威地位与可信度,与网络话语争夺影响力。突发事件时让官媒率先发布消息以抢占话语先机,例如在新疆暴动中,政府隔天中午即通报死亡人数,央视新闻播放暴动现场画面,就显得少见。
从新疆事件里官方媒体与网络话语的“实战”结果看,网络消息仍比官方快,不过,官方最终公布的权威数据仍是大家需要依据的信息。但在另一方面,5月7日乌鲁木齐汉人大示威,官媒避而不谈的表现又让网络精英在“听众魅力竞赛”中胜了一筹,凸显传统信息渠道的不足。
网络,正成为官民间的新角力场与互动空间。在社会参政渠道极其有限的情况下,网络为官方、社会、与民间意见领袖互动、探测,甚至拉锯提供了公共平台。事实上,民间声音壮大与政府权威相对弱化,本是现代化必然结果之一。随着中国市场经济发展以及网络工具必不可免的不断推陈出新,这场拉锯将继续演进与加剧。
一些人认为“网络发展必将导致民主”的判断过于乐观,但至少可以说:有了官、民、民间意见领袖的网上拉锯,彼此的边界、关系都将持续转变,互联网为政治改革注入动力,推进中国政治发展的重要作用也由此得到彰显。

谣言止于智者

(图)一只蝴蝶轻扇翅膀能引起地球另一端海啸的微薄一只蝴蝶轻扇翅膀能引起地球另一端海啸的微薄
微博已经成为媒体获取信息的重要管道。新闻记者到这里来发现新闻源。7月2日,饭否上有饭友提供了一个网址 “美国国会公开议员收入了”,链接直接通到美国国会网站。三天后一条名为《美国会网上公示收支》的新闻才出现在中国各大媒体。依靠网友聚合的力量,饭否的消息远远比媒体超前。 NBC的柯里是从T w itter上获悉朝鲜发射导弹的消息。“我打开电视发现没有一个地方在报道这个事情。于是我立即跳起来,在Twitter上寻找可靠的消息源并即时写了报道。”
然而,如何保证Twitter上信息的可靠性?这是微博最受到质疑的一个方面,也是传统媒体人士面临的问题。柯里指出,在使用微博作为信息来源时,“我必须非常小心,让自己不要被假消息误导”。 著名博客东东枪是饭否“第一男主角”,关注度排行第一。喜爱曲艺的他经常口吐妙语,偶尔开开玩笑。6月29 日,他随手在饭否上记了一句:“据传,A dobe公司即将推出Photoshop软件,官方中文译名———‘佛陀绣谱’”。第二天当东东枪再度上线时,发现“佛陀绣谱”成了饭否“热门话题”头一名。原本用的是“据传”,很多人一转载就变成了“已经宣布”。 “难道这玩意儿真有人相信?!以后还让不让人搞创作了?!”东东枪无奈之下只好澄清,自己不过是开了一个玩笑。
在微博冒用名人名字的也不少见。谷歌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就曾遇到“李鬼”。他的英文名 “K aifulee”被人捷足先登,在Twitter开了账号,还用这个名字来发布消息,被许多媒体引用。李开复不得不与Twitter进行沟通,才拿回了Kaifulee的账号。为防止类似事情再发生,李开复在Twitter中发声明称,饭否、校内等地的李开复账号均属假冒。
众多的研究者指出,微博也是谣言的温床。Twitter上最多的就是关于明星的谣言。正在和胰脏癌对抗的好莱坞明星派屈克·史威兹,已经在Twitter上被传死了好几次,他必须不断出来澄清,告诉大家他还活着。 有时微博会成为诽谤或攻击他人的帮凶。美国女作家艾丽丝·霍夫曼使用Tw tter咒骂批评她的书评人希尔曼,不仅称对方是个白痴,而且在Twitter上公布了希尔曼的电话号码和电子邮箱,号召书迷群起而攻之。此事经媒体报道之后立即引发哗然,霍夫曼不得不关闭账号并道歉。《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在评述此事时说:“霍夫曼没料到Twitter这样的社会化网络催生、培育、煽动起争议的火焰来会多么快。” 然而作家冉云飞的看法却不太一样,在他看来,微博上可能有这样的消息,也可能转那样的消息,看上去很矛盾,却能够培养一个人的判断力。“中国人在上过Tw itter、饭否、博客、BBS之后,他会逐渐形成自己的判断力,不再盲从某种权威提供的答案。不要害怕信息多,人的理性就是在信息的比较中产生的。”

更多未知价值
2009年3月27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一场名为“八零后的社会空间”的会议在这里举行,邵忠基金会邀请安猪、朱凯迪张悦然等80后代表人物作为嘉宾,梁文道主持。
邵忠基金会的总监,艺术家欧宁特意设计了一个环节:采用饭否进行现场提问。“饭友”们用手机或网页发送评论或问题,通过饭否的crosstalk系统向现场的嘉宾发问,或发表自己的看法。梁文道在这里第一次见识了微博的强大功能。欧宁回忆:“午饭时我们略微向梁文道解释了饭否的运作原理,下午他就能运用自如了。”
来自现场或千里之外看网络直播的观众,通过饭否提的问题在会议现场的大屏幕上滚动播出。主持人梁文道忍不住感叹:“看‘大字报’上得多快。”问题都非常尖锐,有时令台上的发言者尴尬。一位饭友毫不客气地指出“XX嘉宾的说法与主流媒体的看法完全相同,丝毫看不出自己的观点。”
1月在深圳举行的一次“社会能量论坛”上,欧宁同样采用微博饭否来获取观众的想法,“中国人不习惯在公共场合站起来说话,但匿名或化名发短信则很大胆疯狂”,欧宁说,他已经四次采用饭否进行会议提问,很多时候造成演讲者的尴尬,他觉得这是微博价值的一部分,“可以去偶像化和神圣化”。
欧宁是在写了两年博客之后发现了微博,“最初只是想把自己一闪念的东西记录并公布出来,因为短,它容易一闪即逝”。现在微博已经成为他最主要的信息来源之一,每天“无饭不欢”。还有很多博友通过饭否与他交流,提供信息,成为他对外沟通的一个主要渠道。
“微博是个革命,它的应用价值还有很多未被挖掘出来”,欧宁认为,网民在使用过程中会出现自发的应用,这才是微博神奇的地方。 著名的语词专家黄集伟每个季度都会公布一次他搜集到的当下鲜活的语词。
而这半年来,新语词的量越来越大,“就是因为微博出现了”。从微博上收集来的新语汇,已经占据他发布词汇越来越大的比重,目前在一半以上。
“我是小三阳,有没什么办法可以转成小沈阳?”“倒霉是一种永远不会错过的运气。”黄集伟念着他从饭否上手抄下来的妙语,兴奋得难以自抑。“微博大量催生语录语文,且顺手培养出一大批语录体大师。” 黄集伟在自己博客上公布的“09年语文第二季”,内容全部来自饭否,并注明作者。为了收集尽可能多的妙语,黄集伟关注了两千多个饭友,MSN上的饭否机器人每秒钟闪动一次。“删掉谁呢?谁都可能是孔子。”他还在饭否上到处“闲逛”,希望发现更多有趣的语言。“微博正在创造一种简短而锐利的文本。当然它也有不好的一面,比如口水化,碎片化,扁平化。如果你想深入思考一个问题,当然不是来这里。”

微博 - 盈利点在哪里 [回目录]

(图)微博的盈利模式在哪里?微博的盈利模式在哪里?
“成为互联网上的一种流行首先需要大量的人气,不过有了人气并不简单等于具有投资价值。”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李文飚说,“投资需要考量很多因素,例如商业模式,其在互联网生态中的位置,是否具有爆发性成长的潜质等等。”但何一款互联网产品,无论是互联网社区、博客还是微型博客,有了人气之后,要考虑用户增长,即如何留住用户。
启明创投投资经理王琦对CBN记者表示,国内的微型博客眼下依旧处在一个人气积累和品牌打造的时期,目前尚且很难确切地指出微博的长期增长潜力到底是什么,也就更难回答微博未来要如何赚钱的问题。
微型博客的用户在哪里?这是王琦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之一,在中国,知道Twitter的人也许只有时尚一族,少数名人、记者、商人可能也会整天泡在 Twitter上,但它在中国其他人群中并不受欢迎,Twitter尚且如此,很难说预计其他“国产”微博的用户量会达到怎样的规模。
微博的商业模式也是一个需要解答的问题,从广告投放的角度来说,博客具有很高的私密性,用户不喜欢插入式广告,对商家故意放置的链接也很反感。王琦认为,即使在微博上成功植入了广告,用户也没有流失,但广告效果却很难判断。目前还没有一种全面的监测博客广告投放效果的工具,用户心理是非常微妙的,和周围的场景息息相关。
而Twitter的创业团队也没有研究出一个好的盈利模式。从一般的互联网分析角度来看,Twitter可以产生利润的很多业务,其他网站同样可以。搭载于实时搜索结果的广告?Google可以利用Twitter的数据做到这一点。戴尔也声称通过Twitter赚得了150万美元的营收。
Twitter面临的一个风险是,通过让其他公司运作昂贵的、复杂或有风险的服务,使得本身价值得以释放。但也有人指出,如果Twitter可以让那些公司放弃这些成本高昂的服务,通过精简,将重点放在Twitter的核心区域,那么可以笑到最后。因为围绕 Twitter的整个生态圈已经建立起来,Twitter总有一天会发现新的庞大的收入来源。


微博 - 中国微博发展概况 [回目录]

2006年Twitter的出现把世人的眼光引入了一个叫微博的小小世界里。国外Twitter的“大红大紫”,令国内有些人

(图)中国的饭否中国的饭否
终于坐不住了。

2005年从校内网起家的王兴,在2006年把企业卖给千橡互动后,于第二年建立了饭否网。同样擅长技术活的李卓桓也瞄准了这个行业,叽歪网很快紧随饭否上线。而腾讯作为一个拥有4.1亿QQ用户的企业,看着用户对随时随地发布自己状态的强烈需求后,也忍不住尝试了一把,2007年8月13日腾讯滔滔上线。

到了 2009年,曾创立讯龙珍爱网的李松又带着嘀咕网杀入微博阵营。 前赴后继者络绎不绝。但事实证明,Twitter建立的“微型王国”不是在短时间内掘出黄金的浅矿,国内微博企业目前尚处于慢热的状态。

据悉,饭否网、叽歪网等目前仅拥有几十万用户,每月处理几千万条信息。国内微博不约而同地将现在的目光放在了产品调整以及服务完善上,在尚无法吸引到风险投资的眼光之前,他们最需要做的,是如何靠自己的能力继续活下去。

国内微博企业无一例外地把学习的榜样都锁定在了Twitter身上,由于是本土中文服务,与其他网站互通性更强,自然比Twitter更能吸引国内用户。

易观国际CEO于扬将国内微博行业的发展比喻为正处于往上爬坡的阶段。在他看来,互联网化和泛媒体化的趋势开启了第一代博客的应用,而互联网持续的高渗透率以及当下媒体消费者也是媒体生产者的理念,催生了类似微博这种新生平台。

“微博是希望得到关注的人或企业的一种表达方式。”于扬认为,国内微博的形式已向类Twitter化靠近,但在与Twitter实质性内容相比,仍处于早期阶段。他分析,在Twitter上既有个人用户日常生活的感悟,又有企业注册账号用于推销产品等。而国内的微博则以个人用户为主,发布内容多表达自身的喜怒哀乐,受众也远不如国外的广泛和著名。在国外,奥巴马、韦尔奇等都使用Twitter。每家微博企业也主要依靠各自平台技术的优势特点来争取用户。

饭否网通过饭否排行榜、饭否搜索、手机拍照客户端“拍拍”等产品的翻新花样留住用户。而据李卓桓介绍,叽歪网则注重与20多种即时通讯工具的互联互通,并通过已申请专利的“叽歪大屏幕”互动平台,将服务带到线下的会议现场中。

李松则说,嘀咕网有一个插件叫做“嘀神”,可以在Twitter、校内网、叽歪、饭否、做啥、开心网51网FriendFeed海内网占座网等多家网站保持信息同步。

腾讯则将滔滔作为增加QQ用户黏性的一个产品,将其功能整合到QQ空间等产品中。


微博 - 各方观点 [回目录]

一些人可能会对信息高速公路被用来传递某人正在吃什么这类无聊消息感到悲哀。
面对这样的说法,微博客们纷纷反击,常在博客里回敬:“如果你不理解为什么打工仔喜欢用山寨机聊QQ,或者30岁IT闷汉掰着PSP傻乐,那么你一定也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在Twitter上报告自己得了角膜炎和抱怨昨晚在电影院坐前排的那个胖子有多讨厌。”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社会学家克劳德费舍尔(Claude S. Fischer)也宽慰说,这种事情,电话当年也遇到过。他写的America Calling一书是一部有关美国电话的社会史。费舍尔说,电话最初被认为是用来干正经事的,但上世纪20年代的某个时候,美国电话电报公司 (AT&T)突然发现,“电话闲聊”是个赚钱的好法子。它随后开始鼓励人们有事没事就拿起电话拨打一气。

费舍尔说,像所有人,特别是那些较年长的人一样,他也对许多网络交流的内容之贫乏感到震惊。“如果你看看这些信息的内容就不得不说,他们到底想说些什么?但心理学家可能会告诉你,微博用户在意的是彼此保持联系,而不是相互说些什么,”费舍尔说道。


微博 - 参考资料 [回目录]

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1567099.htm

南方网http://www.nanfangdaily.com.cn/spqy/200907120032.asp

IT专家网http://www.ctocio.com.cn/news/318/7430318.shtml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微博 twitter

同义词: 微博客,微型博客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507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14

词条创建者 : 亢亢儿

编辑者 : 亢亢儿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