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爱词霸汉语  > 杂文  > 社会百态  >  正文
从“天价学费”到杨元元之死
2009年12月18日04:01    来源:中华杂文网    作者:夜吟风

  今年八月份,有一自称今年新考入北大的法律硕士研究生的网友在天涯贴出名为“亲爱的我的北大,我是否该卖身交你的天价学费?”的帖子,称北大法律硕士专业学费收费违规,着实火了一阵子,对此北大做出回应,称法律硕士专业属于非研究型专业,并不违反规定。

  同样是今年11月26日,上海海事大学女研究生杨元元在宿舍卫生间用毛巾上吊自杀。

  笔者发现二者有不少相似之处,其一即是两个事件的当事人都想到了利用网络这一手段来扩大影响,并希望获得声援;其次二者都走了打“贫困牌”的苦情路线;最后,同时也是最为讽刺的是,以往于网络上屡试不爽的“贫困牌”似乎这次并不太管用了,网上虽不能说一边倒,但是绝大多数的网友对于“北大硕士”和“杨元元家庭”都抱着一种审慎而否定的态度。

  关于北大硕士,有多数网友评论皆持此类观点:你家既然年收入不过数千元,那么作为一个成年人,不但从道德义务上应当分担父母的家庭重担,而且从个人责任而言,应当对自己的选择承担起责任。尤其能够考上北大硕士,代表其有一定的能力和知识,完全有能力自己先工作一段时间进行储蓄然后再根据现实情况决定是否应该考研,而非增加家庭重担。尤其是有些网友指出,北大早就在招生简章上写明收费,并不是突然上调,作为成年人应当有交付学费的心理准备。

  而对于“杨元元事件”,随着其母亲、北大博士生弟弟和一些亲戚的具体家境曝光和某些行为的暴露——例如有钱不还助学贷款,母亲一直跟着自己的女儿生活而儿子似乎毫无承担赡养义务之行为等等,有网友尖锐的指出:“这家人摆明了就是有便宜能白占就白占,不能占就自杀一个恶心别人。”“‘挟尸诈财’这个词就是为这家人存在的。”

  鲍尔吉原野先生曾经说过,世上有种人对他们来说,最好全世界的苹果树只结一个苹果,供他吃;全世界的母亲只生一个女儿,供他娶。他们的不满,不在物不阜,而是民太丰。

  笔者认为并不完全正确,这句话所说只是某种人性的一项表现。窃以为这种人性是这样的:只要别人不把他当祖宗供起来,他就觉得不舒服。岳飞后被四个字是“ 精忠报国”,这种人背后的四个字是“天王老子”,在这种人眼里他是老大,天是老二,他之所求,天经地义,求之不得,便是别人的问题,社会的问题,便理直气壮的希望他人帮其解决。当然他们也不是笨蛋,很有一手蒙骗他人为其所用的手段。

  两件事情,不同的情况,相似的结果,尤其是网络舆论的评价倾向也如出一辙,恰恰是因为网友们抓住了两个事件当事人的性格里,多多少少有以上所述的劣根。

  其中的道德逻辑很简单,既然能考上“硕士”“博士”还是北大的硕士博士,那么就可以看做其不乏谋生能力,那么他们就能够选择优先解决经济问题,但是现在是他们出了事儿,却希望另一方改变(希望北大降低学费),希望别人替他们解决问题(希望海事大学解决住宿问题),这样的一种依赖心理,实际上是可以看做自我中心的表现。也正是这种表现,令不少网友嗤之以鼻。

  事已至此,两个事件是闹不出多大的动静的,但是笔者对此事件的后续并不乐观。

  因为从以上两事件可以看出,一个是北大硕士生,一个是北大博士生,虽说无权无势,但是从“智”“识”两方面已然可以说是我国的“精英阶级”,而这两个事件皆可看做,我国已经有一部分人开始有意识的利用网络的力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且这一部分人的构成已经浸入了精英阶层。

  网络作为一种新兴力量在我国普及不过十几年,而真正开始作为一种能够改变社会现实的力量不过是近几年的事情,近几年的林林总总,有好有坏,但总的来说皆是一种民意的朴素表达,其目的是良好的,其动机是单纯的,其过程是无意识的。

  而现在,已经有人开始有意识的利用这股单纯的力量了。当然,笔者并不是反对当自己所掌握的力量(资源)不足而利用其他力量(资源)达成目的的这种手段。而是说我们如何能认清一个人究竟“如何利用资源”以及“要达到什么目的”?这一次,北大的博士生和研究生被揪了出来,但是下一次呢,或者说是不是以前已经有人曾经做过利用网络舆论力量为自己牟利的事情而没被发现呢?

  这两次网上的群众将数位当事人的本质发掘出来,但是接下来呢?笔者相信人民的眼睛绝大多数的时候是雪亮的,但是也会有眼花的时候;最为可怕的是,这种事儿只要眼花一次,所造成的损失是无法估计的。纵观历史可以发现,我国“书生造反”成功者鲜有,但是伪儒挟技以乱世为祸的事情却从来不缺,从陈胜吴广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到李自成的“打开城门迎闯王”,再到洪秀全的“太平天国”。利用人民群众以达其目的者难道少了?而且无一例外,其失败原因皆在于当其一朝得利之后,其本性中的低劣和自我中心完全暴露了出来。时至现代这种人更有了一种新的名字——“政治骗子”。

  我们不能否定网络舆论的社会作用,更不能否定广大人民群众朴素的道德力量,但是如何防止这种力量被政治骗子利用,甚至于利用这种力量真正推动社会发展,这才是应该深思的。

  (附注:杨元元事件因杨元元去世,无以查证,文中所谈皆涉行为乃指其作为北大博士生的弟弟及其亲属之行为)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更新验证码
更多关于 社会百态 的文章
loading....