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爱词霸汉语  > 杂文  > 社会百态  >  正文
“蜗居”、“偷菜”与城市生活
2009年12月23日03:14    来源:中华杂文网    作者:张永峰

  近来有两件事特别牵动人们的神经,一是《蜗居》里的“偷情”,二是网络上的“偷菜”。  

  《蜗居》热播以来引发的热议至今未息,其中“政治不正确”的男主角宋思明让当今无数女人崇拜迷恋,一时间众多女性满怀柔情地盛赞这个“坏男人”,毫不掩饰对这个“女性杀手”的倾慕。这颇耐人寻味。  

  这部电视剧主要讲述了两方面的内容,一是海萍一家在大都市讨生活、做“房奴”的苦辣酸辛;二是宋思明和海藻的婚外偷情牵扯出各种矛盾纠葛。这两方面因为海藻这个结构性的中介而联系在一起。其中,海萍一家的生活道出了大都市中小人物的悲哀,这悲哀一方面是一套命根一样的房子给海萍这样的“房奴”带来的艰难困苦,另一方面是这“房奴”地位对海萍的精神戕害,她几乎每一根神经、所有的动机、考虑一切问题的出发点都在房子的左右之下,房子统治了她整个的灵魂。  

  正是在海萍这种困顿生活的对照下,海藻有两条路可走,一是重复海萍走过的路,二是做宋思明这样的成功人士的“小三”。最终海藻选择了后者,但她走上这条路的每一步都有海萍一家的困顿做推动力。从客观上讲,海藻每一次求助于宋思明都是为了解决姐姐家的困难,每一次的求助都让她向宋思明的怀抱迈进了一步。  

  宋思明的男人魅力在网络上有各种各样的归纳,但从根本上说,他的魅力是在与小人物的对照中产生的。对海萍、海藻来说是天大的难题,在宋思明那里却不费吹灰之力。他呼风唤雨、手眼通天,无所不能,有了他,一切困难都轻松化解,一切烦恼都烟消云散;与小人物的庸碌算计、缩手缩脚、焦头烂额相比,他从容淡定、气质儒雅、讲究品位,对高档消费了如指掌、一掷千金,既浪漫重情又有男人血性。所有这些构成当下成功男人的理想形象,使他成为众多女性心仪倾倒的对象。但是,宋思明如此具有魅力的社会原因却并不被观众所重视,尽管他的以权谋私、经济犯罪造成他的悲剧结局,但这并没有减损众多女性对他的喜爱,甚至网民们高呼“给他做小三也值了”。这可见出当今真正左右人们生活理想和价值观念的力量到底是什么,有多么强大。  

  人们把这部电视剧称作社会伦理剧,也就是说,在家庭伦理之外还有社会伦理关怀。按说,宋思明这些腐败官员的“高等生活”与海萍、海藻这些小人物的悲苦人生形成鲜明对照,这本该引发人们对社会伦理问题的关注,没想到这反而成就了宋思明的魅力风光,这不得不说与我们如今的价值观念和对待“偷”的态度有关。就宋思明来说,他一方面偷掠国家财富,一方面偷掠少女的感情,前一方面的得逞保障了后一方面的成功,这是强势的偷掠。而对于海藻来说,她的偷情与偷人多是出于弱势地位所迫,虽是迫不得已但毕竟可以不劳而获坐享其成,如果没有她的“偷”,海萍一家的扎根都市、个人奋斗只能是个梦想。可以说小人物越是生活艰难,这种“偷”的潜在心理推动力就越大。  

  也正是这种“偷”的心理推动力,造成了当今城市生活高压之下“偷菜”游戏的繁荣。“偷菜”游戏既不需要强势“偷掠”的权力保证,也不必承担海藻那样的道德风险,尽可以在虚拟仿真的环境中享受不劳而获坐享其成的快感。在缓解城市生活所造成的心理压力之外,“偷菜”游戏对社会心理失衡提供了一种象征性弥补。  

  现代城市生活中陌生异己的环境、物欲物化的氛围、贫富分化的现实,使得纯朴诚实、厚道礼让早已被生存竞争、小心防范所代替,即使是游戏,也不可避免地复制着“斗智斗勇”的生活逻辑。而且,在“偷菜”游戏中,恶搞之后的窃喜,巧取豪夺、一夜暴富的心理满足来的又是那么容易安全,人们何乐而不为呢?现代城市生活一方面制造瑰丽的生活幻像,另一方面又产生出社会不平等,将人们挡在那瑰丽的世界之外,无奈的人群不管自觉不自觉都在这样的宰制当中,那么,大家除了如此寻求心理失落的安慰之外,另外的生活态度在哪里呢?  

  最近有文章称“偷菜”是一种流行病,这病的防治应该和《蜗居》所呈现出来的社会伦理问题一起来考虑,必须从我们的价值观念和对待“偷”的态度着手。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更新验证码
更多关于 社会百态 的文章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