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丁酉(鸡)年闰六三十

(图)网瘾电击疗法讽刺漫画网瘾电击疗法讽刺漫画

  网瘾电击疗法是指在“患有网瘾”的孩子的太阳穴两端接上电极,以5毫安以下的电流通过孩子的脑部,造成疼痛刺激,同时告知孩子“如果网瘾复发将再次遭受电击”,从而给孩子造成恐惧感,最终迫使孩子戒掉其网瘾。 2009年7月13日,卫生部紧急叫停了这项治疗方法,称电刺激治疗网瘾技术的安全性、有效性尚不确切,暂不宜用于临床。
  网瘾电击疗法创始人为杨永信。据中国青年报报道,目前正在接受这种“治疗”的孩子有100多人,而已经接受过这种“治疗”的孩子数量高达3000人!

  网瘾:Internet Addiction
  电击疗法:Electroshock Therapy

网瘾电击疗法 - “戒网专家”杨永信的网瘾电击疗法 [回目录]

(图)杨永信杨永信
  杨永信,男,出生于1962年6月,汉族,中共党员,临沂市河东区人,1982年7月毕业于沂水医学专科学校临床医疗专业,同期被安排至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工作至今,从事精神卫生医疗专业23年。2006年1月,在全国率先成立“中国杨永信网络成瘾戒治中心”,开始探索一套“心理+药物+物理+工娱”戒治模式,首创“戒瘾网吧”、“戒瘾学校”、“戒瘾同盟”和“心理课堂”,从矫正网瘾患者的性格缺陷入手,形成了一套独特的网瘾戒治模式。
  根据媒体报道,杨永信运用其治疗手段成功地使近3000名青少年摆脱了网瘾,获得了家长和舆论的好评,然而,他对“患者”的疑似不人道治疗手段等行为也在媒体和网络上引起了强烈争议。

  中国杨永信网戒中心紧邻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占据了一栋独立小楼的二到四层。这里离四院收治精神病人的楼也不远,大门口和二楼都有人看守。在距离二楼出口还有大概3块瓷砖的位置上划有“警戒线”,未经许可踩线,是一个危险的举动,它意味着你有可能被直接拉入13号室。
(图)网络成瘾症状网络成瘾症状
  杨永信在这里建立了足够的权威,无论孩子还是家长,都会毕恭毕敬叫他“杨叔”,一位自称是省人大代表、某市一个大厂老板的家长也不例外,出门皆让杨叔先行,说话则待杨叔示意。一本名叫《战网魔》的书描绘了家长们的心理状态:“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称呼的问题,而是代表了一种心理,一种感情,一种需要,一种尊敬,一种无法抗拒的精神寄托。”多数孩子是被绑来或者骗来的,网戒中心还设有“别动队”,由类似寇这样的盟友组成,负责到临沂本地的网吧去“抓人”——如果他们获得家长许可的话。

网瘾电击疗法 - 卫生部叫停电击治网瘾 [回目录]

  中新网2009年7月13日电 今天,卫生部在其网站上发布《关于停止电刺激(或电休克)治疗“网瘾”技术临床应用的通知》,对近期各地出现的“网瘾电击疗法”做出暂不宜应用于临床的研究结论,要求各地立即停止该项治疗。
  针对近来,广受社会关注的“醒脑电击疗法”治疗“网瘾”,卫生部专门组织专家就该诊疗相关问题进行了充分研究和论证。专家一致认为,电刺激(或电休克)治疗网瘾技术的安全性、有效性尚不确切,国内外并无相关临床研究和循证医学依据,暂不宜应用于临床。卫生部要求各地根据专家讨论意见以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办法》等有关规定,停止辖区内有关医疗机构电刺激(或电休克)治疗网瘾技术的临床应用。若开展科学研究,应按规定申报,经批准后须充分尊重受试者知情权和选择权,不得收取相关费用。

网瘾电击疗法 - 专家称电击治“网瘾”并不可取 [回目录]

(图)专家称电击治“网瘾”并不可取,网友签名反对杨永信专家称电击治“网瘾”并不可取,网友签名反对杨永信
  暑期将至,不少家长担心孩子的“网瘾”因空闲而发作,纷纷四处打听哪有好的戒瘾机构。近日,有关于中国山东戒网瘾专家杨永信用强行禁闭、电休克等方式治疗“网瘾患者”的争议更是甚嚣尘上。不少接受过治疗的“网瘾患者”对杨永信进行了全面批判,而杨永信和部分家长则坚持治疗方法合理有效。
“电休克治疗”用于严重抑郁等治疗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心理科王相兰博士介绍,从有关介绍不难看出,杨永信的电击治疗属于精神疾病治疗常见的“电休克治疗”的范畴,但二者又不完全相同。“常极度躁狂的精神病和严重自杀倾向的抑郁症患者,我们才建议首选‘电休克治疗’。”
  据杨永信介绍,给孩子的电疗通常在3毫安左右的微量电流,电流较小,针对精神分裂症和抑郁症的‘电休克治疗’则往往需要100毫安以上的电流量。还辅助了精神科中西药的治疗手段,是极小剂量的抗抑郁剂和抗焦虑剂。
  但即便如此,王相兰表示,给严重精神疾病患者电击时,他们是处在失去知觉无意识的状态下,整个过程中,患者不会感到痛苦。但电击治“网瘾”中,有孩子明确表示感觉犹如“100万根针从脑袋穿过”。“用十分痛苦的感受来惩罚‘上瘾’的孩子,这手法绝对不可取,”王相兰立场明确地说,电疗或许可以暂时起作用,但治标不治本,长期的作用目前很难出来。
(图)杨永信戒隐中心13号惨叫:放我走好不好?杨永信戒隐中心13号惨叫:放我走好不好?
“网瘾”不可轻易“电疗”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系教师王新认为,要规范网瘾治疗,必须要先回答“什么是网瘾”,然而,对于这个问题,至今还没有一个权威结论。王相兰表示,目前没有标准认定“网瘾”属精神疾病范畴, 不应该盲目使用电击疗法,将其收治进精神卫生中心,作为精神疾病来治疗是有问题的。精神卫生科医师在病人做电击休克时,是否具有明确适应征的。
  王新认为,现在网瘾治疗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法律底线”问题,那些被扣上“网瘾”帽子的孩子的基本公民人身权利怎么去保护?他们的生命健康权怎样保护?谁能保证电击不会对孩子造成二次伤害?”
孩子上瘾家长须反思
  为什么反对电疗戒网瘾的呼声不断高涨,仍有家长执着此方法?“只要能帮孩子把网瘾戒掉,做什么我都愿意,可是如果这些都没有用,我该怎么办,难道只有送孩子去电击?至少那里出来的孩子都变听话了!”一个妈妈无奈地说。
  很多家长想不明白,他们非常爱孩子,愿意为孩子做任何事情,可孩子为什么不体谅父母,一旦迷上网络就与家长对立起来?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心理医生傅鑫说, 这恰恰表明家长在亲子沟通方面存在严重不足。由于孩子的自制力普遍较弱,一旦染上“网瘾”就难以自拔。而家长不擅于沟通和表达,是导致亲子关系紧张和青少年问题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
  广州白云心理医院的热线专家陈美卿则表示,父母对孩子的内心世界一无所知,对孩子的想法缺乏了解和关心。当孩子出现问题的时候,他们处理问题的方法简单且粗暴,非打即骂,很少尊重孩子。专家表示,孩子身上出现问题,根源往往在家长那里。良好的家庭教育显得尤为重要。首先,良好的家庭教育表现在家庭和睦;第二,父母要做孩子的榜样;第三,家长只在生活上、物质上关心、满足孩子是不够的,真正爱孩子就要走进其心灵深处平等对话,了解其喜怒哀乐,帮他们解决实际困难和问题。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热词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3125 次

编辑次数 : 9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1-21

编辑者 : Matchedman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