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Shared joy is a double joy; shared sorrow is half a sorrow. 快乐因分享而加倍,悲伤因分担而减半。 跟读

汉语站

d
“原”字的本义就是“源泉”,如《左传?昭公九年》:“木水之有本原。”这就是说:木有本,水有源。从这个本义又引申为开始、起源,如《管子?水地》:“地者,万物之本原。”从“源”的“水流平缓”之义,又可引申为平坦之地称为“平原”。在上古根本没有“源”字。一个“原”字既表示“水源”,又表示“平原”
d
夏”字的上古形体较为复杂。金文其上为“头”,中间为“躯干”,两侧为“手”,其下为“足”,实际上就是“人”形。“夏”字的本义是“人”。《说文》讲:“夏,中国主人也。”所谓“中国”,即指黄河流域及中原一带。所以古代中国人也称为“华夏”。作为一年之中的第二季“夏”,那是假借字的问题,这与“夏”字的本义无关。
d
“冬”字本来是“终了”的“终”字。甲骨文字形很形象,就像一段丝或者一根绳索,两头都打上结,表示两个顶端,也就是“终结”的意思。而冬季又是一年四季中最末的一个季节,所以就借用这个“冬”字来表示。那么再要表示“末了”的意思又该怎么办呢?就另外在“冬”字之旁加上表义的“丝”,造出了一个新形声字“终”字。
d
“历”字的上古形体很有意思。甲骨文的上部是两棵“禾”,表示一行一行的庄稼,下部是一只脚(止),脚趾朝上,脚后根朝下,表示脚步从一行一行的庄稼中走过。“历”字的本义是“经过”,如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说:“足历王庭。”也就是说:从匈奴君主的住处走过。由这个本义又可以引申为“逐个地”、“一件一件地”。
d
“厚”字本为形声字。甲骨文的形体,上部为“厂(厓)”形,下部像一个敞口尖底的酒坛形,表声。《说文》:“厚,山陵之厚也。”这个说法基本正确。厚与薄是相对的,如《荀子?劝学》:“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由“厚”又可以引申为“深”、“重”,如“无可厚非”、“隆情厚谊”等。
d
“区”字原为“瓯(ōu)”字的初文,是一种小盆之类的容器,是个象形字。《说文》:“区 藏匿也。”是说能装东西的器具。《说文》:“瓯,小盆也。”可见“区”与“瓯”本为同义。段玉裁说,因为“区之义内藏多品,故引申为区域为区别”。又因为“区”本为“小盆”义,由“小”又可以引申为“区区”义,也正是“小”的意思。
d
“丝”字就是个象形字。甲骨文形体就是两小把蚕丝扭在一起之形。“丝”的本意是“蚕丝”,如李商隐《无题》诗:“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在《盐铁论?散不足》中有这样的话;“古者庶人耋(dié,七十岁)老而后衣丝。”这里面的“丝”字可不能理解为单纯的蚕丝,而是指“丝织品”。后来引申用来形容细微之极。
d
匠”字是个会意字。外框“匚”是口朝右可以装木工用具的方口箱子,其中的“斤”就是木工用的斧头,所以在上古只有木工才叫“匠”。“匠”字的本义就是木工,亦称“木匠”,如:“匠石运斤成风。”(《庄子?徐无鬼》)可是到了后来,具有专门技术的人都可以称为“匠”,如《韩非子?定法》:“夫匠者,手巧也,而医者齐(同“剂”)药。”
d
“庆”的甲骨文形体的左边是“文”,右边是一只头朝上的“鹿”,这是表示身上有花文(纹)的极为美丽的鹿。可见“庆”字本是个会意字。《说文》:“庆,行贺也。”恐非本义。由甲骨文得知,“庆”的本义应为“美鹿”,而“行贺”只能是引申义。后世本义消失,多用其“庆贺”、“祝贺”等引申义,比如“蜀遣卫尉陈震庆权践位。”。
d
“引”字,是个指事字。甲骨文的形体,是一张大弓,弓背上有一小画作为指示符号,表示是引弓之处。《说文》:“引,开弓也。”这是对的,如卢纶《和张仆射塞下曲》:“将军夜引弓。”开弓使弦满,相距益长,因此可引申为“延长”、“长久”之意,如《诗经?小雅?楚茨》:“子子孙孙,勿替引之。”
实用附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