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爱词霸汉语  > 杂文  > 社会百态  >  正文
男性视角下的缺失
2009年12月21日11:19    来源:红袖添香    作者:雅沁幽馨
    从古代的女子无才便是德,到现代的女性择业受歧视,自古以来,女性一直处于被压制的状态。有时候,政治斗争的需要把“红颜祸水”的女人推上了烽顶浪尖,许多时候,女人的行为都是不得已的。成功了,功劳是男人的;失败了,罪过是女人的……  
  
  明代“四大传奇”是恢弘庞大的人物群像著作,所描绘的人物形象缤纷多彩,然而,遗憾的是,女性形象却是有所缺失的,女性处于受压制的状态,位于贬低的失语地位。
  作为明代“四大奇书”之一的《水浒传》就是一部歌颂男性英雄的小说,虽然由于受到人类社会由男女两性组成的特性的形象,在众多叱咤风云、侠肝义胆的英雄豪杰之下,也描绘了千姿百态的女性形象,但女性是鲜少而黯然失色的,女性形象是缺失的、异化的、不完整的,在这种情况之下,作品所表现出来的女性观是复杂而矛盾的。一方面赞美尊重妇女,另一方面又对女性有着一种特殊的仇视心态;在具有进步的反对片面的贞操观的女性观的同时,也还保有着对女性美的否定和红颜祸水的观念,“女性祸水观”、“天理与人欲的矛盾”、“男尊女卑”等落后的女性观还影响着作者。
  一、黯然失色的女性形象
中国传统社会是一个男权社会、女奴社会,一个女性失去自由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中,女性是弱势群体,一直处于边缘角落,是男权压制下的附庸体。在这种条件下形成的文学史,是一个由男性掌握着话语权、女性处于“失语”状态的历史。作为封建社会条件下深受传统观念影响的一部大著作,《水浒传》中的女性形象也是这种不完整的“待遇”。在这样一部“英侠传奇”之中,几乎没有一位女性是小说的“主流人物”,她们或者在小说中充当被梁山好汉们屠杀虐待的反面角色,或者同化于好汉群体之中,或者融化在芸芸众生之中,根本不能算作一个完整生动的艺术形象。
  《水浒传》中的女性大体上分为四类:梁山上的雄化女英雄:孙二娘、顾大嫂、扈三娘等是一类;被男人凌辱糟蹋的弱女子:被郑屠霸占又抛弃的金翠莲,被高衙内父子逼死的林冲的妻子,被强盗抢掠奸污的荆门镇刘太公的女儿等是一类;阅历深、有主见、有图谋的王婆、虔婆、老鸿等老一辈女性有组成一类;第四类是被视为“淫妇”的市井女性:潘金莲、潘巧云、阎婆惜、白秀英、贾氏、李巧奴等。
  从善恶观念来分,《水浒传》中的女性又可以分为“善”、“恶”两类,除了阎婆惜和潘金莲等被视为“淫妇”、大恶不作的“恶”外,其余的女性都是善性的,尤其突出“英雄谱”中的孙二娘、扈三娘等。
  然而,《水浒传》的善恶观是混乱的,对于女性,在善恶问题上的区别也是不太鲜明的,衡量她们优劣的重要标准是是否具备高尚的人格。而所谓的“高尚”也是不分明的,因此,所谓的善与恶是难以清辨的。
  二、复杂的女性观
  传统的女性观是中国封建文化中的糟粕的一部分,是压迫与欺凌的表征之一,父权主流价值体系箝制着女性的发展,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夫高于妻、男高于女这个封建基本框架压得女性抬不起头来。
  所谓的格物致知使得女性作为一种类型被嵌入严密的道德伦理程序之中,女性被男性类型化了,花木兰就是这种类型化的典型。《水浒传》中受到赞美的女英雄属于这种类型化了的女性。
  (一)对英雄女性的赞美
  梁山上的雄化的女英雄以义或勇的形式出现在水浒诸英雄的群相中,而“义”和“勇”也同时是梁山英雄的共同特征。这种特征是男性的主要特征,因而几位女英雄也就带上了一些男性特征,女性的情感特质被遮掩了,女性特征被消解了,而有了男性气质的伪装。扈三娘破传统的配对现象是对水浒大小英雄勇力的证明,所谓 “美女配英雄”,姻缘佳话,皆大欢喜。由此可以说,在男性气息浓重的水浒英雄世界中,女性类同于男性。女英雄有因为此得到了一点赞美与尊重。
  武艺高强的顾大嫂,一身的好武艺甚至比男子还勇猛厉害,连丈夫孙新都对她无可奈何,拜倒在她的脚下。她的英雄事迹非凡无比,劫牢救二解、三打祝家庄显得豪爽侠义,混入敌牢救史进显出机智细心。初看孙二娘,只觉得她粗野残忍、杀人不眨眼,其实在作品特定的审美标准之下,在男权话语所树立的尺度——悲剧崇高、宏大叙述、承载大道之下,她恰恰是一个阳刚气十足的可以媲美于真正男子汉如李逵、武松的女中豪杰,作者这样来写是为了从另类的视角上凸显她的性格美,展现她过人的光彩。扈三娘既有武艺又有美貌,作品两次用诗词赞美她,又以一系列非凡行动展示她的英雄本色。二打祝家庄她一出场就令人刮目:先生擒王英,再斗下欧鹏,又力战马麟、紧追宋江!以后又活捉彭玘、郝思文,连名将呼延灼也不能占她半点便宜而不住赞叹。
  这些恰恰是因为她们有着男性的特质,有着男性化的俯瞰和囊括大事变得胸襟而得到了赞美与尊重。
  封建社会的妇女观要求妇女“从一而终”、“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妇女改嫁就是失节、失贞。而《水浒传》反对片面的贞操观,关于改嫁问题是比较开明的,并不赞成那种残酷地摧残人的精神和肉体的守节行为。这从“一丈青”扈三娘身上得到集中体现。而且对于男女之间的结合也有自己崭新的看法,流露出妇女婚姻自由的观点,对那些不按妇女或其父母意愿强迫促成的婚姻加以否定,对受害妇女予以同情、“解救”。如周通逼迫刘太公女儿成亲,被鲁智深一顿好打,又在智深“他心里怕不情愿”的劝说下,被迫退了婚。宋江等见王英抢了妇女上山做压寨夫人,忙去劝说放人。李逵听到宋江抢了刘太公的女儿,心中大怒,扯下“替天行道”的大旗等等。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对妇女的某种尊重。
  对妇女的尊重还体现在对妓女的描写上。虽然对妓女并没有多少好感,但仍然按照现实主义原则对李师师作了客观描写。李师师才色过人、热情大方,理解、同情梁山好汉,甘愿冒险接受“招安”信息的传递任务等都显示了她的喜人之处,而灯红酒绿的生活及对燕青的“嘲惹”、对大包金银的收受也都在表明她的身份。 
  (二)对女性美的否定
  一部伟大的作品在超越时代的同时,也必然受到时代思想意识的束缚。《水浒传》在具有先进妇女观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根深蒂固的儒家妇女观的影响。作者在写出封建礼教戕杀人性的同时,却也体现了对女性的贱视、不理解和视女人为祸水的思想。体现了女人美丽必****歹毒、中帼英雄则丑陋粗鲁的偏见之论。  
  1、“美”与“恶”的统一
  综观《水浒传》中的女性形象,凡是容貌美丽的几乎没有一个是品行端正、心地善良的。在施耐庵的笔下,“美”就是罪魁祸首,作者常常先是浓彩重抹地描绘她们的美貌,在极尽褒扬的描绘之后,作者便开始慢慢细数与她们的美貌相对应的极其丑恶的品行,首先是“淫”,其次是“毒”。这十分精准的延续了中国传统的女性塑造模式:****、恶俗、可憎、可恶。
  2、红颜祸水
  中国自古就有“红颜祸水”之说。妲己、褒姒、杨贵妃因为美貌祸了自己的国,西施因为美貌祸了别人的国,同样,《水浒》中漂亮的女人们全都成了英雄的祸害。林冲娘子是《水浒传》中长得美丽而未遭作者贬损的一个女性形象,但林冲屡遭迫害、九死一生,最后只得上梁山为寇,都是因为她的美丽;宋江先是被阎婆惜逼得犯下了人命官司,后又遭刘高的老婆陷害;武松因潘金莲毒杀亲夫,才不得不为兄报仇,杀了潘金莲,服刑期间遭张督监暗算,但美丽的“妹妹”玉兰是主要的帮凶;潘巧云与裴如海偷情、又离间杨雄和石秀的兄弟之情,才迫得石秀杀死裴如海,又才有了杨雄杀妻;鲁智深三拳打死镇关西是因为卖唱的金翠莲;雷横获罪是因为打死了白秀英……
  三、复杂女性观的原因
  造成《水浒传》女性观的这种矛盾复杂的情况是有多方面的原因的。
  1、社会经济、城市商业发展的影响
  虽说明代是我国封建社会的衰落时期,但是由于封建统治者在一定阶段和一定程度上注意调整生产关系,鼓励生产,封建经济还在继续发展,并且出现新的生产关系—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城市贸易活跃,商业发达,市民和商人大量增加,社会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了多样性的生活形态,社会思想也随之发生了重要变化,产生了一些带有民主性色彩的思想。
  生活在资本主义萌芽时代的文人自然而然地受到了先进思想的影响,也因此要求摆脱落后的封建道德伦理关系,但强大的道德伦理还有着很大的影响,因而先进的思想与某些落后思想充斥着存在。
  2、文化的承古萌新的影响
  伴随着城市经济发展,市民文学蓬勃兴起,带有反封建色彩的早期民主启蒙思想应运而生,西方传道士东来,使中国人了解到一些先进的外来文化。
  封建统治者的官方哲学—理学和心学仍然占统治地位,但是,早期民主启蒙思潮也在潜滋暗长,出现了批评儒家思想、反对教条主义,提倡个性解放的新思想。并且外在因素—西学东渐对我国思想界、学术界产生了强烈的冲击。
  3、前代文学作品的影响
  自宋代起,更多的下层妇女登上了历史舞台,话本小说中市民女性不仅较多地涌现,而且表现出与传统观念不同的思想性格,常常表现出一种积极主动的精神,往往有男子不及的见识和胆量。
  4、作者自身思想发展变化的结果
  时代的发展,思想的进步,会使作者受其影响启发自己的思维,表现出一些进步的、开明的、反传统的观点;但作者本身也必会受到时代思想的束缚,受到传统文化中占主导地位的男权文化和女人祸水论的投射和影响,或多或少的还存有落后的思想。
  综上几点可以看出《水浒传》中出现矛盾复杂的女性观是自然而然的。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更新验证码
更多关于 社会百态 的文章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